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7_221633283_D6FFD_iOS.jpg 

睡夢中我隱約聽到狗叫聲,耳旁有幼稚童音喃喃說著:『狗狗在叫。馬麻,狗狗在叫。』

我睜開眼睛,意識到是躺在我身邊的北鼻麥在講話。米卡不知道在房間外面鬼叫什麼,躺在我右邊的小札克仍然呼呼大睡中。

從台灣回來才五天不到,每天都像在打搏擊戰。除了家中四人像各自住在不同時區般的雞犬不寧,我在台灣大爆發的過敏濕疹還沒好,淋巴腺又腫大,昨天去看醫生才發現得了鏈球菌喉炎。我慢慢記起昨天傍晚我疲憊不堪,本來提早回家想睡個小午覺,結果ㄧ覺從下午五點多睡到快九點,當然晚上又睡不著了。最後搞到凌晨兩點才上床,卻又一整晚跟兩個小孩ㄧ起翻來覆去睡不好。

『只是米卡在叫啊。』我隨口回應北鼻麥。北鼻麥滿意得又躺回去繼續睡。

我這才注意到保羅已經消失了,現在到底幾點了?

我從露營車臥室走到餐桌,拿起手機...

什麼!!!!

已經九點了!!!!!!

我像超級賽亞人變身一樣突然全身腎上腺素大爆發。小孩應該最遲八點半就要到校,現在兩個都還在床上睡,而且我自己都還一臉倦容眼角帶眼屎兼衣衫不整!我十點有個重要客戶meeting,開車到公司要半小時,載小孩上學安頓好也至少要十五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只有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自己洗臉刷牙化妝換套裝加叫小孩起床換衣服吃早餐穿鞋子再把小孩趕下露營車綁到我車子上的汽座!!!

我的媽呀,上學遲到將近一個小時,光是想到校長的屎臉我就快吐了!

雖然說送小孩上學是我的任務,為什麼保羅竟然沒有在走前叫我們起床!為什麼他把早晨handle小孩的任務都丟我身上!為什麼他無顧我也有班要上這件事!一堆憤恨的怒氣衝過我心頭,要不是我沒空不然真的超想打電話跟老公吵架。

『起床囉!我們已經遲到很久了喔!!請你們幫幫忙要快一點喔!!!』我一邊大聲嚷嚷敲鑼打鼓地叫喚小札克跟北鼻麥起床,一邊自己衝進廁所火速洗臉化妝,大概花了兩分鐘的時間。然後又繼續大聲嚷嚷用力拍手邊脫自己身上睡衣換套裝再從衣櫃拿出小孩的衣服。

北鼻麥大概覺得我很好笑,他臉帶微笑從床上坐起身,小札克卻還在死賴床。

我一邊幫北鼻麥換衣服一邊繼續喊叫了四五次,一次比一次大聲,一次比一次暴躁緊張不耐煩。小札克坐起身,卻又把頭栽進膝蓋以水母漂的姿態窩回床上。

我氣急攻心氣急敗壞,突然失控地使出全身力量大吼:『ZAC!!!!!』

河東獅吼也不過這個樣子,大吼出聲後連我自己都被嚇到,我從來沒有這麼失控地對小孩吼叫過,這一刻我真心覺得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媽媽。

Screen Shot 2016-01-20 at 11.02.04 AM.png 

(圖片來源:親子天下出版『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

連我都被嚇到了小札克哪能倖免?他終於坐起身,卻眉頭一皺嘴角一撇地大哭了起來,大顆眼淚撲簌簌地落下。

我滿心愧疚,馬上抱住他跟他道歉:『對不起我對你大吼大叫,真的對不起!我們上班上學都遲到好久了,我現在很緊張很慌亂,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請你跟馬麻合作好不好?』

小札克邊搖頭邊繼續大哭。

『對不起,我們現在真的沒有時間讓你在這邊哭。』我一刻不停歇,邊堅定地說著一邊著手幫他換衣服。

小札克總算鎮定下來,嚷嚷說他肚子餓。我打開冰箱拿出一袋切好的蘋果遞給他,都還來不及拿碗分裝,兩兄弟就開始搶蘋果袋,又再次哭鬧了起來。我再堅定地把蘋果袋搶回來:『我會幫你們準備小杯子到車上吃!』,再用蘋果當誘餌把兩個小孩都趕到露營車門口。

正要叫小孩自己把鞋子穿好時,我才發現鞋子昨晚被丟在新家的浴室裡。因為新家裝修中,我們現在住在新家後院的露營車內,卻又必須在家裡浴室洗澡,東西常常混亂地遺落在露營車上或家裡,我真的快昏倒了。我只好吩咐小札克在露營車上等我,我兩手扛起北鼻麥飛奔到車庫裡把他綁到我車子的汽座上,再衝進新家廁所拿兩人的鞋子,然後再跑回後院露營車那兒讓小札克穿鞋子,抓了分裝蘋果用的兩個小杯子,再跟他一起飛奔回車庫裡。

人說腎上腺素爆發時我們會有神奇的力量。我真的是神力女超人來著要不然怎麼在十三分鐘內完成這上述全部的動作!?

開車上學路上,我們終於得以享受風雨中的片刻寧靜。我邊開車邊心感愧疚地再次跟小札克道歉:『對不起,我剛剛這麼大聲地對你吼叫,你可以原諒我嗎?』

小札克鼓著腮幫子撇著嘴巴搖頭,委屈地說:『我很傷心。』

我充滿罪惡感,只能無奈地說:『我知道你很傷心。我們起床太晚了,上班上學都已經遲到很久了耶,大家會生我們的氣,所以我很緊張想趕快帶你們去上學。可是我一直叫你你都不起床,對不對?我越來越煩越來越生氣,所以就不小心失控才對你大吼大叫的。對不起喔。』

『有時候你很急很緊張的時候是不是就會沒辦法控制自己,所以開始大哭?馬麻也一樣,很急很緊張我就失控然後就大吼了。對不起!』

火速開車抵達學校時已經九點二十八分。還好校長不在門口辦公室裡,我帶著兩個小孩偷偷摸摸衝進教室又再自己衝回車上。九點三十一分,我竟然還有機會趕準時上班!

我在高速公路上飛馳著,心中慶幸還好米卡鬼叫把北鼻麥叫醒然後北鼻麥又叫醒我,不然我們母子三人大概會一覺睡到中午。我又氣憤地想著,為什麼保羅一聲不吭地就自己出門上班了,那種『爸爸的工作顯然比較重要媽媽就算賺再多錢也還是要自己想辦法兼顧職業與家庭怎麼可以這麼沒天理』的被害人心態一波波湧來,我越來越生氣。

我再想想無辜的小札克,真的覺得很愧疚。時差這種事情本來就難搞,我跟保羅一從台灣回來就開始忙著要上班,小孩也一下子就要被丟回去上學,全家壓力超大,也不是他的錯。

晚起床更不是他的錯。

這樣推理下去,晚起床終究還是我的錯!是我選擇昨天傍晚不敵睏意而爬上床睡午覺,又選擇晚上混到兩點才上床,還把手機鬧鐘調了很不實際的早上六點半,當然會被保羅按掉。

哎,這樣想下去也不是保羅的錯。雖然我實在很想藉著憤怒把錯推到他身上!!

想著想著,我車子開進了公司停車場。我竟然成功地在十點二分滑壘進分行,雖然客戶已經坐在那邊等了兩分鐘,還不算難堪。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會議結束後,我也冷靜了下來。今天早上的兵荒馬亂彷彿是上個世紀的事情般。我傳了彬彬有禮的簡訊給保羅:『可以請你下次出門前先叫我起床嗎?』

保羅大概偵測到我文字下隱含的怒氣,很簡單地回說『OK』,然後解釋說他一大早起床洗澡準備上班然後又要處理露營車排污水管跟把垃圾桶拿出去街上等雜事,大致上是『我也沒有一起床就溜走』的意思。

從台灣回來之後,每天拖著時差與生病加上睡眠不足造成的疲憊身心靈,終日在趕行程,我感覺好久沒有好好照顧自己跟孩子間的聯繫、我們親子間的connection了。

正向教養書跟文章看久了,會發現所有溫柔教養與兒童心理專家都不約而同地提出,親子之間的『connection』是教養裡最重要的一環。

Screen Shot 2016-01-20 at 11.21.49 AM.png 

(上圖Why Connection is the Parenting Key文章出處:Creative Child Magazine

我想寫這個主題想很久了,可是因為connection這種東西實在很玄妙,所以不知該如何下筆把它具體化。

不過我想當媽媽的都會懂,與孩子間的connection就像wifi訊號一樣,訊號很強聯繫很緊的時候,資訊傳輸是即時的,我們跟孩子彷彿心靈相通根本是同一個人,直視他們的眼睛就彷彿能看透他們純真的靈魂般。訊號弱的時候則會在溝通上困難重重一直遇到大魔王來絆腳的難關,父母沒有辦法從孩子的角度去思考去同理,孩子也無法坦承溝通自己的情緒需求。

Connection強的時候,我們當媽媽的一定感受得到。就是那種看著孩子的眼睛兩人就會不由自主地會心一笑,在孩子話還沒說出口前就知道他要說什麼的感覺。就算孩子情緒化的哭鬧,我們也可以馬上看懂那防衛表面下的情緒需求,馬上能夠同理。connection強的時候,美好幸福的時刻會不斷發生,感受到深深的愛而且知道『爸媽懂我』的孩子們會突然想跑過來抱抱親親也是正常的,就像街頭的熱戀愛侶們會突然停下腳步來相擁熱吻一樣。(咦)

如果爸媽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心狀況,每天被趕時間的庸碌日子消費著,總是拖著疲憊的壓力很大的身心在打仗般應付著每分每秒,就算在孩子身邊也總是分心操勞著什麼,connection常常一下子就弱掉了。

從台灣回來後的這幾天,我就感覺到我們親子間本來很強大的聯繫訊號越來越弱,對於孩子們的哭鬧我也很容易不耐煩地粗糙處理,強硬反擊回去。

果然是要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幸福的家庭啊。

處理好公事,我下午特別提早下班,早兩個小時去接小孩。

我陪著孩子們在學校玩了一下子,然後帶小札克與北鼻麥到附近的露天購物城去坐他們最愛的小火車,然後又到mall裡面的小公園遊樂區讓他們悠閒地玩了一會兒。我把整個步調放慢,提醒自己要慢慢來,享受眼前風光。手機擺遠遠的,憋著連照片都不照一張。

晚餐前,我牽著兩個小帥哥逛街散步,有一搭沒一搭地跟他們天南地北純聊天。晚餐讓孩子們選了他們最愛的自助式pizza,保羅前來餐廳與我們會合,我們一家四口嘻嘻哈哈地在笑鬧中把兩盒pizza吃光光。

雖然是在修補我們親子間的connection,對我自己而言其實也好療癒。從台灣回來後將近一星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正面的力量,黑白了五天的人生又變回彩色的了。

2016-01-15_022912096_0398C_iOS.jpg 

晚上睡前,我躺在小札克與北鼻麥中間唸繪本給他們聽。這是我們每個晚上都會做的睡前活動。

今晚兩個小孩再次欽點了他們最近很迷的『貝蒂不想不想去睡覺』。

因為暴走族小猩猩貝蒂的行為實在很像北鼻麥,每天晚上熄燈後北鼻麥總是像貝蒂一樣會不停找麻煩,一下子要穿襪子、一下子要喝水、一下子要尿尿、一下子要吃香蕉,所以回台灣淘到這本寶書後,最近兩個小孩每天晚上都要我讀給他們聽。

Screen Shot 2016-01-20 at 12.06.21 PM.png 

每回遇到暴走貝蒂張大嘴巴大叫『不要!』的這一頁,兩個小孩就咯咯地笑起來。每天晚上都一樣,梗怎麼都不會老掉?

2016-01-20_200448915_8FAFA_iOS.jpg 

我也得以拿著鳥毛當令箭,每回北鼻麥熄燈暴走,我就裝怪聲音說:『我是大嘴鳥,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嗎?』

『睡覺的時間,就是要睡覺!!!』小札克跟北鼻麥和我不約而同一起大聲回答。

2016-01-20_200526555_C7082_iOS.jpg 

讀完繪本,熄燈之後,小札克在黑暗中要求我講『今天的故事』。

小札克兩歲多變叛逆小兒時,我發明了這個睡前講『今天的故事』的活動。我會用很低沈很緩慢很催眠的聲音,鉅細彌遺地以第三人稱講述一整天發生的事情,從我們早晨睜開眼睛開始,講到晚上熄燈這一刻,最後以睡覺作結尾。

講『今天的故事』的時候,我總是把重點放在愉快的回憶以及孩子們做得好值得誇獎或是讓我驚喜的小事蹟上,像把玩具分享給弟弟一起玩、自動去上廁所不用人催喊、看到老師有打招呼、自己穿脫褲子等小事。除了讓孩子知道他們做得很棒的事情我都有看到外,更是用來提醒我自己,孩子一整天做得好的事情有多少,是多麼的厲害多麼努力,無須專注在小暴走兒不合作的負面行為上。

可是今晚『今天的故事』很不一樣。

『今天早上北鼻麥聽到米卡的叫聲,他就把本來在睡覺的馬麻叫起床了。馬麻起床之後,突然發現竟然已經九點了!天啊!上學已經遲到很久很久了耶!馬麻突然很緊張、好慌張,想要趕快把小札克跟北鼻麥叫起床趕快幫他們換衣服帶他們去上學。北鼻麥聽到馬麻叫聲,就爬起來了。可是小札克還一直繼續睡,馬麻都沒辦法叫他起床。馬麻一直叫、一直叫,越叫越大聲,越叫越生氣,後來馬麻不知道怎麼辦,她就失控了,就很用力地對小札克大吼大叫。小札克聽到之後,雖然爬起床了,可是也被嚇得哭起來了,因為他好傷心,對不對?』

『對。』黑暗中的小札克小聲回答。

『馬麻就像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一樣,很生氣地大吼大叫。小札克就像小企鵝一樣被嚇到,那種很可怕還有很傷心的感覺,就好像小企鵝的身體飛散到世界各地一樣。』我繼續說著故事。

Screen Shot 2016-01-20 at 11.59.10 AM.png 

『可是馬麻會跟企鵝媽媽一樣,一定會跑去世界各地把小企鵝的手腳跟翅膀都撿回來,然後好好地縫補起來,小企鵝就不傷心了,對不對?』

『對。』小札克乖乖回答。

Screen Shot 2016-01-20 at 11.53.04 AM.png 

我繼續講著『今天的故事』,講著我們下午去坐小火車、去公園玩、去吃pizza的故事,心中突然懂了『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這本繪本的深刻涵義。

故事講到我們一起上床睡覺的結局。小札克突然說:『Mommy, I love you.』

『I love you so much, too.』我感動地回答。

北鼻麥也學哥哥說:『Mommy, I love you, too.』

『I love you so much, too!』我親了一下北鼻麥的額頭。

小札克問:『馬麻我可以抱著妳嗎?』

『可以呀。』

趴在我右邊的小札克伸出他的右臂環抱我。

北鼻麥當然也要學哥哥問:『馬麻可以抱妳嗎?』

『可以呀。』

趴在我左邊的北鼻麥也伸出他的左臂環抱我。

黑夜中的露營車上,我們就這樣左擁右抱地睡著了。

, ,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thy
  • 看你的BLOG, 真是獲益良多!
    孩子的成長令人很感動~
    希望我也能做到這樣的媽媽~
  • venessa
  • 好棒的一篇文章,收穫很多,謝謝妳的分享
  • 離婚協議書
  • 這篇真是好文章
    讓我收穫不少
    謝謝版主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