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媽媽是這樣當的 (8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4509.jpg

去年底我在公司收到一個好康資訊,就是如果已經有CFP認證的人,如果再跟美國財務學院加修一門自讀課程然後考過期末大考的話,就可以直接拿到ChFC的認證。

CFP(CERTIFIED FINANCIAL PLANNER™)在台灣好像知名度比較高,簡單說就是一個蠻難考的財務規劃師的國際性證照。因為要先有至少三年的金融業界經驗,再取得六個CFP必修科目的學分,最後再考過一個六科大總匯的超級證照考,通常要苦讀一兩年才拿得到。我很幸運地在懷孕生小孩前做了睿智的決定,趁腦還沒殘掉的時候趕快去把它拿下來。結果2010年中考過CFP,年底就懷孕了,好險!!

ChFC(Chartered Financial Consultant)也是個專業理財顧問的證照,在美國也蠻普及的。雖然需要苦讀九門科目再考過九次大考才能拿到,可是因為沒有像CFP那樣在最後必須考過變態的霹靂總匯證照考,我個人認為是比拿CFP簡單些。(一科一科慢慢考總是比全部大混戰的聯考簡單得多啊)

金融投顧保險業界的認證項目如滿天星般繁多,怕大家睡著所以就不多囉唆了。反正就是本來需要苦讀九門科目考九次試才能拿到的...印名片上讓自我感覺很良好的縮寫...一下子變成讀一科考一次就可以上手的東西,我雙眼馬上冒愛心。而且整門課程都是自讀,不需要奔波上學也不用苦坐電腦前上網路課程。去年十二月電話中的註冊小姐告知說,只要在今年九月中截止日期前,自己去考試中心考過大考就OK了。

感覺輕鬆得很,時間又還有九個月之多。我馬上打電話跟老闆要錢,老闆說如果我最後大考考過拿到學分的話他就可以把$1200美金的學費付還給我。

完美!於是我就這麼報名了!

沒想到當初應該想得到...卻沒想到的是...我白天生活有多忙,晚上回家後有多懶。

就這樣時光飛逝歲月如梭,一下子轉眼就是七月中了我竟然才首次登上學校網站翻出課本第一頁,傻眼瞪著七百多頁的pdf檔。😱

然後打開課本後也一直都沒什麼進度,兩週大概念兩頁這樣。

總而言之,我就這樣擺爛下去一直拖延拖到八月中,拖到我內心壓力超大的,可是卻又整個人呈現壓力越大就越想擺爛的態度,每天回家把小孩放倒後就只想窩沙發追劇而已。

同一時間,還有另一個大壓力如同熱帶低氣壓在醞釀著即將成為颱風大爆發。

身為資深投顧,我常常思考要如何才能運用所長回饋社會,讓我做的事情更有意義。

十五年來,遇到的客戶十之八九都沒有很清楚的理財知識,也常常在人生中犯下像投資不善、被金光黨騙錢、過度舉債傷害信用、欠缺稅務規劃、過度消費、太晚開始存退休金等等關鍵性的理財錯誤,而被逼得在財務旅程上繞了好大一段遠路。

所以我堅信個人理財教育這門課應該要納入高中主修才行。如此大家才能在領到第一筆薪資前就都已經有了必要的理財知識,如此大家都能贏在起跑點。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5259912_2689832137713613_2529619571363545088_n.jpg

六月中父親節我們一家去聖地牙哥海邊露營的時候,北鼻麥在保羅的半日單車魔鬼營調教下,竟然就這樣能夠自在地騎著他的大腳踏車跟著我們在營區遊蕩了。我感動到都要掉淚了!

也就是說,經過漫長五年的等待,我們終於得以一家四口一起騎單車在社區走透透了!!

我們家城鎮有著很威的單車車道,可以一直騎一直騎一路騎到隔壁城鎮與隔壁的隔壁城鎮去,其實我也搞不清楚這車道到底可以騎到多遠的地方。

在生小孩前我和保羅超愛騎單車牽狗到處走透透,只是遙想上回全家一起騎車出遊,北鼻麥仍是枚巨嬰,保羅只能單車後頭拖著超重的雙人拖車載兩少爺。

又累又慢地這樣騎沒幾次我們就默默放棄了,於是我跟保羅的愛車就這樣被塵封多年。

三週前兩少爺的社區單車道首騎,一騎就是十一公里,怎麼這麼厲害!

65157078_2699616093401884_9078766251844567040_n.jpg

只是我們家住在城鎮北方的山腰上,海拔比較高一點,要從很威的社區單車道那邊一路上坡騎回我們家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保羅必須用他的老卡車載四台腳踏車,我用小巴載小孩,一起開車開到單車道入口的停車場才能開始騎車。

保羅在停車場很慎重地做了安全簡報才上路。

64741687_2699616043401889_3391999088290430976_n.jpg

上上週日我們全家再次騎腳踏車在社區走透透。

保羅說他記得我家附近有另外一小條單車車道,是從我家騎車就能到的,想要去探探路。

只是我們必須要在人馬共行的沙土馬行道(下圖)上先騎個一公里左右才會到這條單車車道入口。

IMG_3499.jpg

這時候雖然七歲的小札克學會騎腳踏車才只不過兩三個月的歷史,卻已經在露營區與社區到處騎得經驗相當豐富,充滿自信心。五歲的北鼻麥才不過騎了一個月左右,也已經自認相當拿手。所以我們並不覺得會有什麼問題。

沒想到因為『馬行道』沙土路比較難騎,我們花了半小時慢慢騎到腳踏車車道路口時,北鼻麥已經累到不肯繼續向前。

花了這麼大一番工夫,好不容易來到了我家附近從來沒騎過的腳踏車車道口,怎麼可以就此打退堂鼓!?我跟小札克堅持要繼續往前探險,無奈怎麼好說歹說想利誘北鼻麥都不成功。

加上這單車車道看起來是好幾公里的一路緩下坡,保羅有點擔心返回時的上坡可能會騎死我們一家人。

再三討論後,我們決定讓保羅帶北鼻麥掉頭慢慢騎回家。我跟充滿自信的小札克則前驅深入單車道一路騎下去,然後保羅他們再開車來終點接我們。

話說我們每次出門練腳踏車,我都會準備一個大背包給保羅背。背包裡頭裝水壺、點心、濕紙巾、衛生紙、乾洗手、還有含OK蹦之類的簡易急救包。

可是這條從沒騎過的腳踏車車道從地圖上看起來其實蠻短的,我想說緩下坡應該三兩下就舒服輕鬆騎完了。當天天氣很熱,保羅長工又要帶北鼻麥離去,我發懶不想背大背包前行,揮手叫保羅把背包帶走,自己只拎了個水壺跟小皮包就很帥地跟小札克騎進車道了。

這邊插話說一下,我其實多年來都有在保加州超貴自付額爆高一點都不合理的地震險。每次換保險公司遇到新的保險員,聽說我有在保地震險,都覺得我是有錢沒處花的神經病。我也自首說其實我知道這是白癡行為,可是我就是有著『哪天我決定棄保地震險,南加州馬上就會發生大地震把我家房子壓垮』的命。所以為了周遭親友生命安全,我還是繼續保下去比較保險。

呃,看到這邊老讀者們應該心裡有數...這愜意單車道探險記大概很快就會急轉直下變成噩夢一場。

沒錯!我的人生吶!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3126.jpg

今年南加州的春天意外地濕冷,炎夏又比以往遲到許多。三週前赫然發現我家後院的杏桃樹(apricot)超級大豐收,以自以為是葡萄成串的姿態瘋狂爆炸著。

這棵老杏桃樹與其他幾棵超多產的桃樹、梨子樹與酪梨樹是我們三年多前搬進來時就已經在這兒的原住民。前兩年我們根本就是超不盡責屋主,採水果只採所謂的low-hanging fruit懶人果,超敷衍的伸手墊腳尖拿竿子挑這樣採得到的才採來吃,其他的就放在那邊餵鳥讓他們自然爛。

可是今年的盛況實在太誇張了,每天杏桃掉滿地,搞得樹下紅磚地黏答答的,引來一堆蒼蠅螞蟻。地上黏就算了,我家笨狗們還會一直去吃杏桃然後一直拉肚子。於是三週前的那個週末,我跟保羅終於搬出高梯子、大鋸子與樹剪,小小認真地採了番水果。

說認真其實也沒多認真,沒兩下子就採了滿滿兩大袋。

IMG_3183.jpg

採完之後,樹根本就還是滿滿的啊。

IMG_3128.jpg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2500.JPG

北鼻麥的班上去校外教學的時候,每個孩子脖子上都會掛一個鐵牌項鍊。鐵牌上刻著兩名導師的名字跟手機號碼以及學校聯絡方式,以防小孩走丟或者隨行家長需要找老師求救。

肌膚感官特敏感又好動破表的五歲北鼻麥,總是戴不住這鐵項鍊。不管好勸歹勸,他總還是會趁大人不注意時隨手把項鍊拿下來把玩。

二月底,我媽媽出征隨行北鼻麥班上一起去動物園校外教學。

回家後,我媽報告說北鼻麥頑皮地把項鍊拿下來甩玩,沒想到項鍊一拋竟然就丟到動物旁的大樹上,誰都撿不回來了。事發當下,闖禍的北鼻麥被老師嚴肅地告誡了一番。

一向秉持不獎勵不懲罰的蒙特梭利教學,注重用自然後果讓孩子自行學到教訓,如此改進的效果比獎懲好上許多。像孩子不小心打破碗或是打翻教材,通常全班倒吸一口氣的肅靜注目,加上老師淡淡一句『請自己清理好』後的麻煩善後過程,就足以在孩子心中留下深刻的教訓,讓孩子學到下次要更小心。

隔天帶北鼻麥上學,老師滿臉嚴肅地特別在北鼻麥面前跟我詳細報告他校外教學惹出的大禍,並且解釋說因為這種客製鐵牌一次不能只訂一條,所以北鼻麥必須努力工作,賺取十五塊美金來還這個鐵牌項鍊的債。

在柳丁學校兩年來,這種弄丟或弄壞東西要小孩賠錢還債的事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所以我很快地接收到老師的訊號,知道老師是在特別設計一個自然後果,希望能趁這次機會教育讓北鼻麥產生深刻印象。

老師特別指定,北鼻麥『賺錢還債』的工作不可以是他平常已經在分擔的家事,希望我特別給他一些小工作來賺取兩塊錢、三塊錢,就算花上三四個星期的時間才能累積到十五塊錢也沒有關係。

看著老師滿臉嚴肅地給予指示,知道自己闖大禍的北鼻麥已經滿臉愁苦嘴角下撇眼眶發紅,淚珠都快掉下來了。老師馬上蹲下來溫言跟北鼻麥說:『沒有人在怪你,也沒有人在生你的氣。你只需要對自己闖下的禍負責,工作還債彌補錯誤。而且我保證任務完成之後,你一定會覺得很棒,會變成一件對你很好的事喔!』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735_38862260641_1034_n.jpg

傳說中我五歲多時候的某一天,突然覺得自己畫畫很厲害,很自豪地說我要開畫展,還自己做了大海報跑到公寓樓下貼大門上以公告街坊鄰居畫展時間日期與票價。

晚上爸爸回家在大門口看到莫名其妙的我家開畫展的海報,自然是把它撕下來帶上樓。然後不知道怎樣,我爸媽就真的決定幫我開一個畫展了!

印象中我只記得花了好幾天為了這個畫展認真地一直畫一直畫一直畫一直畫。畫展當天,我們很慎重地把我所有的大作都掛在頂樓天台牆壁上,爸媽邀請了一些鄰居親戚好友們來共襄盛舉,據說還真的有不認識的路人甲看到當天樓下大門上的海報而好奇地爬上樓來看畫展。

對畫展本身其實我沒什麼記憶了,只剩下樓上這張照片,右下角興奮到下巴都合不起來的小女生就是本人。照片顯示時間是1986年六月,所以我才六歲都不到而已。仔細看看背後的畫作,根本就都是五歲小孩鬼畫咒,我的自信到底哪裡來的!?

不過這件五歲開畫展的『大成就』可說是一個船錨般的重要正面童年回憶,跟著我大半輩子,一直到我都上大學了仍然覺得引以為傲。強大的溫暖回憶雖然什麼細節都記不起來,卻讓我就算在父母突然離婚家中氣氛慘淡的時光中,也能有著爸媽的確是相當愛我支持我的信念。

另外這個回憶讓我對畫畫產生無比的自信,就是理所當然的『老娘連畫展都開過了上場參賽有什麼好腿軟的』的自信,之後上小學後幾乎每年都會代表班上去繪畫比賽,甚至代表學校去參加全市大賽,都真的沒有在腿軟的。

另外一件小時候發生的影響深大的回憶,則是在二年級大概七歲多時發生的。

那時候的我仍是天真無敵沒什麼在怕羞怕丟臉的意識,班上一個漂亮的好閨蜜代表我們班去參加一個學校舞蹈表演之類的活動,我看她跳得好漂亮耀眼,也把動作都學起來自己在家練。

有一回在家裡,我媽跟鄰居阿姨在聊天,我玩著玩著就跳起那套舞來。兩個大人的目光突然轉到我身上,我媽大概有點不好意思地氣從鼻子裡噴出來地噗哧笑著,說了些我最近都在學我同學跳舞之類的解釋,然後兩個大人誇張故意地誇讚我。

那微不足道的一刻就這樣成為我心靈成長的分水嶺,讓人全身不舒服的自我意識一下子大爆發,從此之後我不管做什麼都開始在意身邊的人的想法,開始覺得什麼都不好意思怕丟臉,也從來沒再做過在人前自在跳舞的事了。

為人母之後,我常常想到這兩件回憶,咀嚼著它們對我人格成長的長遠影響,也成為在兩少爺展現任何讓他們自傲的成果時,我的對應方式SOP的培養基礎。

我總是提醒自己,在兩少爺自信地表演時,不從大人的角度去矯情誇讚、自以為是地給予大人式幽默的譏諷,或是以為孩子很傻氣好笑而在一旁噗哧著。

最簡單的對應大原則,就是把自己降到孩子的程度,與他們一起認真享受這一刻。兩少爺聽到音樂開始手足舞蹈時,我總是第一個加入跟著他們跳起來。兩少爺在認真執行什麼活動時,不管是創作還是玩遊戲,我也會以五歲七歲的認真態度去問問題,不是發自真心的讚美不給,也決不裝什麼嬌嗲的娃娃音去跟他們對話。若是不知道要講什麼話,就給予誠懇眼神加微笑撲克臉,給予親吻與擁抱。

對於孩子想要認真執行的事,也許看起來是天外飛來的傻事,可是爸媽若是能生出七歲小孩的認真度,小心不要反客為主地認真從旁協助孩子執行他們覺得重要的事,對孩子一定會產生大雜燴般的正面影響。

就是抱著這種信念,在幾個月前,小札克突然丟出『媽媽,我可以跟妳一起開店嗎』這大哉問時,我認真地問他想開什麼店。

他說:『賣衣服跟首飾的店,我已經想好店名了,叫做Awesomeness!』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0542.jpg

去年夏天小札克開始闖蕩小學暑期班,昂首走進了一個我跟他都完全陌生的國度。

從他八個月大上蒙特梭利嬰兒班開始,一直到現在七歲,六年來我總是對他在學校的情況暸若指掌。幾年來上過的三家蒙特梭利幼兒班的老師們都很注重親師溝通,學校也都有著open door政策,就是家長只要臉皮夠厚又有美國時間的話,基本上想去觀察班上動態就可以隨心所欲地給它觀察下去,所以我常常接送上學放學有閒暇的話就會跟孩子們在教室裡混一陣子,順便跟老師多聊聊天。

孩子的生命課業就是一直往獨立的方向充滿自信地邁進,進入蒙特梭利小學班的孩子們總是沒多久就閃著獨立的光芒自信地展開羽翼。因為整個時間表的不同,學習結構也都朝著給孩子空間讓孩子們自立自強的大方向前進,孩子能自己做的事情就希望家長不要干涉,所以可以在孩子教室裡混的時間大幅減少,可以跟老師閒聊的機會也不多。

因此習慣了親師溝通極度密切的幼兒班結構的家長們,在孩子升上小學班後,往往最大的抱怨就是一下子感覺跟孩子間的距離拉大了,也都不知道孩子在學校都發生了些什麼事。

據說幼兒階段的小女生們很會唧唧喳喳鉅細彌遺地報告每天學校發生的事,家裡只有酷男的我從來就一點都沒有過這種榮幸。加上在舊文『幼小銜接家長須知報告』一文尾段中我分享過孩子們在這個身心發展的第二階段中,可能會因為自覺心與自我意識的急速發展而有著不想多談學校發生的事的特徵,因此家長們問起孩子在學校狀況時也許會較常撞到孩子愛答不答的態度。

去年暑期班剛開始的時候,我的確有著很強烈的體會,完全搞不清楚小札克在學校都在幹嘛。後來開始策略性地用一大堆的開放性具體問題跟他聊天(同樣見『幼小銜接家長須知報告』一文),總算旁敲側擊慢慢拼湊出他校園生活的大概拼圖。

只是小學暑期班其實都在手作玩樂游泳,每天充滿著好玩的事情,所以只要問對問題就很好聊,那時候要了解小札克的小學暑期班世界還不算太困難。

八月底開學之後真正的難題才開始。與我超陌生的蒙特梭利小學班教學正式開跑,早上下午都在做蒙特梭利的work或project,我要問問題也常不知道從何問起。於是每天接他放學也就只能難以免俗地問句:

Hey Zac, how's your day?

Good.』...小札克照例使出輕描淡寫一字神功,超敷衍的啦!

不知道當時我哪兒天外飛來一個信念,就硬是要逼酷男跟我聊下去。

A little good or VERY good?』我故意搞笑加重語氣增加言中好奇感。就算是『好』也有不同程度的好吧,別想要敷衍你媽!!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0556.jpg

我的媽媽在美濃鄉下的傳統農村裡長大,我外婆家就是美濃老街超酷的四合院古蹟,婚喪喜慶都在院中舉行,小時候過年還會有舞獅從老街一路跳進院裡來。

雖然在傳統農村中長大,她的爸爸是小學老師,所以家裡學術味比其他鄉下人家濃了些,家中女兒們功課都很好。

在這麼傳統的設定下,我媽媽年輕時竟然不顧家人們的反對,而一意孤行地跟我爸爸結婚了。又在我九歲還是十歲的時候,在全家人的反對聲浪中離婚了。

小時候我媽媽一直在報社當編輯,在我小學時已經是當年極罕見的有大學學歷的媽媽,離婚後竟然又拿了一個碩士。在那個傳統的年代,全班只有我有離婚家長的年代,單親媽媽必須背負著多大的羞辱感,受傷有多重,對未來感到多徬徨,是奔四的我自己這幾年舔完內心小孩的童年創傷傷口後,才得以慢慢開始想像的事。

我媽媽身為帶著兩個年幼孩子的單親職業婦女,成長過程中從來都沒有讓我覺得衣食缺過什麼溫飽。如今想想,家裡應該沒有什麼錢,卻也從來沒讓我覺得我們家窮過。

我常抱怨小時候家裡嚴重缺乏家庭溝通,記得小時候的心靈一直都是挺寂寞的,到現在家人間其實都習慣了不怎麼去對話也不太會互動。不過腦海中,我也完全沒有小時候被媽媽打甚至被嚴厲罵過的回憶。(被老師打罵的卻是挺多)

從小到大我媽媽從沒管過我的功課,小學國中聯絡簿多年來都是我自己簽的。才藝班只有我真心喜愛的音樂繪畫合唱才去上,也只有我自己嚷嚷想補習的時候媽媽才會掏腰包讓我去補。我跟我弟弟卻也都這樣分別上了北一女、交大、台大,也都拿了個碩士學位。

最近幾年了解到原生家庭教養方式對自己教養孩子直覺手法的影響有多大,讓我想到我對正向教養的接受度與敏感度能夠比較高一點,都是因為小時候父母的開明對待,讓我從沒有『打罵孩子是理所當然的管教手段』這個前設觀點,也不覺得高壓控制強調分數有任何的必要性。

也許是身邊沒有持家夥伴可以商量財務的事,報社結束營業我媽媽被逼著退休後,退休金就在我大學時被金光黨騙走了。之後我越洋到了美國加州,原本只是要來上三個月的ESL,怎知道這麼一上就成了一輩子的事。接下來的好多年我忙著自己適應校園、適應美國生活、交男友、找工作、結婚等種種為未來打拼的大事,我媽媽在台灣花了幾年的時間遇人不淑又幾番合夥經商失意,又是被虧了大筆錢,再度不受家人諒解。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IMG_5262.jpg

(1)

八月剛開學約一週左右,小札克的小學班導師蘿絲琳送出邀請函,請新生家長們約時間與她一對一的會面,聊聊新生在新班級的適應狀況,也藉此讓她了解孩子在家的狀況。

於是約四週前,我跟保羅到校與蘿絲琳會面。

才剛坐下寒喧幾秒鐘,蘿絲琳就單刀直入笑問:『你們知道小札克在班上超級霹靂受歡迎的嗎?』

我跟保羅都小小愣住。

蘿絲琳說,在班上還發生了幾次小札克的幾個死黨小男生為了搶坐他身邊而吵到差點動手的地步呢。

What…!?

老師說,其實開會當日早上的團體圍圍坐活動時間就這麼發生了一次火爆事件。

不過她事後試著與孩子們釐清事件、溝通和平概念的時候,本來以為小札克會偏心BFF而幫最心愛的死黨講話,沒想到小札克竟然很公正地平衡報導事情發生經過,侃侃而談敘述幾個好友行為究竟是誰對誰錯,一點都不偏頗,讓老師相當驚嘆。

她又說之前發生幾次同學間的爭執,小札克總能夠不跳入孩子們大小聲嚷嚷的混戰,總是在旁默默觀察,然後再跳出來公正地敘述事情前後順序、釐清幾個當事人的衝突觀點、再解釋他的想法與結論。

她說,應該就是小札克如此公平誠實又理性的個性,才深深吸引了大家。

呃…(話至此我跟保羅已經完全呆掉)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7037.jpg

小札克的小學開學前,副校長與我們做一對一的說明會時,我曾經問過這樣的問題:『校方對於孩子們請假去度假的態度是怎麼樣的呢?』

一直聽說美國公立學校對孩子們出席率的管理相當兇狠不留情,好像是因為公立學校收撥的政府經費是每個學生的每個出席日這樣去計算的,所以學生的缺席等於校方的經費扣款,我朋友甚至在開學前收到校方信件註明『家庭旅遊不是請假的藉口』之狠話。

我問這個問題的考量重點在於…
(1)我家真的很愛玩(應該只有媽媽最愛玩XD)
(2)就算不亂玩也總是要回台灣探親
(3)回台灣探親要是只能跟大家擠寒暑假那不是爆貴又爆擠

好險因為柳丁學校是私立學校,蒙特梭利又很注重學生們的多元化真實生活體驗,副校長怔呆了一下後回答:『我們會比較希望孩子要請假就一次請比較多天的旅遊假,而不是動不動就這邊缺課一天、那邊又缺課一天這樣。』

這下子換我們有點呆住。副校長笑著說:『因為與家人的旅遊體驗也是很重要的教育呀!我們不希望孩子只是缺課然後待在家裡沒事做。如果的確是出門旅遊,孩子得到的文化環境體驗可能比待在學校的收穫還多。另外我們希望如果孩子願意的話,能夠回來跟班上同學簡報分享旅遊的體驗,這樣家庭旅遊就跟校外教學是一樣的意思。』

聽她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這樣之後請假出去玩就一點罪惡感都不會有了!(灑花)

只是沒想到,小札克上小學之後我們第一次請的旅遊長假竟然不是去台灣,竟然是去墨西哥!

這次十月的狂歡墨西哥行實在太好玩了,好玩到不知道該怎麼整理成部落格文章,所以只能先請沒跟到的讀者們上臉書粉專去爬牆一下。

出門前,小札克的導師就跟我們吩咐過,如果小札克願意的話,他可以帶照片、明信片、紀念品等等來與大家分享,也歡迎他為全班孩子們做個旅遊簡報。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1240.JPG

雖然說我在美國當了十三年的投資顧問,碎碎念的親子部落格也寫了七年多,在我家部落格上討論理財的機會卻極少。仔細想想,七年來好像也不過就只寫了『你家的零用錢發對了嗎?』這一篇而已耶。

這次應親子天下邀稿,剛好可以一償宿願,從一個剛好身為投顧的媽媽角度進一步與大家分享一些我們家幼兒理財教育的經驗與想法。

沒有人是從教科書上學用錢的。在孩子們長大到有機會接觸任何正式的財務相關知識之前,十幾年來的家庭教育環境早已塑造出孩子們的價值觀以及對錢的態度。

也別以為孩子們長大成人就自己會弄懂理財相關雜務。我就認識好幾個因為多年來配偶全權掌管家庭財務事項,六七十幾歲喪偶後才充滿恐懼地開始學習怎麼付帳單、開支票、讀投資報表的銀髮客戶。

都已經是退休老人了,卻仍對預算對投資毫無概念而過度揮霍到幾近敗光退休金的客戶,竟然也不在少數。

從兩少爺們蒙特梭利紮實的的建構式數學教育中,我見識到孩子們理解複雜概念的能力根本就超越我們所能想像,也學習到孩子從小對抽象概念建立熟悉感的重要性。

華人家庭文化中常持有一種『錢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問』的態度,孩子們至多學會存零用錢去買想要的東西,到十幾二十歲初出社會時才會被完全陌生的稅務、財務、投資、保險、貸款等概念大轟炸。

少數一些比較幸運的孩子們也許能夠很快搞清楚狀況衝出迷霧,大多數的孩子們卻總是跌跌撞撞浪費幾年的金錢與時光才有可能走上正途。

雖然都已經是奔四的大媽了,我對人生第一次報稅時滿腦充滿迷霧問號以及二十三歲時在美國銀行開設第一個支票帳戶時的陌生恐懼感仍然印象深刻。

因此我相信,從小讓孩子對理財世界中的各種課題建立熟悉感是必要的,於是只要抓到機會我就會與兩少爺閒聊理財相關話題。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6741.JPG

大家記得三年前我的舊文『懶媽創意料理基本功』一文裡提到我一位得了蠻嚴重的MS(多發性硬化症)的客戶。她把她的腦神經醫生fire掉,拒絕接受西藥治療,然後自己研究致力採用極嚴謹的Paleo Diet,結果據稱只能走下坡沒有回頭路的MS身體竟然漸漸好了起來。

多發性硬化症是自體免疫疾病(autoimmune disease)裡很嚴重的一種。自體免疫疾病也就是自己的免疫系統在攻擊自己細胞,是跟過敏一樣的源頭,由於一些體內體外的因素而讓免疫系統開始殺起內戰。自體免疫疾病零零總總有七八十幾種不同疾病,像紅斑性狼瘡、糖尿病、類風濕性關節炎、僵直性脊椎炎、乳糜瀉等等全都是自體免疫出問題而引起的。 

去年我一個好朋友發現甲狀腺有龐大腫瘤,雖然還好不是癌症,卻被診斷出Hashimoto's Thyroiditis(橋本式甲狀腺炎),也是自體免疫疾病的一種。她甲狀腺失去機能,體重上升又極為倦怠,而且皮膚跟頭髮還會變粗。她做了很多研究,然後也自己開始了極嚴謹的Paleo Diet,半年之後醫生檢查發現她甲狀腺的腫瘤已經縮水到怎麼摸也摸不出來了。

前陣子我讀了一篇年代很老的卻讓我深思良久的論文『The Worst Mistake in the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人類史上最嚴重的錯誤),讀者若是英文好的話我強烈建議去讀一讀。作者是很有名的人類學家以及科普作家Jared Diamond,此簡短論文也常被摘錄引用入教科書成為人類學教材。他從許多考古學研究驗證中得到結論,說人類史上最嚴重的錯誤,就是『農業』的發明。

他說從考古學家的角度來看,若是把整個人類歷史當成一個二十四小時的時鐘,每個小時代表約十萬年,人類的起源從午夜零點零分開始算起,我們現在大概處於第一天的結束點。這一整天人類都過著採集打獵生活(hunter-gatherers)。在晚上十一點五十四分,人類才開始了農業。

所以在人類的生物史上,我們絕大部份的時間都無法長期儲存食物,也沒有養殖耕種活動,一直是靠著採集莓果堅果根莖與打獵得以生存下來的。到了約一萬年前,人類才漸漸開始了農業活動。由於農業帶來的便利性與高效率的誘惑不可擋,農業活動快速擴展佔領全世界,直至今日只剩下幾十個少數民族部落仍然過著打獵採集的生活。

很多人堅信萬年前農業的發明讓人類的生活變得更好,不過作者說考古學家發現的證據其實並不然。很多人想像打獵採集的生活必然要花上大部份的時間為了覓食而努力著,可是對現今採集打獵的少數部落的田野調查中發現他們一週覓食也不過才花上十四個小時左右罷了。由於大部份農業著重在高碳水化合物的農產品,像稻米、小麥、馬鈴薯、玉米等等,採集打獵部落的飲食主成份為野菜野果與魚肉類,營養比一般人均衡許多。

想要求解農業是否讓人類生活更好這個大哉問,就必須使用Paleopathology(古病理學)查看檢驗比較一萬年前農業前後的幾千幾萬組死人骨頭與大便。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4811.JPG

幾週前某天下午我去接兩少爺放學時,正在地上做Golden Beads work的北鼻麥瞄到我就興奮地快步衝過來,在我眼前揮著他剛做好的算數紙,說是送給我的『禮物』。

等一下!快四歲半的北鼻麥明明最近才剛開始練習鬼畫符寫數字啊!竟然熊熊秀出這種四位數加法,我又驚又喜實在不敢置信。

(有圖有真相,下面這張照片攝於去年十一月,明明就兩個月前他還在有樣學樣鬼畫符)

IMG_2806.JPG

陪北鼻麥一起做work的老師看到我也微笑開心地說,北鼻麥真的一步一步很紮實地用Golden Beads懂了加法進位的概念,連她都覺得驚訝。

而且北鼻麥平常野猴風格超忙碌好動根本一點都停不下來,一坐下來做work竟然就沈穩地專注起來。做完一張之後,自己滿意驕傲到竟然跟老師說還要再做一張。所以我手中這張禮物,已經是當天他做出的第二張四位數進位加法了。

一下子我覺得好感動好感動。

這份感動與數學能力好壞一點都無關,而是看到北鼻麥駕馭一個原本不懂的概念,眼中閃爍著被啟蒙的興奮光芒,臉上顯露著自己專注做出一份成果後的驕傲,這就是成長的喜悅,我真的好替他感到開心。

蒙特梭利學過就永遠忘不了的建構式教學真的霹靂無敵屌的啦!(請見蒙特梭利大揭密一文)

今天放學回家路上,我們閒閒聊起他們最近在學校做的work,我好奇地問北鼻麥他怎麼學會用Golden Beads work做四位數加法的,是不是老師有特別給他一個lesson。

北鼻麥說:『When I was little, when I was three years old, I didn't know how to do it, and the teacher showed me the simple work. I practiced and practiced and practiced, and now I'm four years old, the teacher just showed me the work a little bit, and I already know how to do it! 』(我還小才三歲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怎麼做。老師教我簡易版的work,然後我一直練習一直練習,現在我四歲了,老師只教我一下下我就會了!)

我噗嗤笑出來,四歲小孩也可以講『我小時候』的故事,怎麼這麼可愛。

有圖有真相再一發!以下照片攝於去年七月,北鼻麥真的還只三歲而已。(三歲十一個月啦噗XD)

那時候他真的才剛開始練習這四位數概念的基礎功。這個work對他來說很具挑戰性,所以他花了好一段時間,好多天我去接他放學都看到他深埋在一堆數字牌裡。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16-08-09_015253570_00087_iOS.jpg

讀者們還記得近兩年前我跟保羅買了兩張IKEA的顛倒床給兩少爺睡嗎?

忘掉也沒關係,當時爺兒們的新房佈置都詳細記錄在爺兒們的新房Oh the Places You'll Go一文裡了,忘掉就趕快去複習一下前情提要吧~

不想複習也沒關係。總而言之,本來佈置好的爺兒新房是像上面那張照片釀的。葛格睡上鋪,北鼻麥睡下鋪,然後葛格床下有個秘密基地讓他們玩耍。

誰知好景不長。兩少爺上下鋪睡了約一年,這期間小札克還動不動就愛半夜跑來我們床上睡。去年初小札克開始直接拒睡上鋪,一直搶北鼻麥的床。北鼻麥又愛睡地板,就這樣兩兄弟順水推舟地決定從此以後哥哥睡下舖弟弟睡地板。(都沒人想到要問爸媽意見)

於是去年夏天某日我跟保羅有了這樣的對話...

保羅:『兩少爺一直這樣睡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要想一下解決方案。』

我:『那就把小札克那張IKEA顛倒床顛倒過來這樣兩個人都睡下鋪好了。只是這樣我們就失去了本來床下秘密基地的遊戲空間耶好可惜。』

保羅:『不如把北鼻麥的床顛倒過去,兩人床墊都放地板上。我可以在床頂釘木板,這樣L型上鋪就整個變成二樓遊戲空間,我還可以蓋個小房子或城堡。』

去年我們家剛正式進入吉普車越野世界,兩少爺每天都在Jeep Jeep Jeep的叫不停,所以我說:『要蓋房子的話,不如蓋台吉普車!這樣房間可以保持透光性,我們也比較容易瞄到小孩在幹嘛。』

保羅:『說的也是,就這樣決定了!』

捲起袖子,兩天後的那個週五我們倆開始準備兩少爺的新房2.0。

第一步是先把那兩大個床墊搬走,然後把本來是北鼻麥下舖的那張床顛倒過來。

保羅把那上鋪撐床墊用的一根一根的木條全部拆下來。

IMG_8008.JPG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vf4465.jpg

北鼻麥打娘胎就是相當動作派的小野獸型人物,懷孕時我錄了很多他在我肚子裡拳打腳踢的恐怖肚皮舞,生出來後果真是個強壯小武神,五天大就會翻身(已錄影存證),六週大扶著就可以站挺挺的,顯然是之前已經練功練了九個月的厲害人物。

大喜大怒個性直率又敏感的北鼻麥,與生俱來著『心中的強烈情緒必須用肢體去表達』的外放個性,開心的時候手舞足蹈,感到愛的時候就忍不住擁抱親吻,傷心時就立刻撲街在地上大哭,生氣挫折時就動手施暴,可能有當雲門舞集之類肢體派的潛力。

在『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一文裡曾經詳細描述,之前動不動就出手打人的他,因為我們勤奮實施Kazdin Method一段時間,戰神終於和緩下來,好一陣子都披上小綿羊皮。

前幾個月轉四歲之後,我想是四歲男性賀爾蒙大波的驅動,他對情緒的感受更加強烈,最近又開始了一有情緒就出手拳打腳踢的傾向。

還好四歲漸漸比較有自制力的北鼻麥,這一波上身的戰神是個孬神,在學校完全不會出席,只有在家裡才會對我們施暴。老師們聽到我們提起北鼻麥一生氣傷心就愛動手打人的事,還相當驚訝。讓我感覺好欣慰。(咦)

一兩個月前,北鼻麥生氣就對我們出手的狀況越來越頻繁。有一天早上,又是個即將遲到而壓力逐增的早晨,北鼻麥為了穿衣服還是鞋子的事又趴在地上耍無賴大哭,我為了趕時間只能冷處理,先把小札克弄上車再說。

他看到我走出車庫弄葛格的事,哭嚎越發激烈。我終於把小札克安置好、便當外套皮包公事包什麼的都拿到車上放好,再走回門口找北鼻麥講理。

傷心挫折又生氣的北鼻麥看到我過來,手臂立刻伸起來作狀要打我。我在空中攔截抓住他的手腕,冷靜堅定地說:『我不要你打我』。他猛力動手試了幾次都進退不得,終於放棄而更大哭了起來。

我知道要先同理再處理,不然怎麼講他都聽不進去:『你是不是很傷心還是很生氣?』

北鼻麥邊點頭邊大哭著嚷嚷說他很傷心。

『為什麼很傷心?』我試著給他機會讓他講出心裡的感受,這樣才能讓他情緒平靜一些。

『因為妳生我的氣。』比較平靜下來一點的北鼻麥,帶著哭音抽啼地說。

『我沒有生你的氣。是因為我們上學快遲到了,你一直趴在地上哭又不肯動,我沒有時間了所以必須先把葛格帶去車上坐好。』我解釋說我剛剛走掉並不是因為我生氣不理他。『你覺得我生氣走掉,是不是怕我不愛你了?』

『Yeah...』北鼻麥流著眼淚說。

當下我只是想要解決問題,先同理讓他平靜下來我才能向前進。然後我想到『跳脫糾正的泥沼』裡寫過的,與其叫他『不准打』、『不要踢』,不如給他一個『可以去做』的替代方案。

『那你是不是很想要馬麻待在你身邊,不要生氣走掉?』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MG_2727.JPG

前陣子我發給兩少爺一人一顆護唇膏讓他們自己保管使用。兩少爺對有了「屬於自己的保養品」這件事是驕傲又開心,深怕把護唇膏弄丟,所以放在車上汽座旁,每天上學放學都不忘好好護唇一番。

六歲的小札克比較有自制力,又已經漸漸懂了如何愛惜自己的東西,每天護唇膏都乖乖用。四歲北鼻麥就是來亂的,擦嘴唇擦臉頰擦鼻子全臉興奮亂擦,然後蓋子也不知道被他丟哪去了。

今天早上上學的路上,我聽到小札克對北鼻麥發表說:「你的護唇膏好醜!」

北鼻麥不服大叫:「No, it's NOT!」

小札克堅持:「Yes, it IS!」

他們來回了幾次,聲音越來越大,北鼻麥心有不甘而哭了起來。小札克還在旁雪上加霜地解釋說是因為北鼻麥亂用護唇膏才變得這麼醜,像他自己都好好用所以護唇膏就很漂亮。

「因為護唇膏是擦嘴唇用的,不能亂擦別的地方,right?」小札克還要我支援他。

「嗯,不一定啊。有機護唇膏其實臉乾乾的時候也可以擦一下臉頰吧。」我心想其實這種有機萬用膏成分不都差不多,「而且那是北鼻麥的護唇膏,他想怎麼用就可以怎麼用啊,只要不拿去吃或亂玩弄得髒髒的就好了吧!」

語未畢,還帶著淚痕的北鼻麥就大聲跟小札克說:「你很醜!!」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2434.JPG

柳丁學校早上與下午的點心是由每個學生輪流帶來準備給大家吃的。

開學時老師就有發一張落落長的健康點心材料建議表。因為教室裡有全套廚房,所以可以做的點心idea相當多。除了水果、優格、麵包、培果等簡單小點外,cheese tacos、蛋餅捲、薯餅、芹菜蘿蔔salad沾hummus、早餐burrito等等都是常見的菜色。

兩少爺班上約四十個孩子,所以每個孩子大概兩個月才會輪到一次。老師希望我們帶來的是純食材,像一大包芹菜、一盒蛋、一包tortilla之類的,從超市買來後碰都不用碰就帶去學校即可。

被輪到的孩子可以自己欽點一位好友,兩人一起在老師的協助下洗菜切菜烘焙出愛心點心,給全班的朋友們享用。所以輪到帶點心的那天,孩子總感到無上的榮耀,是大事來著。

今天與明天分別是小札克與北鼻麥的點心日。一大清早外面都還暗暗的,兩少爺就衝進我房間叫我們起床,說因為今天是點心日絕對不能遲到。因為怕忘東忘西少根筋的媽媽搞破壞,出門前小札克還重複確認了兩遍該帶的食材都帶上了。

兩個月前輪到兩少爺帶點心時,是先輪北鼻麥,隔天才輪到小札克。第一天小札克信誓旦旦地跟北鼻麥說如果他選小札克幫忙的話,隔天小札克就也會選他!

深知小札克個性的我隱隱感到這有空頭支票fu,愛慕六歲哥哥的四歲北鼻麥當然是興奮開心地照辦了。結果小札克當選後果然馬上政見跳票,隔天上學路上我問起來,他就小聲地說「I changed my mind」。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498.JPG

昨天半夜我做了個被兩隻大熊在我家後院追的惡夢(是怎樣)。半夜被嚇醒之後怎麼都睡不好,早上莫名其妙地我用力生出來的兩位天然鬧鐘也沒聲響,害我竟然睡到快八點才被驚醒。

起床後瞄到時間自然是大驚失色!我衝進浴室沖澡梳妝,整裝完畢來到廚房準備早餐收拾上班上學雜物時都已經快八點半了。

這整段時間我隱約聽到兩少爺自己在後院玩耍。因為到柳丁學校車程要半小時,最近兩少爺很自豪地發展出新策略,早餐等到車上再吃,這樣早上起床後換好衣服就可以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玩到出門。

平日八點半之前就該上車,今早卻很慘烈地搞到快九點才出門。

八點半到九點間,兩少爺逐漸由和平嬉笑玩樂的小天使轉型為搶玩具哭鬧的小惡魔。畢竟整夜空腹到早上血糖低已經到了極限,我一邊趕緊做早餐嘴上一邊忙著熄火。

已經從後院玩到客廳去的兩少爺突然為了搶一個樂高車座而哭鬧起來。小札克嚷嚷說本來是他在玩的北鼻麥伸手搶走,北鼻麥嚷嚷說本來是他在玩的被哥哥拿走他才伸手搶回來。

遇到手足搶玩具這回事,常常有讀者問我怎麼處理。只是情況萬萬種,實在一言難盡。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818.JPG

今天臉書被五歲女童裸身故事的社論洗版,讓我看得一愣一愣地。看了一些狠辣的批判留言,一些「專家」分析,仔細拜讀了當事人父母的還原文。大家似乎都有理,卻也隱隱約約地覺得大家都有些似是而非。遇到這種似是而非的感覺,我偏執的大腦就會忍不住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要把它分析清楚,整晚好像被附身一樣,快煩死我了。

我想到一段時間前我讀了一篇文章還是報導,提到農夫抱怨許多來農場參觀遊玩的共學團體,總是對環境與對農夫本人相當不尊重。習慣了被「很尊重」的孩子們嚷嚷著農夫應該要尊重他們意願、不應對他們設限,卻完全沒有尊重身處環境與他人的概念,大人則在一旁驕傲地看著自己孩子的無理行為,覺得孩子們在實踐自己堅持的理念是很好的事。

這段文讓我印象深刻,因為我突然發現我必須警惕自己,分享溫柔正向教養概念的時候,要把尊重的兩面都詳細地寫出來,並且越具體越好,最好還附上出處原文以免誤導大眾誤人子弟,於是也就這樣導致我囉唆成性的霹靂長文風格。

(謎之音:自己囉唆還怪別人人人人人......)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3050.JPG

在柳丁學校開設的很蒙特梭利的正向教養課程中,兩位修過正向教養課程的蒙特梭利老師傳授給我們許多正向教養小撇步,也就是不需要吼叫威脅利誘也可以讓孩子高度配合的一些親子溝通技巧。

在眾多強勁小撇步中,兩位老師幾週以來不斷再三強調希望大家一定要著手實行的,應該就是『家庭會議』這一招了。

老師們強烈呼籲大家一定要有開『家庭會議』的習慣,而且從孩子越小開始越好,大概三歲半四歲時就可以開始了。

因為若能從孩子年紀小還容易哄騙的時候就認真培養出全家定期商討問題的習慣,等到孩子長大進入尷尬討厭的青春期時,跟家人溝通或談自身問題時就比較不會覺得彆扭了。

『家庭會議』有著相當相當多的強大功能,是正向教養中的超級寶物級大撇步。『家庭會議』可以潛移默化地讓孩子們學到:傾聽的技巧、腦力激盪、解決問題的能力、如何尊重彼此、如何冷靜後再商討問題、如何合作共同解決問題、在無責難的安全環境中承認錯誤負起責任、如何生出考慮到所有人立場的解決方法、建立歸屬感與能力感、對家庭社群的重視、錯誤是學習的好機會、如何享受家庭時間全家一起have fun......

是不是神技!當然要趕快掏出來跟大家介紹一下!

IMG_3300.JPG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2697.JPG

柳丁學校開給家長們上的教養課程,另外一個對我家幫助良多的大撇步,就是這『日常事項表』招。(Routine Chart)

(柳丁學校教養課程前情提要請見『勇者鬥惡龍之腦力激盪求解大絕招』一文)

親子教養間常發生的衝突,多是在日常生活中趕每日待辦事項時發生的。像吃飯不好好吃、該洗澡不去洗、穿衣服叫不動、玩具玩了不收、死都不肯刷牙等等,像我這種對小孩有沒有睡飽相當在意的媽媽(因為沒睡飽傷智商而且還會暴走啊),對就寢時間比較堅持,更是容易在傍晚衝schedule時,因為就寢時間的逼近而越來越急躁。

孩子是海綿做的鏡子(咦),他們會把我們溝通的正能量負能量完全吸收進去,然後再完完整整地反射回來給我們。往往我們越急躁越生氣孩子就越抵抗越暴走,常常家裡的教養問題很明顯的都是我們自作孽。

正向教養課程中,老師傳授了我們這『日常事項表』牧羊小絕招,真的超有用。

首先延續著上一篇『腦力激盪求解招』,我們以民主溝通討論的方式,先把問題丟出來讓大家一起腦力激盪。

『從我們放學回家後,到晚上睡覺之前,有哪些事情是我們一定要做的呢?』

討論過程要維持著民主與尊重的概念,讓孩子們自由嚷嚷出該做的事情,沒有不對的答案,不要批評糾正,也不用管事情順序。然後媽媽要在紙上把每一項孩子的回答都寫下來。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