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晴天霹靂週記下集寫了整整兩個星期之久,實在是因為劇情峰迴路轉,需要時間來醖釀一下才得以水落石出,請大家見諒。

上上星期三剛受到月嫂下落不明的驚嚇,誰知道星期四又天外飛來一大雷。

三月二十一日星期四早上,保羅帶小札克去上學後,很緊張地打了一通電話給我。

保羅說在學生簽到簿裡面有一封給家長的信,通知大家嬰幼兒班有些人事變動:我們超喜歡的珊卓小姐突然離職,而祖母級的嬰幼兒班主任愛琳女士也即將在本月底退休!

這真是超~大~的晴天霹靂啊!

之前在小札克上學去一文裡有提過,小札克的班主任愛琳女士是蒙特梭利阿罵級的人物,已經教蒙特梭利嬰幼兒班教了三十幾年。

一年前小札克以嬰兒的姿態來到這個學校的時候,班上嬰幼兒人數還沒有如今這麼多,所以那時班上只有愛琳女士、珊卓小姐以及另外兩位助理老師坐鎮,而小札克很快地就與愛琳女士和珊卓小姐熟了起來,她們成為小札克在班上最鍾愛的兩個人,是小札克第二個家裡的媽媽與阿罵。

招收零到二歲的蒙特梭利嬰幼兒班算是罕見。在過去一年的時間中,小札克的班上不但逐漸額滿,身後還有一條越來越長的waiting list在排着隊。隨著嬰幼兒學生人數增加,班上也另外增加了三位我到現在都還搞不清名字的年輕助理老師們。

不過提供蒙特梭利嬰幼兒program的師資訓練課程實在不多,時間久了之後我就發現,班上只有愛琳女士是真正瞭解蒙特梭利教育法精髓的Montessorian。珊卓小姐因為跟隨愛琳女士的時間夠久,所以也蠻不賴的。而其他的年輕助理老師們則是跟著愛琳女士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主要任務是盯小孩換尿布抱嬰兒熱午餐清桌子掃地板哄睡覺等等雜事。

聽起來很遜,不過當二十幾個嬰幼兒同處一室,的確需要許多助理老師不停地做這些雜事,以確保教室的整潔與秩序。

如今珊卓小姐突然人間蒸發,愛琳女士又要在一個星期內退休,大家應該明白我跟保羅為什麼如此大驚失色了吧!

而且我完全不買帳!愛琳女士雖年近七十,我相當確定她絕對不可能想退休。不單是因為她多次跟我們說她不可能退休,兩天前她才叫我逛街時幫她多注意,如果看到一種獨特的鐵製小糖罐就幫她買下來,她要拿來做嬰兒班的蒙特梭利教材...。

就像兩天前才訂了旅遊計劃的死人不可能是自殺的,其中必定有鬼!(推理小說看太多)

跟保羅通完電話後,我實在坐立不安,感到非得做點什麼事不行。於是蓬頭垢面的孕婦大媽連澡也來不及洗頭也沒梳地就隨便套件衣服直接殺到學校去。

晴天霹靂大雷轟隆隆一串接一串,在開車到學校的路上我突然接到學校來電:小札克竟然在學校發燒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曾幾何時愚人節被提前一個星期改到今天了嗎?

我走進教室,嬰幼兒們正在吃午餐,大家忙成一片,發燒中的小札克卻在一旁蒙頭大睡。我坐到愛琳女士身邊,假裝在閒聊似地小聲問她:『妳到底要去哪啊?真的要退休嗎?』

她翻了下白眼,輕描淡寫地說:『才怪咧!』

我說:『I'm not leaving Zac here if you're not here!』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鼻酸了起來。

愛琳女士想了一下,然後很小聲地說,她在教室裡不能跟我講話,不然會惹上麻煩。不過十二點半她會開車到對街的停車場那兒吃午飯,她說我可以偷偷去那邊等她。

(本篇根本是偵探劇來著)

我坐在教室角落消耗時間,假裝在等小札克起床。吃完飯的嬰幼兒們一個個地被拉去睡午覺。空蕩蕩的教室感覺這麼熟悉,卻又好陌生,不知道失去愛琳女士與珊卓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是退休

 

整班二十幾個嬰幼兒終於全部睡著了,十二點半愛琳女士離開教室後,我們偷偷在對街的停車場會面。

愛琳女士說有些職員也會開車來這裡吃午餐休息一下,她不能讓別人看到我們在私會,所以很快地塞給我一張教職員電話表,叫我打電話給珊卓小姐詢問事情來龍去脈。

我問她到底要去哪裡?她說她和珊卓可能會去附近新開的聖瑪麗蒙特梭利學園應徵。(有被我猜到耶) 

我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說她和珊卓兩人同時被解僱,不過校長要求她假裝在月底退休,用剩下的時間撫慰家長們要大家安心,說嬰幼兒班就算沒有她也可以正常運作。

我問為什麼被解僱?

『They said I beat up the kids!』(他們說我打小孩)

!!!?? 

離開停車場之後,我馬上打電話給珊卓小姐。 

珊卓說從昨晚開始就一直有家長打電話給她。她說愛琳女士莫名其妙被迫退休,她坦言保護愛琳女士的清白,所以也當場被解雇了。她昨晚與其他兩位老師一起去參觀了附近新開的聖瑪麗蒙特梭利學園,學校感覺極優,所以她與愛琳大概會去那兒投履歷表。

這時候保羅接到小札克發燒的消息,也趕到學校這兒了。

根據我的推理,珊卓與愛琳女士都是有話直說不吐不快的爽直人,有時候還會不小心跟我抱怨學校的政策內幕(就是這樣我才這麼喜歡她們,透明度很高,我從來都沒有被蒙在鼓裡或是被唬爛的感覺)。現任校長茱莉是去年初剛去世的前任校長的女兒,愛琳女士又是前任校長的三十年舊友,所以我猜測她們一定是有什麼意見不合的內幕,才被茱莉當成眼中釘似地一抓到好機會就被趕走。

小札克這時仍然在蒙頭大睡。我跟保羅決定當場殺去那家傳說中新開的聖瑪麗蒙特梭利探探究竟。

 

新學校

 

這家聖瑪麗蒙特梭利學校地理位置極優,環境很好。學校離我們家不遠,開車五分鐘就到了。開往學校的道路是我在全Rancho Cucamonga市裡最最鍾愛的一條林蔭大道,沿路老樹參天,學校雖然離車水馬龍的大購物城與超市很近,可是一開進這條林蔭大道就彷彿被帶入另一個與世無爭的桃花源般。

學校坐落在林蔭大道另一頭的高級住宅區裡面,背鄰一個大綠地公園,旁邊還有讓馬走的『馬路』。

(Rancho Cucamonga市北邊許多豪宅主人都有養馬,所以有些社區在人行道旁還設了讓騎馬人專用的『馬行道』。) 

IMG_7144  

(上圖:通往新學校的林蔭大道。)

IMG_7326  

(上圖:學校外圍的白色柵欄隔出給騎馬人走的『馬行道』。)

Screen Shot 2013-04-01 at 5.35.20 PM  

(上圖:學校全新的遊樂設施。照片遠方可以看到學校後面背鄰一個綠地大公園。)

 

這所新學校真的很新,根本就還沒開張,連執照都還沒拿到呢。

大門深鎖,我們碰運氣地亂敲門,結果一個在整理打掃的年輕人跑出來開門。校長的老公也正好在這兒辦事,校長此時人在國外,她老公很爽快地帶我們參觀這所新學校。

他說他老婆妮爾是兒童心理學家出身,十八年前拿了蒙特梭利的學位證照後在幾個幼兒教育機構工作了幾年。多年下來她深感許多蒙特梭利學園實在是有名無實,於是七年前妮爾充滿熱忱地在自家開了一個小規模的蒙特梭利學園。後來因為做得太成功了,光靠口耳相傳的好口碑,等待報名上她家program的註冊waiting list竟然排到兩年之久,於是在許多家長的慫恿鼓勵之下,妮爾與老公終於鼓起勇氣邁出人生的一大步,決定開設一家正式規模的蒙特梭利學校。

他們找到的這個地點本來是一所破爛的La Petite(另一家比較低等級一點的連鎖托兒所),所有的設備都老舊不堪,而他們夫妻倆又有著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完美主義個性,所以花了五個月的時間把整個學校大筆翻修,連天花板都拆了,廚房、廁所、地板、牆壁、從中央空調到灑水器到遊樂設施,全部換新。連大門口都安裝了最新的指紋辨識加密碼鎖,讓家長們放心。

這個老公顯然是監工的人,所以一邊參觀一邊語帶驕傲地跟我們細數所有翻新的工程細節,很對上保羅的胃口。

我卻相當難買帳。我從來就不覺得最新最好的設備有什麼重要的(我家的電視都已經快滿十歲了,桌上型電腦也是七歲的古董),尤其是教育這種事情,軟體比硬體來得重要太多了,按照瑪麗亞蒙特梭利博士的設計,蒙特梭利的教室不管在哪個學校都長得大同小異,教材也都一模一樣,只要有個正統蒙特梭利訓練出來的充滿熱忱的好老師,就算要把小札克送去森林裡破爛的小木屋上學我也不在乎。

我心中亂糟糟地,對於愛琳女士與珊卓小姐的離職消息仍然相當傷心。我們與校長的老公大概聊了一下愛琳女士與珊卓的情況,很坦白地跟他說我們會考慮換學校完全是因為她們要離職的關係,並且大力推薦了愛琳女士與珊卓一番。

校長的老公說珊卓的確有來參觀學校,他們也還在面試新職員,不過他們對於員工的面試篩選過程相當嚴謹,所以也不能夠跟我們保證什麼。

從他的口氣聽起來,珊卓還有一絲希望,不過愛琳女士年紀實在是太大了,加上他們的嬰幼兒班已經請了位相當不錯的主任老師,所以僱用愛琳的機會實在渺茫。

 

新的主任老師

 

正統蒙特梭利師資訓練與AMI或AMS證照頒發的program實在不多。

最最正統的瑪麗亞蒙特梭利博士早年創辦的Association Montessori Internationale(AMI)的師資訓練program在全美國只有二十六個點,整個加州只有三個教育機構有提供AMI訓練與證照。

另外一個具有權威性的蒙特梭利流派American Montessori Society(AMS)的師資訓練program比較多一些,在加州有十二個點,可是提供真正嬰幼兒班訓練的點卻又更少了。

當一位嬰幼兒班的老師,換尿布與餵奶在每天工作上佔極大的比例,所以很辛苦地完成蒙特梭利師資訓練的老師們,可能都只想去教Primary班(兩歲到六歲)或是小學班吧。大部分的蒙特梭利學校最低入學年齡通常是兩歲或者一歲半,開設嬰幼兒班的學校罕見,所以師資也極為難找。

也因此,所有蒙特梭利學校的嬰幼兒班都只有一位主任老師是真正蒙特梭利出身,其他的助理老師們常常是隨便請的雜務保姆助手。就是因為這樣,愛琳女士與珊卓的離去才讓我們覺得如此心驚膽跳。

星期四參觀新學校的時候,我們約好了星期五下午要去與他們的嬰幼兒班主任老師面談。

小札克星期四整晚高燒不退又不停地腹瀉,我們星期五一大早跑去看小兒科醫生,確認耳朵沒有發炎也不是肺炎之後,醫生斷定是最近新的一波流行性感冒,就被送回家聽令每十五分鐘餵他喝15ml的水。下午在去新學校面談前小札克竟然奇蹟式地退燒了,一下子精神好了起來,突然從病懨懨的模樣脫胎換骨成活蹦亂跳的好動兒,也未免太配合了吧!

新的主任老師叫做Adrianna,比愛琳女士年輕太多了,讓我一開始有點不適應的感覺。

習慣了老阿罵的作風,一下子要接受新潮的年輕老師,實在不容易啊。

Adrianna是AMS訓練出來的蒙特梭利嬰幼兒師資,之前在Fullerton一家相當有名的蒙特梭利學園當嬰幼兒班的主任老師當了四五年,經驗背景聽起來還不錯,人看起來也很溫柔。

新學校的嬰幼兒班只有十二個名額,雖然學校還未開張,連執照都還沒拿到,我們星期五與Adrianna會面的時候卻已經只剩下兩個名額了。

保羅很喜歡新學校的清幽環境,跟位於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旁而且附近還有加油站的舊學校相比,這個處在桃花源中還偶有閒人在一旁溜馬的新學校地點的確強上許多。

全新的教室設備與教材,嚴謹的師資篩選,都是吸引人的地方。

不過對我而言最重要的還是有位AMS訓練出身的主任老師坐鎮,加上新學校的嬰幼兒班最多只收十二名學生,比舊學校的二十四個名額少上許多。學生數少,教室中混亂的狀況應該也比較少,小朋友生病的機率也較低。

校長的老公說妮爾的目標是把嬰幼兒班的ratio降到3:1,也就是每三個小孩就有一個老師(正常是4:1),小朋友也會因此受到比較多的注意與照顧、得到一對一教學的機會也多上許多。

小札克在不到五個月內就應該會升級到Primary班了,嬰幼兒班的品質對他而言其實不太重要。只是過去一年來我們在他身上看到蒙特梭利經驗如何引導出讓人驚嘆的、充滿快樂與自信的學習成長發展,對於即將來臨的寶寶二號,我們也必須給予他同樣的機會。

想到寶寶二號與愛琳女士無緣就讓我相當傷心,所以找到好品質的嬰幼兒班就更為重要了。

就這樣,我跟保羅當場決定替小札克報名註冊新學校。小札克會與愛琳女士同進退,在舊學校待到三月底,四月一日就是小札克的轉學日了!

 

媽媽八卦論壇之水落石出

 

從星期四得知愛琳女士退休與珊卓離去的消息,我著實消沈了四五天之久。

一整年來蒙特梭利學園簡直是小札克的第二個家,小札克在這個教室裡學會自己餵自己吃飯、學會自己洗手、丟垃圾、推椅子、擦桌子,也在這些小動作中培養出自立生活的自信,從自信中得到快樂。

每天早上帶小札克去上學,一走進教室他就頭也不回地衝去教材櫃上選組教材拿塊桌墊後馬上坐下來開工,根本就不想理我。一想到小札克即將離開這個他如此熟悉舒服自在的環境,就讓我心痛。

愛琳女士對我們而言如家人一般,我知道她很窮(也是她無法退休的關係),而且根本就閒不下來,終身工作的老人常常在驟然退休後失去生活重心就馬上病倒,所以她何去何從也讓我相當擔心。更重要的是,想到小札克再也看不到愛琳女士與珊卓小姐,我就快哭了。

這難過惆悵的程度,連我自己都被嚇到了。過去從任何學校畢業或者公司離職,我從來都沒有這麼難過過。就連當初離開台灣,或者回鄉度假後要回美國,我也未曾如此惆悵。

看到這裡,很多讀者應該覺得我根本就是個有偏執狂的神經病,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沒錯,我也一度懷疑根本是我的懷孕賀爾蒙在作祟,一歲半的小孩轉個托兒所有這麼大不了的嗎?竟然可以讓我憂鬱五天之久,徹夜難眠。

直到小札克的嬰幼班同學馬修的媽媽在臉書上傳簡訊給我,我才發現我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馬修比小札克大兩個月,是從小札克入學時就已經在班上的原班人馬。馬修的哥哥也是愛琳女士一手帶大的,如今已經上小學去了。

馬修的媽媽說她得知消息時feel torn and heartbroken(如同被撕裂般的心碎),星期四她帶馬修去上學時她竟然淚灑教室,哭得無法收拾。

愛琳女士與珊卓同樣也是馬修在班上最愛的兩個老師,她同樣地覺得其他的助手老師未受過蒙特梭利訓練,也相當擔心在愛琳女士離去後這個嬰幼兒班將會變成什麼混亂樣子。她說她與另外幾位同樣傷心的家長已經與校長茱莉開過幾次會討論過這些問題了。

這就是蒙特梭利學校的魔力吧!小小的學校裡,家長、小朋友與老師們如同一個大家庭般地一起成長,分離就像是與摯愛的親友永別般的不捨。

馬修的媽媽說他們星期天剛好在教堂巧遇愛琳女士,於是邀請她一起去吃飯,順便把事情問個清楚。

愛琳女士說班上一個新請來的年輕助理似乎是茱莉派來監視大家的報馬仔,她跑去跟茱莉說愛琳女士在哄小孩午睡時拍屁股拍得太用力而且很大聲,根本像是在打小孩。

(我有現場看過愛琳女士哄小孩午睡的實況,其實是像小孩咳嗽時拍背似的紮實拍拍,我回家之後自己在小札克身上試過,他超愛的......)

同時間茱莉宣稱有家長抱怨愛琳女士與珊卓有時候會抓著小孩的手臂拉著走。

(要一歲多的小孩乖乖跟著你走,不抓手臂難道要抓頭嗎?)

就靠著這兩點,校長茱莉硬逼著愛琳女士退休,珊卓也在當天被解雇了。

從整件事情發生的過程可以看出校長茱莉一定已經想逼退愛琳女士很久了,這次終於被她抓到好機會,所以才會在下屆主任老師都還沒著落的情況下就倉促做出這麼大的決定。

馬修的媽媽說那位報馬仔小姐在嬰幼兒班上監視着,搞得其他的助理老師們什麼都不敢言不敢做,簡直像是白色恐怖。

不過馬修的哥哥之前在茱莉當主任老師的Primary班上了四年,她說茱莉真的是相當厲害、首屈一指的AMI出身的蒙特梭利老師,她在班上領導小朋友的實況神奇到令人驚嘆,馬修的哥哥從茱莉班上畢業後入蒙特梭利小學,接著在二年級時轉學到傳統的私立小學,科科都輕而易舉地得A+,所以她實在很難割捨,不確定是否要讓馬修在混亂的嬰幼兒班等著升去茱莉的Primary班。

 

說掰掰

 

三月二十五日星期一,我們正式通知學校這星期是小札克在這兒最後的一個星期。

我們與行政小姐表達對於愛琳女士及珊卓驟然被解僱的不滿,行政小姐說很多家長也表達了同樣的意見,不過要相信茱莉的決策都是在替小朋友與學校整體作最大著想。她說愛琳女士年近七十,行動不便也無法輕鬆地抱小孩,如果有什麼緊急事件發生,她們擔心愛琳女士無法急速對應。

對於珊卓,行政小姐只能夠含糊地說茱莉之前要求她做一些教學上的改變,遲遲不見動作,所以只好解僱她。

我提出嬰幼兒班上沒有蒙特梭利訓練出身的主任老師的疑慮,行政小姐說茱莉正在很努力地聯繫各個蒙特梭利師資訓練機構,務必在短期內會找到合格的師資。

他們嬰幼兒班也有在排隊等報名的waiting list,所以我們一給轉學通知就真的再也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星期二,新學校聖瑪麗蒙特梭利學園終於正式拿到所有的營業執照,決定在下週一四月一日隆重開幕。這時間點也未免接的太好了吧?

說掰掰之後的每一天,我跟保羅都不停地在互問我們作出的決定真的是對的嗎?

同一週,我們得知另外一個小札克的老同學溫司頓也將在三月底離開嬰幼兒班,無人知曉他要轉學到哪兒去。溫司頓的姊姊同樣是愛琳女士教出來的,所以他的家長與愛琳女士也認識很久了。

馬修的媽媽與校長茱莉再次會面,務必要從茱莉口中得到令人滿意的答案。

校長茱莉給她的說法與之前行政小姐跟我們說的類似,基本上愛琳女士太老,所以彈性很低,她曾經要求愛琳女士對於嬰幼兒班做出一些結構性的改變,卻遲遲未見動靜。另外茱莉說她多次要求珊卓小姐嚴格遵從蒙特梭利式的教學法,可是她卻常常違反規定,所以茱莉覺得也該是讓她走的時候了。

茱莉說她最近花很多時間待在嬰幼兒班上訓練其他的助理老師們,確保在她找到新的主任老師前這些老師們仍然能夠以正確的蒙特梭利教學法帶領小朋友們。

三月二十九日星期五是小札克在舊學校的最後一天,也是他們進行復活節找彩蛋的活動日。這天同樣是愛琳女士在學校任職的最後一天,我帶了盆花與卡片,特別蹺班到學校陪小札克找彩蛋,也好陪陪愛琳女士。

IMG_7160  

IMG_7176  

我親眼目睹了愛琳女士最後一次幫小札克盪鞦韆,嗚嗚嗚。

IMG_7202  

IMG_7189  

同一天下午,我們終於得以與新學校的校長妮爾會面。

妮爾給人的感覺相當好。我們稍稍聊了一下她的教育背景、對新學校的願景,以及她對蒙特梭利教育法的熱忱,妮爾給我們的答案都相當務實誠懇,著實像是替我們打了劑定心針般。

妮爾的目標是以兒童心理學家的身份去深入了解她學校裡的每個學生,同時以director的身份給予所有老師需要的支援輔助。她說她相當重視家長的意見,之後會成立一個由十二名學生家長組成的家長協商會,每個月開會對學校提出有效建議。她說她看得出我們相當關心學校狀況,也似乎很了解蒙特梭利的內涵,所以誠摯邀請我成為家長協商會的一員。

妮爾本身是正統蒙特梭利AMI訓練出身的。而且更厲害的是,十八年前在斯里蘭卡AMI訓練她的七十多歲的老師,竟然是曾經跟著瑪麗亞蒙特梭利博士訓練的直屬弟子。所以從她的啓蒙師父那兒,她常常可以聽到相當珍貴的、直接從瑪麗亞蒙特梭利博士那兒來的想法與理論解說。

(所以妮爾是瑪麗亞蒙特梭利博士的徒孫來著,真是太屌了!)

她說由於斯里蘭卡有幾種不同的官方語言,在斯里蘭卡的蒙特梭利學校都是英語與僧伽羅語雙語教學,有的學校甚至是三語教學。由於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她對於不同民族文化的多樣化教學相當重視。我們順便聊了一下小札克的三語環境(中文、西班牙文與英文),她說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可以從生活環境中學到十種語言都不會混淆,大大地鼓勵了我們一番,也教了我們一些建造三語環境的技巧。

同一時刻,小札克已經在新學校裡面開心地跑得不見人影。妮爾笑着說,小札克一看就是安全感充足、適應力極高的小孩,一定不會有問題的啦。

 

開學週

 

小札克已經在新學校上滿一整個星期了。

四月一日星期一學校開張大吉。上新學校去的小札克可是鎮定的很,走進新教室二話不說地拿了組教材就自己坐下來玩了起來。 

走進學校不到十分鐘,我突然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是我們之前竟然都沒有想到的問題:大家知道二三十個四歲不到的小孩子同一天開始新學校的生活是多麼恐怖驚悚的事情嗎?

嬰幼兒班與兩間Primary班的教室整日淒慘嚎哭聲不斷,所有的教職員包括校長妮爾與她老公整天在幾個教室間來回安撫起肖的小朋友們。

過去整個星期,我們只顧著擔心幫小札克轉學是否為正確的決定,完全沒想到全新的學校會有很多從來沒上過學的小朋友,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問題更大。

IMG_7301

(上圖:小札克第一天上新學校。)

IMG_7303

(上圖:第一天一走進教室就搬了教材坐下來玩的小札克。)

IMG_7306

(上圖:新的主任老師Adrianna和小札克牽手逛大街。)

 IMG_7313  

(上圖:已經很懂蒙特梭利的教室規則,小札克用完教材之後知道要自己擺回原位,頓時成為全班的模範生。)

IMG_7312   

(上圖:經過一天的時間,小札克已經跟主任老師Adrianna熟了起來。)

頭三天學校真是混亂到不行,處處傳來驚悚的嚎哭聲,我跟保羅陷入焦慮中,每天都不停互問我們是不是做了錯誤的選擇。

還好每天接送小札克,校長妮爾都很誠懇地花時間解答我們的疑慮,是我們每天都要打上一劑的妮爾定心針。

妮爾說這種混亂是很自然的短暫現象,學校第一週的任務本來就是讓老師們熟悉每個小朋友的個性與喜好,並且讓小朋友們熟悉學校的新環境與新作息。

妮爾的彈性很大,她每天不停地觀察教室情況,做出微調。像第一天她發現Primary班的兩歲小孩過多,造成不協調的混齡狀態(蒙特梭利的混齡Primary班最好的狀況是有一樣比例的二到六歲的小朋友,如此才能建造一個協調的混齡小社群),可能會降低蒙特梭利教學的效率,於是她與幾個教職員徹夜整理出另一間教室,成為專門為兩到三歲小朋友開設的過渡班。

另外在與家長商討後,她也把嬰幼兒班的幾個滿兩歲的小朋友轉到過渡班,如此嬰幼兒班的小孩也可以受到更多的照顧。

經過五天的歷練,星期五的新學校安靜異常,大家突然都很有默契地不哭了。連嬰幼兒班上狀況最糟、從早哭到晚的一歲半的小朋友安德魯竟然也很快樂地跟小札克玩在一起。

小札克的嬰幼兒班在經過妮爾的調整之後,只剩下六個小孩:兩個一歲不到的嬰兒與四個跟小札克年齡類似的學步兒。

班上隨時都至少有兩個老師,妮爾也常常在教室出沒,我注意到小札克的確受到較多的貼心照顧與一對一教學。

星期五我們去接小札克的時候,其中一位助理老師跟我們說小札克真的好厲害,所有的教材他都運用自如,也知道要把椅子推回去、教材放回原位、垃圾丟到垃圾桶。其他的小朋友每次都盯著小札克賣弄教材,覺得他實在太酷了,儼然成為班上的模範生。小札克也因此爽得不得了,在班上扮演大哥的角色,不但與小嬰兒玩成一片,有時候還會挺身保護小嬰兒的安全。

我們就曾經目睹小札克在新教室裡與九個月大的嬰兒依恩開心地『競爬』。新的嬰幼班竟然激發出小札克當哥哥的潛能,真是意想不到的好處啊。

IMG_7349  

(上圖:小札克是班上使用教材的模範生。)

IMG_7348  

(上圖:用完教材後一定要乖乖放回原位喔。)

 

愛琳女士與珊卓小姐的下落

 

我們從校長妮爾那邊得知珊卓小姐的確有來新學校應徵。

聽說珊卓在第一道面試表現相當良好,希望很大。可是第二道面試時她被問到離開上任僱主的原因,無法提供圓滿的答案,妮爾與她老公都覺得珊卓有所隱瞞,不夠誠實,所以一下子被僱用的機率降至渺茫。

另外聽說舊學校在校長茱莉驟然解僱愛琳女士與珊卓後,老師們士氣低落,竟然總共有五名老師來小札克的新學校應徵。

至於愛琳女士呢?我從馬修媽媽那兒得知,與小札克同時離開舊學校的溫司頓的媽媽,竟然直接僱用了愛琳女士去當溫司頓的私人保姆

真是太犀利了,我竟然沒想到這招,可惡。

昨天晚上我們請愛琳女士吃晚飯,小札克看到愛琳女士的時候好開心啊。

餐桌上的話題當然圍繞著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保羅單刀直入地問,校長茱莉到底是跟愛琳女士有什麼過節?

愛琳女士很坦承地回答,茱莉從來就不喜歡她與珊卓,所以簡單說就是個性不合。

她與珊卓都是個性熱情外放坦白、很容易跟家長建立如家人般親密關係的拉丁人個性。

(沒錯,小札克才入學半年不到的時候,愛琳女士就曾經擁抱我還跟我說『I love you』,還好我對墨西哥人的熱情已經習以為常,不然應該會被熊熊驚嚇到。)

而茱莉則是較注重得宜性與恰當性的白人個性,加上她年輕時曾經在海軍裡服務過,所以這種親和力較低的傾向又更為嚴重。雖然去年初去逝的前校長與愛琳女士是多年共事的好友,愛琳與茱莉卻只共事了三四年,並不算熟。由於個性上的差異,她們從來都無法成為朋友。

茱莉在媽媽去世後成為新校長,有她自己對於學校未來的想法與願景。茱莉曾經希望愛琳女士改變一些她在嬰幼兒班上的作風,可是愛琳女士並不贊成。

愛琳女士說她教蒙特梭利教了三十多年,多年前她任教的前任學校能夠從五名嬰幼兒擴展招收到五十幾名嬰幼兒,全部都是靠她的教學名聲。茱莉的學校嬰幼兒班也是從零開始,到現在滿額二十四個小孩加上排隊報名的waiting list,都是靠她一手打造出來的,所以她並不覺得她需要改變作風。

另外茱莉自己的Primary班不停地招收校外新生,收到兩個Primary班級完全滿額,導致愛琳女士嬰幼兒班的小朋友反而無法升級,所以一直在嬰幼兒班滯留。愛琳女士對於這點相當生氣,也成為之前愛琳女士與茱莉意見不和的爭紛之一。

關於她打小孩的事情?愛琳女士笑說她一模一樣的做法已經做了三十多年,一夕之間她與珊卓突然變成殘忍的老師,只不過是茱莉想把她們趕走的藉口吧。

她說那個星期三下午,校長茱莉把她與珊卓解僱之後,本來還不讓愛琳女士回教室收拾東西,要她直接回家。結果她到家之後就收到茱莉傳來的簡訊,要她回來上班到月底,花最後一個星期的時間跟所有家長解釋說她是自願退休,並且要大家放心。她還在餐桌上把那通簡訊秀給我跟保羅看。

(真是太誇張了,如果那個星期四早上珊卓與愛琳女士同時人間蒸發,這週記就要從『晴天霹靂週』改名為『天外飛來核彈週』了。好恐怖啊~)

不過茱莉仍然是位頂級的蒙特梭利老師吧?我和保羅說我們一直不確定轉學的決定是否正確,是否應該讓小札克在舊學校等著上茱莉的Primary班?

愛琳女士簡單地說,茱莉是很厲害的老師沒錯,可是她現在忙著處理行政事宜,都沒時間待在教室內陪學生了。

的確,我想想新學校的校長妮爾每天在三個教室間奔波都已經忙成這個樣子了,無法想像校長身兼老師一責會是什麼混亂的情況。

愛琳女士又說,而且現在兩個Primary班完全額滿,你們要小札克等到什麼時候?

說的也是。如此想來我們的決定應該是正確的,我與保羅頓時感覺安心許多。

本來這麼好的一個蒙特梭利學校突然變成這個樣子,真是讓人惋惜傷感,我只希望加與時日茱莉真的能夠實踐她對小札克舊學校的願景與想法。

愛琳女士說溫司頓的媽媽已經幫溫司頓報名一個在Claremont很有名的私立preschool的秋季班,所以希望愛琳能夠在秋季班開學前暫時當溫司頓的私人保姆。溫司頓家顯然是相當有錢的人家,他們住在Claremont大學鎮裡的豪宅,愛琳說她現在的生活相當悠閒,每天早上陪溫司頓做些蒙特梭利的教材教學,下午帶他去大學鎮上散步玩耍。不過這麼閒的日子她實在無福消受,她已經開始想念多名嬰幼兒聚集一班的混亂狀況了。

秋天過後呢?愛琳女士說她已經聯絡到一個在Claremont開了三家蒙特梭利學園的校長,他們多年前曾經經由茱莉的媽媽介紹認識,這位校長對愛琳女士相當有興趣,說她應該可以在秋天開始的新學年空出適合愛琳女士的職位。而珊卓小姐目前正在享受與家人好好相處的長假,之後如果愛琳女士到Claremont的蒙特梭利學園工作,珊卓應該也會跟隨她。

愛琳女士淡淡地說,她剛開始很生氣,不過現在對於整件事已經釋懷了,上帝關了一扇窗,一定會在哪裡開一道更明亮的門。

晚餐結束,愛琳女士對小札克唱了一首他們之前每天早上Circle Time都會唱的早安歌,然後狠狠地親了小札克一番,小札克笑得合不攏嘴。

我們相約下次要找珊卓小姐一起出來吃飯,開個遲來的歡送會。

 

文末有點感傷,來乾一杯養樂多吧!

IMG_7351  

, ,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