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我們中意的房子,出價下標之後,整整一個多月完全沒消息。

在這一個多月中,我們仍然陸陸續續地到處看了超過二十棟房子。不過所有的房子不外乎是地理位置不對我的味,或是格局不對保羅的味,或是後院太大太麻煩,不然就是價錢怎麼算都不划算。

我是抱著若有緣跑不掉,無緣強求也沒好處的心態,所以根本就當沒這回事一般,日子過得相當的輕鬆。

不過房屋仲介員出身的保羅,態度就強硬多了。他一口咬定一定是對方仲介員瑞絲在拖延時間,不想一下子就把我們的出價報給銀行,想等看看有沒有其他買家拿出比較好的offer來。

 

故事背景說明


保羅的爸爸從前是開建築公司的,後來又做了一大票的房地產投資(九零年初全部賠光光)。保羅與一票兄弟從小就跟著爸爸在建築工地打混,國中高中暑假打工都是在幫忙蓋房子,從小口濡目染之下,保羅長大後變成一名對房地產業超有熱忱的青年。當初MBA畢業之後,保羅做了一兩年普通的行銷管理之類的工作,雖然錢賺得很輕鬆可是他一點都不開心。最後有一天他辭了工作,搖身一變成為一名房屋仲介員。

在2007年之前,在美國當房屋仲介員是一件超輕鬆又好賺的事情。

房仲執照考試相當簡單不說,就連大學學歷都不要求。由於房地產已經狂漲了六七年,當初所有美國人都在趕買房熱潮,所以身為一名房屋仲介,身邊一定很多親戚朋友在買賣房子,一點都不用擔心。市面上房貸超寬鬆幾乎沒什麼限制,房屋買賣交易過程通常都相當順利,加上房價高得跟什麼一樣,所以每成交一棟的仲介費也高得可怕。通常買賣雙方仲介各賺房價的3%,所以成交一棟50萬美金的房子,就是美金一萬五輕鬆入袋。而定價50萬的房子在2007年之前算是超級便宜的房子,所以通常每個房屋仲介員一年只要成交個六七棟房子,就可以輕輕鬆鬆年薪超過美金十萬。

而言之,在2007年之前,房屋仲介員多是沒大腦也沒實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卻能輕鬆地賺大錢。所以當初保羅剛開始當房仲的前兩年,身邊的同事大多是賺很多錢卻高傲又沒實力的笨蛋。

還好風水輪流轉,2007年底美國房市大跌,房貸限制緊縮,民眾開始對房地產避之唯恐不及。接著房市一跌就跌三年多,房屋成交量也一下子跌到谷底,於是這些笨蛋仲介員們很快地都一個個地消失了,能夠在市場上生存下來的多是有頭腦有經驗有實力的仲介員。一下子市場上到處都是法拍屋,風雲大變,市場上最大的賣家變成銀行老爺們,而比較厲害或有經驗的房屋仲介們,就想辦法開始跟銀行做生意。

保羅當初剛好有個契機,不知道怎麼與一家大銀行牽上線,開始幫他們賣法拍屋。雖然生意還過得去,可是房價低迷加上房貸緊縮,加上又要跟很多一點誠信都沒有的投資人或是相當龜毛的銀行周旋,生意並不好做。於是法拍屋的生意做了一年多之後,保羅跳槽到一家專門買賣建設商家辦公室以及購物城的商業建設公司去,在那兒待了兩年左右。

這整個轉業跳槽的過程中,保羅還是保有著他的房屋仲介執照。因為知道他是名個性積極又負責的工作狂,加上有許多跟銀行周旋的經驗,身邊許多親戚好友若有買屋賣屋的需要,還是會找他幫忙。保羅也因為如此常有外快可以賺。

講了這麼多,重點其實只有一句話:保羅可以賺房屋仲介費

但是由於在Short Sale的交易中銀行已經虧損很大,而買賣雙方的房仲仲介費都是由賣方支付,所以銀行若發現我家房仲亦是買家,一定死都不肯付我們的仲介費。

於是為了要賺我們這棟新家的仲介費,保羅與我像辦家家酒一樣,出價時是用我個人名義在出,而保羅則是我的房屋仲介員。去看房子的時候也要裝成我們兩個只是房仲與客戶的專業關係,唬得對方仲介瑞絲團團轉。相當辛苦。

所以每次在跟瑞絲交涉的時候,保羅總是擺出一個相當強硬的房屋仲介員的態度,一副為了保護客戶(也就是在下)的權益不遺餘力的樣子。

 

終於有回音


Short Sale的交易過程,與一般的房屋交易相當地不一樣。

通常在一般的房屋交易中,賣家花兩三個星期蒐集幾個有興趣的買家的offer後,選出一個條件最好的去回價,然後兩者達成協議,就這樣進入交易契約。就算是法拍屋,通常也是賣家銀行的仲介員蒐集幾個offer後,讓銀行決定要挑哪一個去回價。

在Short Sale中呢,雖然賣家是屋主,可是真正的幕後老闆是屋主的房貸銀行。於是賣家屋主必須在眾卿中選出一個最好的offer,上呈給銀行皇帝過目,看看這個數目夠不夠您滿意,煩請銀行皇上您核准。

所有Short Sale的屋主如果沒有在期限內把房子Short Sale掉的話,房子就會淪陷為法拍屋。而把一個offer拿去與銀行申請核准的過程,需要處理的文件與手續繁多,有時候會花上幾個星期到幾個月的時間。所以身為屋主,一定要選個最棒最值得信賴的offer上呈出去給皇帝過目,否則整個申請核准的手續搞完後,若是銀行不滿意而拒絕交易,或是銀行大爺核准了買家卻決定落跑不買了,屋主便失去了寶貴的時間。

條件好的offer,不只是光看價錢高低而已。還要看買家的誠意高不高(很多人亂出價試水溫,卻並沒有打算要買)、信用好不好(若是信用不夠,之後貸款可能會有問題)、頭期款有多少(頭期款準備得越多,貸款出問題的變數較低,所以賣家比較中意)等等。

而我們出的offer,除了價錢較低之外,其他的條件都相當好。也就是這樣保羅才覺得我們勝算應該不低,分明是瑞絲在拖時間,不想這麼快就把我們的offer上呈給皇帝過目。

所以我的專業房屋仲介員保羅先生,三不五時地打電話傳簡訊還兼三餐準時email給瑞絲,就是要把她煩到給我們一個交代不可。


我們在二月初出價,終於在三月中喜訊傳來。

瑞絲相當驚訝地跟保羅報告說,竟然兩家銀行都核准了這筆Short Sale,連回價都沒有回,就這樣直接接受了我們所出的價錢!

我們就這樣正式地open了Escrow。

不過房屋交易中可以出錯的變數真的很多,尤其是最近幾年,銀行越來越龜毛,到處都是流掉的Escrow。在沒拿到房子鑰匙前都不用太開心。

 

何謂Escrow


在美國,為了保護房屋買賣雙方,法律規定所有的房屋交易都要經過Escrow來處理。

Escrow Company的中文好像可以翻成「公證公司」或是「代書公司」,而Escrow的中文好像可以勉強翻成「過戶過程」。不過在台灣買賣房子似乎沒有這麼麻煩,所以我實在找不到確切的字眼來翻。

簡單地說,在房屋買賣中,為了確保所有金錢流向完全透明並且獨立存放,所有跟錢或是轉移房屋權屬有關的事情,都要經過一個公正公立的第三者Escrow Company來處理。買方頭期款是付給Escrow的信託帳戶,銀行貸款也是直接貸給Escrow的信託帳戶,簽貸款文件或是房屋權屬文件也是跟Escrow簽,然後Escrow把所有錢都收好算好之後,再把該付的款項付給賣方以及其他拉理拉雜的交易服務公司,最後再轉移產權。

所以在美國房屋交易中,買方與賣方一點交涉都沒有,大家都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

賣方接受了買方的出價offer之後,就open Escrow,正式開始了漫長的Escrow程序。正在交易中的房子,我們說"It's in Escrow"。

這個Escrow的程序通常長達三十天左右,有時候由於情況特殊,可以在契約上特別要求十五天或是四十五天的Escrow。

而完成過戶的時候,叫做close Escrow。買賣契約上會有一個計畫close Escrow的日期,於是買賣雙方的兩名房屋仲介員為了趕這個截止日,就必須分秒必爭地到處催討文件,相當刺激。

買方在Escrow程序中要做詳細屋況檢查、白蟻檢查之類的工作,另外也要開始申請貸款,而貸款銀行會派人來看房子做估價報告。

可想而知,在長達一個月的過程中,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許多買家做完詳細屋況檢查後就決定不買了,或是申請貸款的過程中出差錯(原因不外乎是買家信用變低,貸款突然貸不到,或是銀行的估價報告回來比出價還低,於是貸款有困難),所以Escrow流掉的機率極大。

Open Escrow之後,房屋仲介員除了要跟Escrow Company交涉之外,另外還要跟一個Title Company打交道。Title Company也就是「產權保險公司」,買家賣家必須各付一半的產權保險費,確保房屋產權清楚分明,以保障買家的權益。而這個產權保險費,也是由Escrow來收款支付的。

另外買家若是有貸款的話,為了保護貸款銀行,第一年的房屋險保費以及房地產稅金也是要經由Escrow來付。所以身為一個買家,必須先找到你中意的房屋保險公司,與保險員談好保單之後,再叫你的房貸員去跟你的保險員接洽,然後他們兩個再一起跟Escrow接洽,算是個相當詭異的流程。

近兩年我們頻頻看到流掉的Escrow,最好的例子就是我們要買的這個新家,就是因為最後買方要求賣方付所有Escrow的交易費(雜七雜八的費用加起來通常多到美金五千到一萬元上下),與銀行談不攏,之前Escrow已經流掉三次之多。

而講了這麼大一段,重點也其實只有一句話:整個Escrow程序中,真的必須與很多笨蛋打交道

 

笨蛋之多無可避免


仔細想想,一個Escrow牽連到的除了有買方客戶與賣方屋主之外,還有雙方的仲介員、買方貸款的銀行房貸員、Escrow的行政人員、產權保險公司的代表員,以及房屋保險的保險員。如果是個Short Sale的話,還有賣方負債的銀行代表。

剛剛已經說過房屋仲介員極可能是一名笨蛋。而美國的房貸業務員呢,就更恐怖了。

舉例說明,我個人前後在兩家規模極大的銀行工作了快五年,加上保羅在房地產業打滾也六年多,我們兩個認識的房貸員加起來不下二十名之多。卻完全找不到一個可信任的人

美國的房貸業務員與房屋仲介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在2007年之前由於房地產連漲多年而大發運勢財。

房貸營業員不但完全沒有學歷要求,連證照都不用考。由於他們也是完全靠仲介費過活,大部份的房貸員跟賣汽車的銷售員一樣,靠一張嘴講得天花亂墜的,只求把客戶騙上手就是了。大部份的房貸營業員若不是沒有誠信,就是缺乏訓練或缺乏經驗,常常跟客戶拍胸膛打包票的事情,最後都是個屁。所以我見過許多客戶在事前房貸試算的時候,數字看起來都很好,結果房貸貸出來貴得要命,跟想像中一點都不一樣的慘劇。

另外目前房貸業競爭激烈,許多銀行都秉持著房貸業務員每季若是達不到業績就馬上炒魷魚的無理規定,所以房貸業務員的流動率相當之高,常常客戶在Escrow程序中,房貸業務員人間蒸發,也沒有人接管客戶的案子,就這樣桶出大摟子。

身為花狗鏢局的一員,我貸房貸有些員工福利,除了利率低一點點之外,程序費與估價費也省了許多。

可是我實在沒有辦法信任我所認識的任何分行中的房貸業務員,所以我繞了一大圈特別找了我們鏢局中財富管理集團私人銀行(Private Bank)的高級房貸員瑪莎來幫我弄房貸。

私人銀行的客戶必須至少有一百萬美金的存款額,所以瑪莎一般的客戶都是銀行極重要的客戶,料想瑪莎應該服務態度極佳,而私人銀行的房貸部也比一般分行的房貸部有人性得多,比較不龜毛。

我雖然沒有一百萬存款,不過這也是員工福利之一,瑪莎不能拒絕,嘿。


Escrow Company的行政人員(Escrow officer),通常也都是笨蛋。

老實說,保羅經手的交易這麼多,卻從來沒有見過一個聰明又積極的Escrow officer。

他們的工作聽起來很偉大,保護買家維持交易透明化之類的,其實說穿了還不就是整天在處理文件做會計。

像房屋仲介員或是房貸營業員,甚至銀行老爺們,都是要在交屋過戶完成之後才賺得到錢,所以他們就算是笨蛋,至少還有一點想賺錢的幹勁。不過買賣成交不成交與Escrow officer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他們都是收薪水整天在翻弄文件算數字的小員工。所以通常在每樁交易中,各方都急著要close Escrow,唯有Escrow officer溫吞吞的不知道在幹嘛。

可是所有的款項與文件都要經由Escrow來處理,所以其他人急死太監也沒用。

 

話說我們open Escrow之後的某一天,保羅叫我把我的契約訂金支票拿去給我們的Escrow officer莎拉小姐。

保羅說:這莎拉在電話中聽起來是名很年輕的笨蛋,妳萬事要小心。 

果然,我到了他們辦公室大廳,等了幾分鐘之後,年輕的金髮美女莎拉溫吞吞地出現了。

連個微笑都沒有,寒暄也不用了,也搞不清楚她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她拿了我的支票後竟然轉身就想走(拿了一張美金兩萬元的支票,連個收據都沒有啊!?)。

我把她叫住,跟她要了簽收收據,還逼她確認支票上地址與Escrow編號一切無誤之後,才敢放她走。真是恐怖至極。


我們在三月中open了Escrow之後,契約上計畫的close Escrow日期是四月十四日

這段期間中,聽說我的房屋仲介員保羅先生每天至少要跟這幾個幫派的人來往二十幾封的e-mail。我呢,仍然是裝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的樣子,反正幫也幫不上忙,何必替自己找麻煩。

身為保羅的客戶,我唯一需要完成的兩件任務,就是貸款找房屋險

貸款找了瑪莎,應該是沒有問題。房屋險我就找了幫我們保車險的保險員雪莉來幫我們保。

雖然雪莉看到我懷孕就猛跟我講她懷孕與育兒的故事,搞得我每次跟她會面都是煩不勝煩。可是因為把車子跟房子一起保,可以拿到很大的折扣,不得不向現實屈服。

 

美國的房子主要分為三大類:Single family residence (House)、Condominium (Condo)、以及Apartment。

Single family residence(House)很簡單,就是平常在美國影集裡看到的那種獨棟透天還有前院後院的洋房。Apartment也很簡單,跟台灣的公寓比較相當,就是樓上樓下隔壁都有住人的那種,通常都是拿來出租的。

而Condo呢,真的不知道怎麼翻。簡單地說,Condo雖然是長的像獨棟的透天厝,可是通常牆壁不是自己的,隔牆就是鄰居的房子。Condo通常沒有前後院,只有個側院或是陽台。Condo通常都在計畫社區裡面,所以通常附有游泳池、兒童遊戲場、小公園之類的公設。

辦房屋險的時候,保險員除了必須確認大小、設施與裝潢格局等等屋況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確認房屋種類。因為Single family residence(House)必須整棟連房屋結構一起保,而Condo與Apartment由於與鄰居共享牆壁,所以保險只需要保室內的建材與傢具,而房屋結構(牆壁與屋頂)通常是由社區協會在保的。

而我們新家相當的詭異。雖然是在一個計畫社區中(像Condo)、沒有前後院只有個大側院(像Condo),可是卻是獨棟的房子,自己享用自己的四面牆璧(像Single family residence),隔牆無耳,好生清靜。

IMG_1346.JPG  

(上圖:Single family residence,獨棟有自己牆壁與前後院的House)

IMG_1348.JPG  

(上圖:Apartment,上下左右都有鄰居,通常是拿來出租的。)

IMG_1345.JPG  

(上圖:Condo,雖然是獨棟上下樓,可是牆壁跟鄰居是黏在一起的,隔牆有耳。通常沒有前後院但是很多公設。)

IMG_1347.JPG  

(上圖:我們新家的社區。每棟都是獨棟,有自己的牆壁,與鄰居完全分離,卻沒有前後院而且有公設。不知道是Single family residence還是Condo。)

 

保險員雪莉拍胸膛打包票的說,她的一個好朋友之前就是專門在賣我們新家社區的房子,所以她對我們的新家暸如指掌,保險絕對是歸成Condo類,一定沒問題的啦。

於是我請房貸員瑪莎跟雪莉連絡,然後她們兩個再去跟Escrow連絡。

我自以為一下子解決掉身為客戶的兩樁任務,從此可以高枕無憂,真是輕鬆愉快。

同一時間,整個Escrow程序進行順利得不可思議。檢查屋況沒問題,貸款也沒有問題,各方各派都乖乖地遞交文件往來。就這樣距離我們close Escrow的日期越來越近,只剩一個星期多了。

 

四月初我挺著大肚子飛去聖路易斯出差四天。回程當天必須從聖路易斯機場先轉丹佛機場,再轉回我家這兒的Ontario機場。

結果沒想到轉機轉得風雲變色,天都要塌下來了。


在聖路易斯機場準備上飛機前十分鐘,保羅打電話跟我報告說,新家出了個小問題。

美國房地產交易法明文規定,只要是釘在房子牆壁上的櫃櫥之類的傢具,除非契約註名,不然都是屬於買方的。

簡單地說,如果你把房子想像成一個盒子,再把這個盒子倒過來搖一搖,會掉下來的東西都是屬於賣方可以帶走的傢具,而黏在盒子上的東西即屬於買方。

另外,廚房電器除了冰箱之外,爐子烤箱與洗碗機之類都屬於買方,賣方不可帶走。

保羅當天早上與對方房屋仲介員瑞絲去開門,讓我們的保險員雪莉去探查屋況。結果保羅發現兩件很淒慘的事情:

第一,賣家屋主在搬家的時候,竟然把之前狀況較好的烤爐搬走,自以為聰明偷天換日地留給我們一台較破爛的烤爐。

保羅詢問瑞絲,瑞絲還裝白痴硬說保羅記錯了啦,還好保羅當初每個角落都有拍照存證,馬上當場相機拿出來把照片秀給她看,當場氣氛豈是尷尬兩字可以形容。

IMG_2545.JPG  

(上圖:被偷走的烤爐)

 

第二,通常美國建商蓋房子的時候,車庫不過就是給你光禿禿的牆壁。有些人家自己裝潢的時候會在車庫裡加裝大櫃子,可以拿來擺工具或是清潔用品之類的,相當方便。結果賣家屋主不但偷換了烤爐,竟然搬家還把車庫裡的櫃子全部拆走。所以現在車庫牆壁又是光禿禿的一片。

IMG_2383.JPG  

(上圖:照片中所見牆上的大小櫃子全部被拆走,一粒不留)

 

低級的死白人,這根本就是偷竊的行徑。氣死人了。

保羅很嚴肅地跟瑞絲說,他的「客戶」當初對車庫裡的櫃子相當喜愛,所以必須回去跟「客戶」報告,看看「客戶」怎麼說。

接著保羅回家之後,稍稍等了兩小時,打電話跟瑞絲說:我們「客戶」相當生氣,決定要取消契約,建議瑞絲好好地去勸賣方,把偷走的東西搬回來,不然就要金錢賠償,這些櫃子隨便裝裝少說也要美金一千塊。

結果瑞絲跟屋主有理講不清,打電話來跟保羅說:賣方屋主現在也不爽了,說他們也要取消契約。

保羅說:好啊,可是美國房地產法規定賣方無權毀約,所以要取消就讓他們去取消,之後我的「客戶」是可以告妳家屋主的。

瑞絲又回頭打電話去跟屋主商量,最後打電話來跟保羅聲淚俱下(是真的在電話裡哭出來,不是開玩笑的)。哭著說她真的沒辦法勸動屋主,屋主真的對車庫的櫃子很執著,而瑞絲實在不願意讓這樁交易流掉。想到我們已經是第四次Escrow了,為了這棟房子她已經跟銀行周旋了將近一年,連一毛錢都還沒賺到,眼看房子很快就要變成法拍屋,那瑞絲一整年的辛酸真正是血本無歸。

她還哭著問保羅願不願意跟她一同分攤金錢賠償的部份,好讓這樁交易順利完成(保羅當然是說Hell NO)。

最後保羅說,不如讓我們兩方的客戶都好好想一個晚上,消一下氣,明天早上再連絡看看情況如何。


這樣在我上飛機正要關手機前,保羅跟我報告了這個不幸的故事。

飛機飛了兩個多小時,抵達丹佛機場之後,我又接到保羅的電話:我們又有另外一個問題。

原來我們的笨蛋保險員雪莉小姐當初拍胸膛打包票的事情,證明是個屁。

因為我們新家房子產權白底黑字的說是個Condo,可是由於沒有與鄰居共用牆壁,所以我們必須自己保房屋結構的險。也就是說,我們的房屋險必須是像Single family residence那樣,有保到牆壁與屋頂的才行。可是雪莉小姐的保險公司對Single family residence與Condo的定義相當清楚嚴格,沒有辦法保這種雖是Condo卻必須保Single family residence的房子。

總而言之一句話,他們家保險公司沒有辦法保我們家啦。

保險橋不定,貸款就無法繼續進行,眼看Escrow下個星期就要close,在這種分秒必爭的時候貸款下不來問題就大條了。

車子或房子保險的事情都是我在處理,所以我人在遙遠的丹佛機場,保羅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也不知道笨蛋保險員雪莉如何能拍胸膛保證出這麼誇張的事情。不過美國笨蛋很多,所以並不值得太訝異。我當下要保羅打電話給另一名我認識的保險員大衛,看看他們公司能不能保這麼古怪的情況。

大衛跟保羅說他們可以保,可是因為我們車險並不在他們公司,所以光保房子的保費很貴。要保就要車子與房子一起保,每年可以折扣超過五百元,比較划算。

於是我挺著大肚子在超大的丹佛機場不但一邊飛奔趕著要轉機,一邊還要跟他們兩位保險員與房屋仲介員三方通話,邊在機場轉動步道上快走著邊講著電話還要一邊從皮包拿出駕照跟他們報號碼。大衛必須在下班前把我們的車險與房屋險都橋好,這樣我隔天早上才能去跟他簽保單。

真正是莫名奇妙,一夕之間不但烤爐櫃子被偷走,連保險都保不了。

 

晚上到家之後睡了一大覺,隔天早上醒來,我突然想通了。

賣家屋主房子淪落到要Short Sale還即將要法拍的地步,他們想必如同其他幾百萬的美國人一樣損失慘重,當初不知道在這棟房子上丟了多少錢,如今血本無歸。就算房子Short Sale掉,他們還是一分錢也拿不回來。

櫃子是他們自己花錢裝的,所以大概想要拿去賣掉回收點現金,或是拿到新家裝可以省點錢,都無可厚非。至於烤爐呢,我跟保羅本來就準備要買全新的廚房家電,本來烤爐就是要拿去網路上拍賣的,所以也不用太在意。

他人不仁,我們不應該不義。何必讓這種事情毀掉一樁好交易。我要發正念。

跟保羅溝通一下之後,他馬上打電話去跟瑞絲報告好消息,還把他的「客戶」形容成一名充滿慈悲心的菩薩。瑞絲又感動得痛哭流涕。

接著,我趕去保險員大衛的辦公室跟他簽保單。結果房險車險全部橋好之後,竟然總價還比當初跟雪莉保的保費低個三百塊錢。真是太妙了。大衛與房貸員瑪莎連絡之後,瑪莎說房貸很快就會下來了,我們應該可以及時close Escrow沒問題。


結果當天下午,屋主大概是覺得我菩薩心腸太慚愧了,竟然默默地把原來那台好的烤爐搬回來,把爛的搬走。


就當我再次以為危機處理成功,終於可以高枕無憂的時候,隔天再度接到保羅報告不幸消息的電話:問題又來了!

與雪莉小姐的烏龍保險一樣,我們的房貸員瑪莎竟然也出了同樣的差錯。瑪莎幫我貸的房貸是專門給Single family residence用的,結果就在這一刻她突然發現我們新家可能是個Condo!

(保羅氣到快發瘋,說在三天前我們保險出問題的時候,瑪莎就應該聯想到房貸也可能有一樣的問題!)

於是瑪莎寫email給我們的Escrow officer莎拉小姐問說,這屋子到底是個House還是Condo。溫吞吞的Escrow的莎拉小姐回信說她會跟Title Company確認。結果一確認就是一整天沒消息。

(距離close Escrow只剩下三天不到)

隔天保羅發飆,直接打電話給Title Company的代表員看他是在拖什麼鬼。沒想到代表員說他完全沒有接到莎拉的電話或是email,不過保羅倒是在五分鐘內立刻得到答案:新家是Condo沒錯。

接著保羅寫email質問莎拉為什麼Title那邊說她根本沒有問。又寫email去質問瑪莎明明就是兩通電話就可以搞定的事情,為什麼拖了兩天。還有現在發現房子是Condo要怎麼辦。

然後莎拉跟瑪莎開始互相踢皮球,亂到不行。

總而言之,由於Single family residence與Condo的房貸核准要求及程序不同,瑪莎必須重新再貸一次專門給Condo的款。

而這個過程大概又要花上十天之久。也就是說,我們趕不上close Escrow的日期,殘念。

還好因為對方仲介員瑞絲才剛經歷過契約差點被取消,又被菩薩救回來,現在處於相當感激保羅的心理狀態下,一口保證她可以去跟屋主與銀行橋,應該可以把Escrow往後延兩個星期沒問題。

就這樣,我們close Escrow的日期被拖到四月二十七號。也就是今天。

 

這一整個禮拜,保羅的壓力都很大。與一群笨蛋交易太久,真的很傷神。

首先是瑞絲從上星期就一直跟保羅說,賣方的銀行大爺威脅說如果我們無法在二十七號星期三前close的話,他們就要重新跟我們談判交易價錢。

也就是說,一切歸零,什麼都要從頭再來一次。

可是在這種分秒必爭的時候,Escrow的莎拉小姐與我們房貸員瑪莎,甚至連對方的仲介員瑞絲,都常常不知道在拖什麼鬼。常常跟他們要個文件都要等上半天幾小時的。

我疑惑地問保羅:為什麼大家都在趕deadline,可是大家又同時都在那邊拖?

保羅說:因為大家都是笨蛋。

每樁交易都是這個德性,Escrow的最後總是搞到差錯頻頻,保羅已經見怪不怪了。

 

後瑪莎上星期四終於完成了我們第二次的房貸程序,可是她需要賣方銀行大爺簽名核准的幾份文件,才能夠申請房貸文件來讓我們簽字交屋。於是她連絡保羅與瑞絲,要瑞絲跟他們賣家的銀行代表聯繫。

等了一整天之後,瑞絲終於有回應。沒想到賣方的銀行代表竟然禮拜五休假一天,找不到人。

瑪莎必須要在星期一早上八點前拿到所有需要的文件,才來得及在當天申請房貸文件,這樣我們才能夠在星期一下午去Escrow簽字,這樣星期二Escrow才會收到一切款項,這樣我們才有可能在星期三交屋。

我想說如果星期五都找不到人,瑪莎怎麼可能會在星期一早上八點前拿得到文件?

所以我整個週末都覺得這個房子大概買不到了,相當失意。


沒想到老天保佑,這個房子真的是有緣跑不掉。

賣方銀行代表在東岸,比我們早三個小時上班,所以星期一早上瑪莎竟然很順利地拿到所有文件,也在中午前把房貸文件很順利地轉交到Escrow手中。保羅在聯繫Escrow officer與他們約時間下午去簽字的同時,我跑到銀行去拿頭期款的支票。

就這樣水到渠成,我們在星期一下午到Escrow的辦公室簽了長達九十一頁的房貸與交屋文件。我簽名至少簽了三四十次有吧。

Escrow的公證人講解文件時快得跟連珠砲一樣,後來我快簽完的時候才慢下來跟我們說,其實是因為很多人名字很長又慢慢一個個字拖在那邊簽,所以她的簽名會議常常長達四小時之久。

她看到我簽名跟鬼畫符一樣相當爽快,才放下心來。

IMG_1343.JPG  

(上圖:我們長達九十一頁的房貸與交屋文件)

 

於是昨天星期二,我們正式確認Escrow收到所有款項。

今天星期三,也就是四月二十七號,Escrow的最後一天,產權終於在法院正式轉移,交屋完成

房子從今天開始,就是我們的囉!大成功!


(下集要開始講裝潢的事。請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Hannie
  • Escrow在中文可能或許可以翻譯成"履約保證程序",反正也是貸款鑑價雙方將錢及產權交給第三方公證之類......XD Bluech好強啊~
  • 我不知道台灣也有這種事情耶。感覺起來台灣的房屋交易很私人,屋主買家會面一下合意就談怎麼收款的樣子。

    布魯奇 於 2011/04/30 00:23 回覆

  • grandma
  • 胎教真得很優ㄟ
  • killahtako
  • 恭喜恭喜! 買房子簡單,應付笨人辛苦了。
  • 真的是一點都沒錯,跟應付笨人比起來,找房子簡單多了

    布魯奇 於 2011/05/06 13:58 回覆

  • shirleytsai
  • 真的好麻煩!(驚)

    比起來在台灣買房真的簡單多了,
    問題多半都是代書跟銀行會去處理,
    我唯一踢到的大鐵板就是去申請政府的「青年首購補助」
    花了我很多的時間去弄文件跟跑各處室罷了。
    跟你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 我覺得如果仲介不是我老公的話,我大概不會這麼焦頭爛額。就像他說的,大部份的客戶都被瞞在鼓裡,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大部份的drama都是仲介在承擔,笨人也是仲介在應付...

    布魯奇 於 2011/05/17 12:24 回覆

  • Sophia
  • 天啊.....讀完這篇文章,我現在好害怕。
    妳還有個了解市場的房仲老公,我們卻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外國人啊.......
  • Matt
  • 好精彩,謝謝分享,明年要去夏威夷買house
  • Charlesni
  • 我是過來人,也是承擔人,因為我是個Buyer同時也是個Agent.
    Short Sale 越來越少啦.恭喜有買到啦.
  • Yalan Chen
  • 看完這篇我太驚訝了,原來買房過程中充斥著這麼多笨蛋事情...
  • 千山萬水
  • 買房子真的很看緣分,真的。
  • Emerald
  • 您好! 請教您的事 我是北加州賣房一方 (上市)我已經與仲介AGENT 到CHICACO TITLE COMPANY簽了一份授權公證

    代表我的出賣合約簽名她會按照我的理想要求賣出 我想回台北 幾個月 不知道成交後 總額是由 否由 open escrow/order title 或會是公證第三方或銀行將匯入我名字下所屬銀行. 仲介不會經手 任何金錢 ? 我會有風險嗎? 感謝您的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