Screen Shot 2019-03-16 at 10.12.24 PM.png

兩個月前有一回我帶著兩少爺去找我婆婆。在等候婆婆買菜回家的時候百般無聊,我車上剛好有一顆從朋友生日派對帶回來的氣球,於是我們三人就在婆婆家門口庭園拿氣球當排球玩了起來。

氣球隨著風飛呀飄的,還不小心被打去鄰居家後院兩三次,兩少爺幾番慎重地去鄰居家按門鈴道歉要球。

我們母子三人開心地玩著,突然氣球飛到門旁輕輕撞了鐵門一下,碰的一聲就這麼爆掉了。

我愣了一下,心中已經知道要糟。果然玩得正瘋的五歲北鼻麥遇到這種從天堂掉地獄般情勢急轉直下的意外慘劇,立刻變身軟皮球攤在地上嚎哭了起來。

我本來以為七歲小札克也一定會加入悲痛嚎哭大隊,正在快速心念意轉打算如何處理,沒想到小札克雲淡風輕地走到北鼻麥身邊,突破嚎哭魔音跟弟弟心戰喊話:『Hey Max,you're having a BIG REACTION to a SMALL PROBLEM. Remember, small problem, small reaction!』

我怔呆兩秒,馬上搭著順風車說:『對呀,這是小問題耶,不需要這麼大的反應喔。』

北鼻麥從嚎哭轉為抽搭嗚咽,我使用『Name it to Tame it 』神招與北鼻麥邊講邊演地把氣球暴斃實況重播一次,再跟小札克一搭一唱地聊什麼事才是big problem,什麼樣的事是small problem,北鼻麥很快地被轉移注意力而加入討論,破涕為笑。

昨天早上上學,我照慣例用兩個碗裝了早餐帶上車給兩少爺吃。

小札克先把安全帶綁好了,就先選了他們倆都愛的紅色碗。北鼻麥綁好安全帶,發現心愛的紅色碗被哥哥選走了,自己只剩黃色碗,一時悲憤地大哭起來,吵著要紅色那碗,拒吃他的黃碗早餐。

我淡定地把車開離車庫。車子都還沒開到街口,北鼻麥哭一哭發現沒人理他,就嗚咽地請我把黃碗遞給他。(畢竟填飽肚子還是比較重要噗)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0542.jpg

去年夏天小札克開始闖蕩小學暑期班,昂首走進了一個我跟他都完全陌生的國度。

從他八個月大上蒙特梭利嬰兒班開始,一直到現在七歲,六年來我總是對他在學校的情況暸若指掌。幾年來上過的三家蒙特梭利幼兒班的老師們都很注重親師溝通,學校也都有著open door政策,就是家長只要臉皮夠厚又有美國時間的話,基本上想去觀察班上動態就可以隨心所欲地給它觀察下去,所以我常常接送上學放學有閒暇的話就會跟孩子們在教室裡混一陣子,順便跟老師多聊聊天。

孩子的生命課業就是一直往獨立的方向充滿自信地邁進,進入蒙特梭利小學班的孩子們總是沒多久就閃著獨立的光芒自信地展開羽翼。因為整個時間表的不同,學習結構也都朝著給孩子空間讓孩子們自立自強的大方向前進,孩子能自己做的事情就希望家長不要干涉,所以可以在孩子教室裡混的時間大幅減少,可以跟老師閒聊的機會也不多。

因此習慣了親師溝通極度密切的幼兒班結構的家長們,在孩子升上小學班後,往往最大的抱怨就是一下子感覺跟孩子間的距離拉大了,也都不知道孩子在學校都發生了些什麼事。

據說幼兒階段的小女生們很會唧唧喳喳鉅細彌遺地報告每天學校發生的事,家裡只有酷男的我從來就一點都沒有過這種榮幸。加上在舊文『幼小銜接家長須知報告』一文尾段中我分享過孩子們在這個身心發展的第二階段中,可能會因為自覺心與自我意識的急速發展而有著不想多談學校發生的事的特徵,因此家長們問起孩子在學校狀況時也許會較常撞到孩子愛答不答的態度。

去年暑期班剛開始的時候,我的確有著很強烈的體會,完全搞不清楚小札克在學校都在幹嘛。後來開始策略性地用一大堆的開放性具體問題跟他聊天(同樣見『幼小銜接家長須知報告』一文),總算旁敲側擊慢慢拼湊出他校園生活的大概拼圖。

只是小學暑期班其實都在手作玩樂游泳,每天充滿著好玩的事情,所以只要問對問題就很好聊,那時候要了解小札克的小學暑期班世界還不算太困難。

八月底開學之後真正的難題才開始。與我超陌生的蒙特梭利小學班教學正式開跑,早上下午都在做蒙特梭利的work或project,我要問問題也常不知道從何問起。於是每天接他放學也就只能難以免俗地問句:

Hey Zac, how's your day?

Good.』...小札克照例使出輕描淡寫一字神功,超敷衍的啦!

不知道當時我哪兒天外飛來一個信念,就硬是要逼酷男跟我聊下去。

A little good or VERY good?』我故意搞笑加重語氣增加言中好奇感。就算是『好』也有不同程度的好吧,別想要敷衍你媽!!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0556.jpg

我的媽媽在美濃鄉下的傳統農村裡長大,我外婆家就是美濃老街超酷的四合院古蹟,婚喪喜慶都在院中舉行,小時候過年還會有舞獅從老街一路跳進院裡來。

雖然在傳統農村中長大,她的爸爸是小學老師,所以家裡學術味比其他鄉下人家濃了些,家中女兒們功課都很好。

在這麼傳統的設定下,我媽媽年輕時竟然不顧家人們的反對,而一意孤行地跟我爸爸結婚了。又在我九歲還是十歲的時候,在全家人的反對聲浪中離婚了。

小時候我媽媽一直在報社當編輯,在我小學時已經是當年極罕見的有大學學歷的媽媽,離婚後竟然又拿了一個碩士。在那個傳統的年代,全班只有我有離婚家長的年代,單親媽媽必須背負著多大的羞辱感,受傷有多重,對未來感到多徬徨,是奔四的我自己這幾年舔完內心小孩的童年創傷傷口後,才得以慢慢開始想像的事。

我媽媽身為帶著兩個年幼孩子的單親職業婦女,成長過程中從來都沒有讓我覺得衣食缺過什麼溫飽。如今想想,家裡應該沒有什麼錢,卻也從來沒讓我覺得我們家窮過。

我常抱怨小時候家裡嚴重缺乏家庭溝通,記得小時候的心靈一直都是挺寂寞的,到現在家人間其實都習慣了不怎麼去對話也不太會互動。不過腦海中,我也完全沒有小時候被媽媽打甚至被嚴厲罵過的回憶。(被老師打罵的卻是挺多)

從小到大我媽媽從沒管過我的功課,小學國中聯絡簿多年來都是我自己簽的。才藝班只有我真心喜愛的音樂繪畫合唱才去上,也只有我自己嚷嚷想補習的時候媽媽才會掏腰包讓我去補。我跟我弟弟卻也都這樣分別上了北一女、交大、台大,也都拿了個碩士學位。

最近幾年了解到原生家庭教養方式對自己教養孩子直覺手法的影響有多大,讓我想到我對正向教養的接受度與敏感度能夠比較高一點,都是因為小時候父母的開明對待,讓我從沒有『打罵孩子是理所當然的管教手段』這個前設觀點,也不覺得高壓控制強調分數有任何的必要性。

也許是身邊沒有持家夥伴可以商量財務的事,報社結束營業我媽媽被逼著退休後,退休金就在我大學時被金光黨騙走了。之後我越洋到了美國加州,原本只是要來上三個月的ESL,怎知道這麼一上就成了一輩子的事。接下來的好多年我忙著自己適應校園、適應美國生活、交男友、找工作、結婚等種種為未來打拼的大事,我媽媽在台灣花了幾年的時間遇人不淑又幾番合夥經商失意,又是被虧了大筆錢,再度不受家人諒解。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IMG_1310.jpeg

今年年中發生了一件大慘劇,就是我的童顏有機用完了!

知道童顏有機在秋天會為了年底的團購送樣品來讓我試用,懶人我就想說硬撐個兩三個月,隨便上街買個什麼其他美國有機保養品來用用吧,省了上網訂購還台灣寄美國的麻煩。

結果主子無腦,皮膚遭劫,竟然開始連連長出一點都不青春的青春痘。

然後這個夏天有在發漏我們家的讀者們都知道,我一直都發瘋似地在後院當農婦兼園丁,每天都在種菜種樹。

IMG_2723.JPG

之後我還不怕死地去墨西哥曬太陽,又再去聖地牙哥海邊露營了一整週。導致夏天都還沒過完,我的皮膚就黑到比我墨西哥深膚色姪女還黑兩個色度。她嚷嚷說認識我十五年從沒見我這麼黑過,超誇張的啦!!

IMG_3546.JPG

夏天結束收假回公司上班,馬上就被同事們點出我怎麼可以黑這麼多!

而且本來使用的粉餅瞬間比我的臉膚色白了兩號(圖右),像是戴著京劇妝去上班一樣,只好含淚衝去買了深兩個色度的新粉餅(圖左)。

IMG_8010.JPG

就這樣,我整個人就被打造成超適合試用童顏有機今年強勁新產品的模特兒了!!(衰)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5262.jpg

(1)

八月剛開學約一週左右,小札克的小學班導師蘿絲琳送出邀請函,請新生家長們約時間與她一對一的會面,聊聊新生在新班級的適應狀況,也藉此讓她了解孩子在家的狀況。

於是約四週前,我跟保羅到校與蘿絲琳會面。

才剛坐下寒喧幾秒鐘,蘿絲琳就單刀直入笑問:『你們知道小札克在班上超級霹靂受歡迎的嗎?』

我跟保羅都小小愣住。

蘿絲琳說,在班上還發生了幾次小札克的幾個死黨小男生為了搶坐他身邊而吵到差點動手的地步呢。

What…!?

老師說,其實開會當日早上的團體圍圍坐活動時間就這麼發生了一次火爆事件。

不過她事後試著與孩子們釐清事件、溝通和平概念的時候,本來以為小札克會偏心BFF而幫最心愛的死黨講話,沒想到小札克竟然很公正地平衡報導事情發生經過,侃侃而談敘述幾個好友行為究竟是誰對誰錯,一點都不偏頗,讓老師相當驚嘆。

她又說之前發生幾次同學間的爭執,小札克總能夠不跳入孩子們大小聲嚷嚷的混戰,總是在旁默默觀察,然後再跳出來公正地敘述事情前後順序、釐清幾個當事人的衝突觀點、再解釋他的想法與結論。

她說,應該就是小札克如此公平誠實又理性的個性,才深深吸引了大家。

呃…(話至此我跟保羅已經完全呆掉)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7037.jpg

小札克的小學開學前,副校長與我們做一對一的說明會時,我曾經問過這樣的問題:『校方對於孩子們請假去度假的態度是怎麼樣的呢?』

一直聽說美國公立學校對孩子們出席率的管理相當兇狠不留情,好像是因為公立學校收撥的政府經費是每個學生的每個出席日這樣去計算的,所以學生的缺席等於校方的經費扣款,我朋友甚至在開學前收到校方信件註明『家庭旅遊不是請假的藉口』之狠話。

我問這個問題的考量重點在於…
(1)我家真的很愛玩(應該只有媽媽最愛玩XD)
(2)就算不亂玩也總是要回台灣探親
(3)回台灣探親要是只能跟大家擠寒暑假那不是爆貴又爆擠

好險因為柳丁學校是私立學校,蒙特梭利又很注重學生們的多元化真實生活體驗,副校長怔呆了一下後回答:『我們會比較希望孩子要請假就一次請比較多天的旅遊假,而不是動不動就這邊缺課一天、那邊又缺課一天這樣。』

這下子換我們有點呆住。副校長笑著說:『因為與家人的旅遊體驗也是很重要的教育呀!我們不希望孩子只是缺課然後待在家裡沒事做。如果的確是出門旅遊,孩子得到的文化環境體驗可能比待在學校的收穫還多。另外我們希望如果孩子願意的話,能夠回來跟班上同學簡報分享旅遊的體驗,這樣家庭旅遊就跟校外教學是一樣的意思。』

聽她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這樣之後請假出去玩就一點罪惡感都不會有了!(灑花)

只是沒想到,小札克上小學之後我們第一次請的旅遊長假竟然不是去台灣,竟然是去墨西哥!

這次十月的狂歡墨西哥行實在太好玩了,好玩到不知道該怎麼整理成部落格文章,所以只能先請沒跟到的讀者們上臉書粉專去爬牆一下。

出門前,小札克的導師就跟我們吩咐過,如果小札克願意的話,他可以帶照片、明信片、紀念品等等來與大家分享,也歡迎他為全班孩子們做個旅遊簡報。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明明我這嫁進墨西哥家足足十年的外籍媳婦今年五月才首次隨婆婆返鄉去墨西哥吃喝玩樂過,真沒想到這麼快又回到墨西哥了!

這次的目的地是墨西哥首都Mexico City。保羅還故意安排在婆婆家鄉附近大城Guadalajara轉機停留六小時,計劃衝出機場與表親秒家聚。

於是我們凌晨一點出發,飛了三個小時,加上時差兩小時,在墨西哥時間的早上六點多抵達Guadalajara。

上回一抵達機場就被彷如大陸返鄉人潮擠到水洩不通連轉身都很難的機場大廳嚇到,當時好險有隨行婆婆坐輪椅我們得以雞犬升天走快捷道,這次沒帶到護身符婆婆,實在有點擔心到底要排隊排上幾個小時才出得了關。

沒想到超幸運的我們竟然剛好在人潮聚集前兩秒抵達,一下子就秒速出關了!(來張紀念照)

IMG_4311.JPG

出關後一回頭整個大廳已經擠得水洩不通實在超神奇,該不會是上天知道我們需要更多時間大吃大喝吧!

於是我跟保羅七點多出機場,秒衝到家鄉Tlaquepaque那事業有成的蛋糕烘焙屋老闆表姊家。

八點半不到人家蛋糕店都還沒開張,就走後台讓人家打開整個冰箱讓我選蛋糕。尬的選擇障礙也未免太高!

IMG_4314.JPG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IMG_1578.JPG

八月底開學後,小札克就要正式上小學了!

最近大概因為大家都在放暑假,一年一度的那個幼小銜接父母焦慮期又再次來到,網路上看到許多幼小銜接須知的文章,多在於討論上小學前孩子應該備有什麼能力,爸媽要趁這個暑假幫孩子培養什麼技能等等。

我們很幸運地得以一條龍直接從柳丁小學的幼兒班直升小學班,學習與自理能力上的銜接天衣無縫。幾週前柳丁學校幫我們這些新生爸媽辦了一場幼小銜接說明會,從這年紀的孩子身心發展改變的方向加以討論,說明的是爸媽對這個年紀的孩子們應該有什麼了解、體諒與期待,還有可以從哪些方向去觀察自己全新的小孩。

因為知道很多讀者的孩子們都跟小札克差不多年紀,所以寫來與大家分享一下。

瑪莉亞蒙特梭利博士研究發現孩子的發展可以分成四個『planes of development』(發展階段)。

我們家兩少爺已經待了很久的第一階段(First plane of development)是零到六歲:『The Absorbent Mind』,這時候孩子的心靈就像海綿一樣,不管感官接收什麼訊號都能很快地吸收進去。

現在小札克正式移入六到十二歲的第二階段(Second plane of development):『Conscious Imagination』,以抽象想像力、邏輯推理、社交需求為三大特徵。基本上孩子們會變身成跟第一階段完全不同的動物。所以學校要開說明會讓家長們覺醒到小孩已經正式變形,家長對孩子的行為期待也必須隨之更新。

講義中簡介十點這第二階段孩子的性質特徵(Characteristics of the Second Plane Child):

1. 生理方面的改變(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MG_2551.JPG

今天要來為大家介紹一個家家必備買一次用一生的超級寶物!

大概是因為我從小就有很愛觀察自己掉下來的牙齒的怪僻,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本來是在牙齦裡的牙根就很有滿足感,所以一直覺得幫小孩保存掉下來的牙齒是很有意義的事。

於是從兩少爺根本一顆牙都還沒在小搖動的時候,我就早早被臉書廣告殺到而衝動手滑了很可愛的木製乳牙保存盒。

就是像這樣每一顆乳牙都有一個專屬洞然後又有標誌的、當時讓我覺得設計超優超體貼的小物。我興奮到還一次多買了幾個送家裡有幼兒的親友,讓大家一起被體貼一下。

Screen Shot 2018-07-18 at 7.28.45 PM.png

時光飛逝,這寶盒在我家擺了兩年之後,小札克終於到了會掉牙的年紀了!

結果他掉第一顆牙的時候因為看到自己流很多血而過度驚慌,結果牙齒就這麼掉進水槽永遠不回頭了。(泣)

又過了一段時間,到了去年小札克生日當天,竟然發生了賣場收銀台前北鼻麥鐵腿踢飛小札克第二顆乳牙的鳥慘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1240.JPG

雖然說我在美國當了十三年的投資顧問,碎碎念的親子部落格也寫了七年多,在我家部落格上討論理財的機會卻極少。仔細想想,七年來好像也不過就只寫了『你家的零用錢發對了嗎?』這一篇而已耶。

這次應親子天下邀稿,剛好可以一償宿願,從一個剛好身為投顧的媽媽角度進一步與大家分享一些我們家幼兒理財教育的經驗與想法。

沒有人是從教科書上學用錢的。在孩子們長大到有機會接觸任何正式的財務相關知識之前,十幾年來的家庭教育環境早已塑造出孩子們的價值觀以及對錢的態度。

也別以為孩子們長大成人就自己會弄懂理財相關雜務。我就認識好幾個因為多年來配偶全權掌管家庭財務事項,六七十幾歲喪偶後才充滿恐懼地開始學習怎麼付帳單、開支票、讀投資報表的銀髮客戶。

都已經是退休老人了,卻仍對預算對投資毫無概念而過度揮霍到幾近敗光退休金的客戶,竟然也不在少數。

從兩少爺們蒙特梭利紮實的的建構式數學教育中,我見識到孩子們理解複雜概念的能力根本就超越我們所能想像,也學習到孩子從小對抽象概念建立熟悉感的重要性。

華人家庭文化中常持有一種『錢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問』的態度,孩子們至多學會存零用錢去買想要的東西,到十幾二十歲初出社會時才會被完全陌生的稅務、財務、投資、保險、貸款等概念大轟炸。

少數一些比較幸運的孩子們也許能夠很快搞清楚狀況衝出迷霧,大多數的孩子們卻總是跌跌撞撞浪費幾年的金錢與時光才有可能走上正途。

雖然都已經是奔四的大媽了,我對人生第一次報稅時滿腦充滿迷霧問號以及二十三歲時在美國銀行開設第一個支票帳戶時的陌生恐懼感仍然印象深刻。

因此我相信,從小讓孩子對理財世界中的各種課題建立熟悉感是必要的,於是只要抓到機會我就會與兩少爺閒聊理財相關話題。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