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有新生兒的媽媽,想必多日無暇洗澡是常有的事。

(別跟我說只有我不洗澡...)

終日蓬頭垢面或者身上衣服佈滿奶漬也是正常的。

不過我相信布魯奇已經晉升到一個凡人不可及的全新境界了。

每天早上從六點半到八點間的一個半小時,我家都像是前線戰鬥區一樣的混亂:保羅忙著洗澡刮鬍子燙衣服準備上班,我忙著跟北鼻麥餵奶兼把屎把尿,小札克則由暫時住在我家幫忙的婆婆看著吃早餐。

這兩天因為小札克在戒尿布,所以前線情況又更加複雜許多。我在樓上幫北鼻麥把屎把尿完畢後還要趕緊衝下樓幫小札克把屎把尿,時間沒算好的話就是我在地上擦屎擦尿了。

每天早上的混亂時段在保羅把小札克塞進我車子裡後算告一段落。接著我開車載小札克去上學,然後再衝回家餵奶。之後若是幸運的話,可以趁北鼻麥在睡早覺時享受一兩個小時的清靜時光。

在這混亂時段中我總是匆匆套上勉強還算乾淨可以見人的T-shirt與三天沒洗的短褲,隨便梳兩下頭髮就衝出門了。

(短褲總是沒洗是因為我如今仍只穿得下僅有的兩條孕婦裝短褲...不準笑我!)

上星期三我不知怎麼地突然決定奮發向上要重振往日雌風,一大早和保羅與婆婆宣告我在送完小札克之後要直接衝去上九點鐘的瑜伽課。

大概是對我這個媳婦的邋遢頹廢程度實在看不下去了,婆婆很欣然地一口答應幫我在家看顧北鼻麥。

我穿上好久不見的瑜珈褲,匆忙地隨便套上一件被我掛在洗衣籃邊待洗的無袖鬆垮背心,企圖遮掩看起來仍像懷孕三個月的小腹。

我的髒衣服有個簡易分類法:被我丟進洗衣籃裡面的衣服是『髒到不行一定要洗類』,掛在籃邊的則是『不怎麼髒所以臉皮厚的話還可以再穿類』。

不是我骯髒,我現在穿得合身的衣服選擇實在不多。反正做瑜珈會流汗,大家都很臭,穿太乾淨的衣服也沒用。

八點整我開車前往小札克的學校。這個時候所有的小朋友都在戶外玩樂區運動,我牽著小札克從停車場走到學校後頭的運動玩樂區,一路上跟幾位老師與家長們打招呼道早安。

小札克在戶外玩樂區忙碌地跑來跑去,我跟小札克班上的主任老師潔西卡小姐在一旁聊起小札克戒尿布的進度。

6f7f70  

這是小札克開始穿內褲的第三天,我很興奮地跟潔西卡小姐報告說他今天早上竟然自己跑到小馬桶上坐下來大了一坨大便!潔西卡小姐同我一起故意在小札克面前大聲替他歡呼,小札克也興奮地團團轉。

於是充滿成就感的媽媽我滿心喜悅地前往瑜伽課。

當天九點的瑜伽課是Vinyasa Yoga,也就是以拜日式(Sun Salutation)為主軸用呼吸串聯一個動作緊接著一個動作照理說應該是很優雅的流動瑜伽。

可惜每生一個小孩就像老了十歲般,我二十歲的心靈五十歲的肉體才上不到半小時就累得在心裡罵髒話,可是臉皮太薄不敢直接捲鋪蓋走出教室大門,只好給他硬撐下去。

一直到課程進行四十五分左右,緊緊串聯的瑜珈動作口令終於慢了下來,在深長的呼吸中我漸漸覺得自己實在也蠻優雅的。把小孩丟在家裡自己跑來上瑜珈,根本是貴婦的行徑,想必家裡有十二個保姆追著小孩跑的性感女星們也不過就是這樣吧。

雙手合十放在胸前呈禮拜式,眼睛盯著指尖,深呼吸...自我感覺良好。

等一下,為什麼我粉紅色的衣服胸前多了幾抹黃色塗鴉?

我愣了很多秒,腦中快轉了幾個可能性,突然意識到:

 

我. 身. 上. 有. 大. 便

!!!

 

事情是這樣的:兩天前的凌晨三點左右,我餵完奶後幫北鼻麥換尿布,他再度很隨興地噴射出黃土石流狀大便,噴得我胸前都是。

要知道所有在凌晨兩點到五點間發生的事情,我都是以夢遊般的自動導航狀態在處理的。

於是恍惚中我脫掉上衣,拿到水槽裡隨便沖沖兩秒鐘,又很隨便地扭乾了一下就把它掛在洗衣籃上晾乾,疲倦地爬回床上想說隔天早上起床再作處理吧。

當然我隔天早上醒來之後就完全忘了這檔子事。

6edcb0  

就這樣我穿著大便衣,撐著把剩下的十五分鐘瑜珈課上完。一邊佯裝優雅的貴婦,一邊在心裡打轉着念頭:

 

1. 總算知道什麼叫做『帶賽』。

2.『親愛的,妳身上沾到芥末醬了』

   『你誤會了唷,這是大便。』

3. 早上潔西卡小姐其實心裡在想:這位家長妳確定小札克的大便是大在馬桶裡嗎?

4. 其實我是優雅的畫家,早起辛苦作畫之後來上瑜珈課舒緩身心。

   『 啊,衣服上不小心沾到黃色的顏料了。』如果有人問起的話我就要這麼悠閒地回答。

 

本來以為這篇部落格文章應該就此到達高潮而作結,沒想到一山還有一山高,強中更有強中手。

這個週末我很白癡的帶著全家去聖地牙哥玩。

很白癡是因為我們上個週末才開始幫小札克戒尿布,正式宣告小札克從此之後就是『穿內褲的Big Boy』。雖然他偶爾會發生意外,不過大致上在學校跟家裡都表現良好,卻從來沒用過學校以外的公共廁所。

兩歲的小札克處於這種一點都不穩定的戒尿布初期,我們還抱著才兩個月大的北鼻麥,全家出遊小度假,我根本是找死。

星期六早上我們在旅館裡的餐廳吃完早餐之後,我提醒保羅應該要在上路前帶小札克去廁所尿一下。

過了十幾二十分鐘,保羅一邊搖頭一邊牽著小札克在旅館大廳出現,顯然他沒辦法哄騙小札克尿出來,任務失敗。

沒關係,國父革命也革了好多次才成功,我們下次再尿。

前往朋友家的路上,保羅一邊開車一邊抱怨,在骯髒的公共廁所要幫小札克脫褲子哄尿尿實在太困難了。因為小札克太矮了,小雞雞對不到馬桶上,保羅必須用雙手把他提起來讓他以懸空的姿態尿,並且讓小札克的屁股靠在保羅的腰前方,這樣小札克才比較有安全感可以使力,同時間還要確認他的手沒有去亂碰噁心的馬桶座。

到了朋友Jackie家之後,小札克很成功地在她家的馬桶裡尿了一泡(雖然後來又不小心在地上尿了一泡)。我在廁所幫小札克脫褲子的時候,注意到他內褲裡有一點點大便的痕跡。

我心想小札克可能很努力地憋大便,結果不小心大出一點點。我心中很感動。

(在這個階段只要小札克能憋就是一件大事啊)

後來在Jackie家不知道待了多久,我坐在沙發上餵奶,保羅站在我前方跟我說話。

我雙眼平視過去剛好是保羅牛仔褲拉鍊的地方,我注意到一大塊咖啡色漬,剛好覆蓋住整個拉鍊區。

『What's THAT?』我疑惑地問。『咖啡?』『早餐吃的布朗尼?』『巧克力?』

保羅看著也一臉疑惑:『I have no idea...』

『該不會是大便吧?』我開玩笑地說。畢竟再怎麼樣大便也不應該沾到這種詭異的地方。

保羅突然臉色大變,倒抽一口涼氣。『難道是...不會吧...!?』

『Smell it!』我自以為聰明地說。

『YOU smell it!』保羅大叫。

靠,說的也是,他就算是瑜珈天王自己也聞不到那拉鍊處。老婆是幹嘛用的?我只好以很尷尬的姿勢幫他聞聞。

一聞之下...

 

果. 然. 是. 大. 便

!!!

 

我大叫著要拍照,可是因為我手裡還抱著北鼻麥正在餵奶中,動作不夠敏捷。保羅一溜煙地就衝進廁所去消滅證據了。

沒拍到照沒關係,我來用畫的:

 

6c7900  

這大便是怎麼來的呢?沒有人可以百分之百地確定。

不過根據保羅的推理,應該是早上在餐廳吃完早餐之後帶小札克去旅館大廳的廁所尿尿時發生的慘劇。

因為他雙手拎著小札克,並且用腰部前方頂著小札克的屁股。根據我們的推測,一定是小札克想給爸爸面子而很努力地在用力尿尿,結果用錯力,反而不小心把大便拉出來了。

大便應該莫名其妙地嚕過保羅牛仔褲的拉鍊處,然後在一陣慌亂中默默地掉到地上,沒人發覺。

這個推理也解釋了為什麼小札克內褲裡有一點點大便的痕跡。

以下是我根據推理而重現的案發現場模擬圖(馬桶是我家的馬桶,請大家自行想像更大更骯髒的公厠馬桶):

9ac6720  

其實也有可能是在吃早餐之前保羅帶小札克去試尿尿時就發生了...

不過這樣就代表了保羅帶著賽吃了一整頓早餐,實在有點殘忍,姑且就把案發時間歸於早餐後吧。

真是笑屎我了。我當場大笑出聲,一點也沒有同情心:『You just topped my Yoga poop story!!!』

這個故事比我的帶賽瑜珈強上一節的原因在於,我衣服上的是可愛的baby poop,而保羅褲子上的是貨真價實的man poop!

我只能說,新好老公的定義就是在老婆出糗的時候作出更糗的事情。謝啦!

, , ,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u庭馬麻
  • 每次看你的blog都會笑到肚子痛耶!
    重點是那個洗衣籃分類法,我也有用耶(驕傲)
    這兩個故事告訴我們,成為夫妻的真諦〜(誤)
  • GLI
  • 太好笑!受不了!
  • weining
  • 太好笑了\(^o^)/
  • Grace En-Tien Chang
  • 非常感謝妳分享這篇!Almost peed myself! Lol.
  • iris
  • 想請問幾歲開始訓練寶寶自己上廁所比較好呢??
    便便器買哪一種牌子的,寶寶比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