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dural  

無痛分娩


懷孕到中間大概四五個月的時候,圍繞在我身邊的話題不外乎變成我要不要使用Epidural(無痛分娩),然後談話自然而然地延伸成大家生產的恐怖經驗,偶爾也有一兩個意料之外輕而易舉像一塊蛋糕般的生產故事。

我們分行的媽媽超多。

所有的媽媽,尤其是生第一胎時經歷了恐怖的無麻醉自然產然後第二胎用Epidural的媽媽們都跟我說,就想都別想直接Epidural給他用下去就對了。

保羅的同事還跟他說,她生產的時候護士太晚幫她打Epidural,結果沒用。她生出寶寶之後,滿腦子想的不是寶寶有多可愛,而是要怎麼幹掉這名護士。

既然眾口一詞,我也就懶得想太多,一直到懷孕七個月左右都蠻心意堅決地站在Epidural那一派。

直到三十二週我們開始在醫院上準備生產的媽媽教室後,情勢突然急轉直下。

讓我開始對Epidural生二心的原因有幾個:

(1)由於產道的彎曲形狀,最糟糕的生產姿勢就是仰躺在床上,因為寶寶必須抵抗重力往上爬出來,而且媽媽的坐骨容易成為寶寶攀爬的阻礙。而最容易的生產姿勢則是站立、雙膝著床,或是蹲著生。但是一用了Epidural下半身麻醉之後,通常產婦連站都站不起來,下半身無法施力,便被迫只能用仰躺的姿勢來生產。

(2)加速生產的最好辦法就是到處走動。可是用了Epidural之後,到處趴趴走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3)由於Epidural麻醉後,下半身無法施力,就沒辦法感覺自己在用力push。加上下半身麻醉,所以感覺不到陣痛,也沒辦法感覺到寶寶的動作,所以只能靠醫生護士的觀察來判斷是不是該用力了。因為如此,統計上使用Epidural的產婦的生產過程比無麻醉產婦平均多兩個小時。有時候護士太早下Epidural,導致用力push太久寶寶還是出不來,寶寶壓力越來越大,最後就被逼著要剖腹產了。

 美國無痛分娩盛行,聽說好像超過百分之七十幾的自然產孕婦都是無痛分娩來著的。

可是聽到老師這麼來分析一下,就覺得Epidural似乎不是個好主意,尤其是聽到使用Epidural的產婦最後變成剖腹產的機率較高,而第一胎剖腹後,第二胎為了安全起見就通常也必須要剖腹,也未免太慘了吧,我不要我不要。

開始對Epidural心生二意、想說也許無麻醉自然產比較好之後,我突然變得非常焦慮。

本來七個月來都覺得反正應該是無痛的、根本就沒有花太多心思去想的事情,突然變成一個只剩下兩個多月不到、無可避免的恐怖地獄


催眠生產法


在媽媽教室裡面,除了分析不同的分娩姿勢、麻醉方法,以及寶寶如何鑽出來的過程之外,當然也要教(聽說一點用都沒有的)拉梅茲呼吸法。另外老師還稍稍提到神奇的催眠生產法(HypnoBirthing)。

催眠生產法,不是請個催眠師來幫妳生啦。是要靠媽媽的心靈力量來自我催眠,在分娩過程中達到最深最深的放鬆境界,靠著呼吸與放鬆技巧來大大地加速生產過程、並且把疼痛感減到最低點。

決定要使用催眠生產法的產婦們,經由長時間每天反覆的練習,以及一系列的課程讓孕婦在產前做好正向積極的心理建設,一點擔心害怕都沒有,而且在生產過程中說放鬆就能夠放鬆,避免腎上腺素分泌,讓自己釋放出Endorphin(安多芬),也就是身體自己產生的嗎啡,因此而感受不到疼痛。極度放鬆下的產婦的肌肉一點都不緊繃,所以子宮頸口很輕易快速地就打開了,因此而加速生產過程。

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上面這個YouTube片段是新聞有關HypnoBirthing的報導。沒興趣看全部的人,也要看一下從1:46開始的那位產婦就這樣微笑著把寶寶擠出來的樣子,真的是太誇張了。

我的產前瑜珈老師也有在教HypnoBirthing的團體課程,偶爾會聽到她提起一些HypnoBirthing的撇步,不過因為她沒生過小孩,所以我一直都是隨便聽聽就算了。

後來發現我一個日籍的瑜珈同學私下請了一個傳授一對一HypnoBirthing課程的doula(陪產婦)。

所謂的doula也就是美國越來越流行的生產教練或生產夥伴(Labor Coach/Labor Companion),也就是產婦的專業啦啦隊。

doula並非醫療人員,在陪伴生產的過程中負責提供產婦心靈上的支持與鼓勵,並利用各人不同的專長(針灸、按摩、催眠、呼吸提示、調整姿勢之類)來幫產婦減輕疼痛、正面思考,並且在一旁鼓勵指導手足無措又緊張的準爸爸們。統計顯示有doula陪伴的產婦的平均分娩時間較短,剖腹率也低了許多。

身為一名doula又是HypnoBirthing講師,聽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我也要我也要!

於是在三十四週時,我跟我同學要了她的HypnoBirthing doula依莎貝爾的連絡方法,又上網google了另外一名在我們家附近的HypnoBirthing doula蘿拉(使用催眠生產法的doula人選真的不多)。我打電話分別跟她們兩位預約了面試時間。

依莎貝爾是個很年輕的黑人小姐,據說她三年前使用催眠生產法生出自己的女兒,一點都不痛,而且一個小時就生出來了。從此對催眠生產充滿熱忱,乾脆報名成為一個講師。她教導HypnoBirthing的經驗豐富,可是她現在還是個doula實習生(當doula是要上學拿執照的),所以總共只有三次陪產的經驗。

她的費用也因此比較便宜,HypnoBirthing的課程收費USD$550,加上doula陪產服務的話就一共USD$750。

蘿拉是個成熟一點的墨西哥媽媽。她當HypnoBirthing doula的經驗比依莎貝爾豐富很多,總共陪產超過四十次。不過她坦白地說催眠生產法不保證一定有效,像她自己生兒子的時候使用催眠生產法,結果還是生了三十八小時(!!)。她說催眠生產法倒是很有效地幫她管理疼痛,才不致於生到發瘋的境界,不然普通人早就被送上剖腹檯了。

因為她經驗比較豐富,收費也比較貴,課程加上陪產服務總共USD$1,000。

我們對於依莎貝爾的缺乏經驗相當遲疑,可是對於蘿拉又稱不上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加上費用不算便宜,我又只剩下六個星期左右的時間來練習,心想萬一付了錢上了課,結果練習不到三個星期後就不小心地生了,發現練習時間不夠的HypnoBirthing一點用都沒有,怎麼辦?我來來去去的思考,又開始變得很焦慮,最後決定還是算了吧,千千萬萬婦女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幹嘛花錢請人陪。

new_OM_Book_Cover.jpg  

面試的時候依莎貝爾給我一本HypnoBirthing的書,書的後面附有一片放鬆暗示冥想的催眠CD,然後我的瑜珈老師又免費贊助我另一片HypnoBirthing課程用的放鬆暗示催眠CD。

於是我開始每個晚上睡前聽,配合書中教的呼吸技巧,果然很有被催眠的感覺。有時候聽著聽著就彷彿進入潛意識般,落入沈沈的黑暗之後卻又在尾聲叫妳清醒的暗示處突然莫名奇妙醒過來。

開始睡前聽這個CD之後,睡眠品質變得好很多,也不再反反覆覆地徹夜難眠了。懷孕八個月還能沈睡一整個晚上的孕婦可是很少見的呢。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做了個超級大惡夢,在夢中心跳加速,竟然自己還會在睡夢中跟自己說:只要放鬆緩慢地深呼吸,就可以降低腎上腺素,讓心跳慢回來喔。就這樣省了被嚇醒的功夫直接又沈沈睡去。

連保羅也感受到睡前放鬆催眠的威力,有時候他上床的時候我已經把整片聽完了,他還會要求我從頭播放,降子他比較好睡。

所以就這樣,我的分娩策略變成:自己練習HypnoBirthing的放鬆呼吸法,生產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真的不行的時候再考慮Epidural吧。


醫生來個當頭棒喝


我的私人健保種類是不能讓我們自己選醫生的。有什麼病痛都要先去家庭醫生那兒,再由家庭醫生把我們送到他指定的、保險公司核准的專科醫生那兒去。所以遇不遇得到好醫生真的要看運氣。

我四年前被送到現在的婦產科醫生那兒做子宮頸深層檢查,發現醫生竟然是台灣人,有點年紀,感覺很精明厲害的樣子。

四年不見,懷孕後又再度被送到同樣的婦產科醫生那兒做產檢。醫生在St. Bernardine醫院裡開他自己的婦產科診所,到時候也會由他在醫院裡幫我接生。

七個月來每次產檢的時候,醫生都惜字如金。大概是因為寶寶看來極度健康、整天動來動去、心跳大聲又強壯,我的體重控制(跟美國孕婦比)相當良好,加上我有看書所以通常都沒什麼想問的問題,醫生跟我根本就沒什麼好聊的。所以我跟保羅一直都有些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個厲害的醫生。

直到最近我跟我的一個大客戶聊天。

我的客戶剛好是同家醫院的小兒科醫生,小兒科醫生必須在寶寶出生後馬上衝到醫院替寶寶做健康檢查,所以與婦產科醫生是工作夥伴。客戶熟識我的婦產科醫生,還說我的醫生是全醫院最厲害、第一名給他拍拍手的婦產醫生,我相當幸運。

上星期五我們去做產前檢查,保羅跟醫生提起我想要無麻醉自然產的心意。

醫生遲疑了一下,然後帶著一抹奇怪的微笑說:妳相當勇敢。

接著他說,我們可能在外面聽到很多關於呼吸放鬆、冥想之類的無痛生產的方法,"It's all bogus."(全都是假的)

他說,真相是每個產婦對於疼痛的接受度不一,每個人的子宮與髖骨骨盆構造也不同,所以有些產婦很幸運地能夠有效管理分娩疼痛,不致於失去自我控制。

他說在他三十多年的接生經驗裡,總共接生了超過一萬名寶寶(!!)。他偶爾會見到幾個天賦異稟的lucky產婦,可是絕大部份決定不用Epidural的產婦,到最後都痛到幾乎瘋狂、失去理智的境界,不顧一切慌亂地動來動去或是鬼叫或是亂用力,根本沒辦法冷靜地聽他的指示來好好生產,最後增加了陰部撕裂的危險,或是導致寶寶沒辦法順利鑽出來。

他還說那些提倡無麻醉生產的人,坐在家裡寫寫文章、開開論壇,也許很幸運地經歷了一兩次不太痛的生產過程,就以為大家都可以這麼做。那些人眼中所見的產婦世界,與每天身處前線的醫生護士們完全不一樣。

我們解釋了想避免Epidural的原因,是因為聽說統計上使用Epidural的平均分娩時間較長,而且最後被迫剖腹產的機率較高。

醫生說,『那是如果妳遇到爛醫生或是爛醫院才會這個樣子。』(太屌了吧)

他說,經驗不夠的醫生或護士沒辦法準確判斷產婦何時需要開始用力,給予錯誤的指示,才導致較長的分娩過程,最後怎麼生都生不出來只好剖腹。很多醫生害怕生產過程有什麼萬一會被告,所以一發現這個產婦可能蠻難生的就很輕易地把產婦送上開刀檯。

而在他自己接生過的萬名產婦群中,不使用Epidural的反而剖腹率較高,同樣是因為過度慌亂失去理智而無法follow instructions的關係。

他還自豪地說,他是全醫院剖腹率最低的婦產醫生。全美國剖腹產率大約38%,而他自己接生的剖腹產率才不過15%。十幾年前他的剖腹產率曾經一度低到5%左右,可是因為全國剖腹產率越來越高,他收到越來越多第一胎已經剖腹過的孕婦,由於安全考慮被迫第二胎也必須要剖腹,害他的剖腹產率很無辜地被拉高。

我們又問,使用Epidural之後就不能到處走動來幫助生產了,怎麼辦?

醫生說,只要一被送進產房,就會被戴上胎兒心電偵測器與點滴,所以本來就不能到處走啊。如果不想戴心電偵測器的話,就要每五分鐘回來聽一下胎兒的心跳,所以走也走不遠。最好的辦法是要等到適宜的時機才進醫院,所以要好好地算陣痛間隔,不要太早把自己送上門。

醫生最後意語深長地說:『好好想想,去牙醫那兒拔牙都不可能不下麻醉藥,而拔牙不過是兩分鐘的小事情罷了。第一胎的分娩平均時間是十六小時,十六小時耶!如果已經是第二胎或第三胎有經驗的產婦自願要使用無麻醉,我會比較有信心,至少產婦自己知道該怎麼生、會有多痛。可是第一胎勇敢地不想要麻醉的產婦總是很令我擔憂。』

他建議我還是簽一下Epidural同意書,他會讓我撐到最後如果真的覺得ok的話,就不要用Epidural。

『可是妳如果痛到慌亂地無法靜靜坐好,就沒辦法打Epidural麻醉了喔。』


就這樣,我這尋覓生產王道的旅程好像又回到了原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opo
  • 妳的生產王道尋覓史還真是曲折離奇呀! haha! 身為兩個小孩的媽我是同意醫生說的啦~~!! 不過我相信不管做了什麼樣的選擇,妳以後都會為自己感到驕傲的!~~
  • Hannie
  • 美國人真的很愛用麻醉藥......不過反正我也很難想像所以....學姊生完再來分享好了=P
  • 老爸
  • 有關EPIDURAL的實際經驗,妳不妨請教一下妳老媽,她是這樣生下妳和弟弟的.
    如果是醫院裡的第一名醫師,醫院規模又夠大,大致應可放心接受這種分娩方法.因為這種無痛分娩的最大風險是麻醉技術.
    還有,分娩的快或慢,跟產婦的身體結構及心理狀態關係比較大,跟用什麼方法基本上應該沒有關係啦.
  • shirleytsai
  • 我當初也是有用無痛分娩,心得是.....
    「借錢也要打啊」
  • 一點都沒錯!!(而且美國健保全數給付,還想什麼!)

    布魯奇 於 2011/10/12 03:05 回覆

  • GLI
  • 我現在產後4個月,還時不時有明顯的腰痛,而且就是epidural的位置。因爲我月子做得很仔細,平時也很照顧自己,所以我蠻懷疑腰痛是epidural的結果,儘管我的醫生否認這點。我的幾個朋友也有相同的經歷,網上也有討論epidural導致腰痛的討論。如果我當時知道有這個風險,或許會選擇再堅持一下不用epidural,但當時醫院所有的人都是非常肯定地告訴我沒有任何副作用。對於每天坐辦公室很久的人來説,腰痛是非常糟糕的事情,而且聼朋友說會持續非常久。我說的不一定對,只是談個人感受,給大家一個參考。
  • Epidural的確不會導致腰痛啊。我產後的腰也痛了很久很久,一直痛到小孩會走了之後才不痛。因為懷孕重量與姿勢造成的脊椎壓力,加上產後抱小孩與餵奶(一直坐著加上被小孩壓着),腰痛是很正常的。而且小孩越來越重,腰也會越來越痛喔。我最近因為北鼻麥長臼齒半夜哭一直要我站著抱抱搖搖,所以腰也痛到直不起來。很多沒打epidural的媽媽腰也一樣在痛。epidural是無辜的,只是剛好打在腰痛的地方而已~

    布魯奇 於 2014/06/04 05:33 回覆

  • 璦格
  • Epidural的確不會腰痛。
    我有減痛分娩,產後腰痛也很久,但正確來說,是全身都痛很久。
    直到兒子會翻身自己活動後,我親餵變輕鬆時,腰痛就不藥而癒了。

    回頭看生產過程,協助我的醫師與護士都非常老練,如果不是他們,我覺得我生不出來。
  • Miss Monkey
  • 在美國生第一胎真的都會建議打無痛分娩嗎....我生了三個小孩全都是自然產。我應該是運氣好的那一個,生頭一胎沒經驗,可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啥都不懂就去生了。沒練過拉梅茲,也沒四處打聽各式生產方法,還好我清晨六點去醫院報到,當天下午一點就生了。每個人的痛覺神經感受痛的程度不一,身體構造(骨盆腔大小)也不同,我想我真的是運氣好,對疼痛感受沒那麼強烈,加上我身高不算太矮(165),屁股大,所以自然產沒問題。雖說如此,想當初生第一胎的時候在待產室等產到全開,陣痛一來也是痛到全身發抖。不知道在美國怎樣,在台灣生產我覺得產房的護士還是很重要,因為醫生不會在那邊等妳,通常是產婦要進產房了才通知醫生,醫生搞不好還在看診,要拖個一下,所以產房護士會先做一些處理。我生第二胎的時候護士拿個板凳站在我旁邊用手肘用盡她全身的重量壓我的上腹部,目的是要幫忙把胎兒擠壓出去,我覺得她壓我的痛都比我生小孩還痛,讓我印象深刻。生第三胎時沒人壓我,產房護士輕鬆的幫我按摩肚子,我就感覺到胎兒在動,後來醫生都來不及進來就生了,醫生只是來做縫合的動作。(不過當然也是因為第三胎了,生產更容易。我如果再生下去,可能到最後我人還沒飛到醫院就生好了.....)

    所以我想妳的醫生說得沒錯,好不好生都看個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