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三十七週之後,寶寶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會突然衝出來,所以有一點點產兆就讓我坐立不安。

越來越頻繁的假性陣痛(Braxton Hicks contraction),有時候來來去去持續一整天,讓我們緊張得要命,然後隔天又無聲無息。另外生產前的徵狀還有突然來潮的精力旺盛(burst of energy)、想整理房子的慾望(nesting instinct),以及拉肚子等等。

兩個禮拜前我開始發瘋似地整理衣櫃,從那時就一直覺得是不是要生了呢?

大概在三十七、三十八週左右寶寶開始逐漸往下掉之後,我的生活品質也急速開始每況愈下,每天起床都進入到另一個痛苦的境界,真不是開玩笑的。

這在三個禮拜前是我完全無法想像的世界!

本來是恥骨髖骨痛到不行,慢慢地變成是脖子肩膀背部腰部大腿小腿雙腳雙手無一不痛。深深地體會到什麼叫做『舉步維艱』。

接著是每晚睡覺的時候雙手腫到手指無法彎曲,也沒辦法使力,半夜翻身像企鵝一樣,還會呱呱叫。

一開始還可以藉著起身活動筋骨來消除手指水腫的問題,但是隨著每天寶寶越來越大又掉得越來越低,幾天內情況就完全失去控制,我只要躺下五分鐘內手指就會腫得跟香腸一樣,然後手臂肩膀也開始腫脹。

左邊側躺或右邊側躺都一樣。所以我已經在椅子上連睡四天了。

這三個禮拜來,在家待產沒事做又什麼都不能做,真的不是普通的無聊。肚子又大又重得要命,現在看看之前拍的以為肚子很大的照片,哼,根本就是小兒科。加上荷爾蒙的影響,什麼小事都讓我覺得煩得想爆炸,保羅講錯一句話都會讓我氣個一整天,我快被自己煩死了!

啊,真想來瓶啤酒抽根菸。

我現在深深體會到那些久病積疾老人的痛苦。看到保羅八十幾歲的教母走路蹣跚,每走幾分鐘就必須休息,坐下來後還必須把腿抬起來,保羅的教父由於關節炎,手指腫脹得像肥腸,我都心有悽悽焉。

孕期最後這兩個禮拜真正是修身養性的大考驗。

還有我的肚子大到幾乎所有孕婦裝都變成露肚裝了,只剩下兩件T-shirts跟一條褲子可以穿。本來一直撐到三十七週都一條妊娠紋都沒有的超級白淨的肚子,從三十八週起就開始發瘋似地長地圖。

結論是,三十八週出生的寶寶真是天賜給媽媽的恩惠。

這最後兩個禮拜也未免太痛苦了吧!

上上星期天(三十八週又三天)是我的生日。我有幾個朋友的生日剛好跟她們小孩同一天,從此再也沒有慶祝自己生日的權力,深深告誡我千萬不要做傻事把寶寶在生日當天生出來。加上我的醫生那個週末剛好又出外度假,所以我相當緊張,頻頻心戰喊話請寶寶千萬不要衝動啊,麻煩等到媽媽生日過完、醫生度假回來再出關。

平安無事地渡過我的生日週末後,上星期二去找醫生做子宮頸口內診。

要進入分娩過程,媽媽的子宮頸必須先軟化(ripening),然後變薄(effacing),然後擴張(dilating)。把門先打開之後,接著子宮收縮陣痛開始把寶寶推出來,退房程序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所以醫生在三十九週左右做子宮頸口內診來看看這個門到底有沒有要打開的跡象,也要檢查寶寶的頭到底掉到哪裡去了。

結果內診後發現我的生日週末根本就是白緊張一場。

不單是寶寶頭還掉得不夠低,而且我連開門第一階段的ripening都還不夠。醫生簡單地說,看起來近期內要生的機率不太大。

問題是,原來我有兩個不同的預產期。

一個是用排卵期算的自然預產期(Natural due date)七月三十一日,另一個是用超音波看寶寶大小的預產期(Ultrasound due date)八月四號。當兩個預產期這麼接近的時候,沒有人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四十週成熟日。

所以當八月四號預產期來臨的時候,我們以為是四十週,可是其實有可能已經快四十一週了。

以前舊派醫學的說法是預產期前兩週(38W)到後兩週(42W)生都沒問題。可是較新一派的醫學研究建議還是在預產期左右分娩對寶寶比較安全。所以醫生要我們下一個星期一,三十九週又四天的時候再來檢查一次,然後決定要不要來引產催生。

從上星期二到這個星期一,每天我都很努力地跟寶寶心戰喊話,趕快退房啊!

結果寶寶果然在幾天內又很努力地掉很多耶,他的頭現在根本就是躺在我大腿上嘛。

這個星期一,八月一號,我們再度回到醫生的診所。

內診完畢後醫生宣判,寶寶已經完全就位,可是我的門還是打不開!

可惡。

看來我兒子比我的子宮頸口聽話得多。

醫生接著問我們什麼時候想進醫院來開始引產手續。

保羅劈頭就說:『明天!』

(不知道他是真的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見他兒子,還是已經受不了這個荷爾蒙高漲滿腹牢騷煩到不行的老婆了。)

『明天沒問題,那你們今晚半夜就要進醫院來開始準備喔。』

等一下!

我急踩煞車,請大家冷靜一下。不顧保羅失望的神情,『可以等到星期四嗎?』

『星期四也沒問題,沒有安全上的顧慮。』

就這樣,我們決定星期三半夜進醫院開始準備引產程序,星期四早上醫生會來醫院會合開始催生。

星期四,也就是明天。

沒錯,我們今天半夜就要進醫院囉。

我選擇星期四(八月四號)是因為那天是我的超音波預產期,就算用自然預產期來算也還不到四十一週,所以應該沒問題。寶寶在過去兩天突然往下掉了這麼多,過去幾天我很努力地每天在公園散步加上猛吃鳳梨,希望從星期一到星期三晚上,奇蹟也可以發生在我的子宮頸口上,拜託拜託。

另外,保羅有一個很討人厭、愛說謊、高中都沒辦法畢業、十五歲就生了第一個小孩現在十八歲不到又懷第二胎的姪女的生日是八月三號。為了避免全家族把我兒子跟她歸於同類,還是避過八月三號好了。

很阿Q地往好處想,加州允許孕婦產前請到最多四個禮拜的待產假,加州政府的就業發展局會發放殘障津貼。雖然不是全薪,但是用他們的算式算過之後,我每個禮拜還是可以領到USD$987。

也就是說,每待產一天就是USD$141,多等兩天,就多賺了USD$282。

加州會搞到這種快要破產的地步不是沒有道理的。

很多人自以為會看肚子,之前都一口咬定我一定會早生,結果現在無法接受事實,所以這個星期我每天都接到多通親友來電問我到底生了沒。

預產期是星期四耶,大家真是太緊張。

也有很多人問我會不會緊張。

其實之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生,也分不清陣痛是真是假的時候,反而比較緊張。

現在知道反正大門不開,訂了時間要進醫院,反而不這麼緊張了。總之就抱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心態吧。

我雖然沒生過小孩,不過考美國證券執照的經驗倒是很多。最重要的認證執照考試中,除了CFP之外,大概就是六年前考的Series 7吧。

Series 7是美國證券業FINRA執照考試中最重要的一關,是進入美國證券業或投資銀行的主要必備證照,也是許多其他證照考試的入門條件。沒有這張執照的話,連跟客戶聊到股票都是違法行為。

Series 7的課本跟字典一樣厚,內容包含股票債券基金選擇權期貨以及相關法律,考試時間長達六個小時。由於沒有執照就不能入行,所以考執照的時候通常都沒有什麼證券經驗,於是念起來額外困難。

(雖然考過CFP之後就覺得Series 7根本是幼稚園入學測驗,不過當初考Series 7的時候還是相當地焦頭爛額就是了。)

當初未入行前,準備Series 7考試的時候如臨大敵,念這什麼狗屁不通的東西,頻頻覺得要拿到這張證照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幾個月來的準備就是為了成功跨越考試當天的終點線,覺得只要考過我就出運了,一切都即將海闊天空。

考試當天緊張得要命,心跳快到根本無法冷靜思考。考過之後當然是興奮驕傲了一陣子。

沒想到真正入行之後才發現,拿到這張證照只不過是挑戰的起跑點。在業界打滾逢遭挫折之後,反而開始懷念當初只需要好好念書準備考執照,彷彿是天堂般的日子。

我想,懷孕生小孩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懷孕的時候只擔心生產的那一刻,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如何成功順利地把寶寶生出來。

生出來之後就會發現真正的挑戰才正要開始。然後過一段時間,我大概就會開始懷念懷孕的日子了。

不過現在的我,真的很想念小號可愛的衣服、可以趴睡的時光、頭朝下的按摩,還有我的腳踏車。

我真的很想要趕快卸貨!

, , , ,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vicky
  • hi~你好! 先恭喜你 應該已經卸貨 玩小孩玩到不想玩了!!
    一開始我是找房子的資料 來到你的部落格
    沒想到~就看到你懷孕的文章 
    不管是買屋還是裝潢 還是懷孕 這些知識分享都讓我獲益良多
    我們也是正要買屋 裝潢 又碰到懷孕 ~呵呵
    因為我也是十一月就要卸貨啦! 我的是女生~現在八個多月 肚子好漲恥骨好痛 就算老公按摩也還是疼痛 所以能夠了解你的辛苦 希望我也可以順利卸貨!好想趕快看到我可愛的女兒啊!!
  • 恭喜!^^ 大概是nesting instinct的關係,好多人都在懷孕的時候搞搬家或裝潢。懷孕後期真的很辛苦,當初托腹帶跟孕婦專用的body pillow都幫了很大的忙,還有旅遊或在飛機上睡覺用的那種neck pillow拿來撐肚子也很有用。加油加油!!

    布魯奇 於 2011/09/21 03:31 回覆

  • fanny
  • 我也想要快卸貨,明天就是預產了,我家的妹妹也是不想退房的感覺;好累@@
  • 加油加油!!生出來後會更累,不過看到寶寶的笑容就一切都是值得的!^^

    布魯奇 於 2012/04/29 08:1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