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第十九週的週記,不過上週人懶到無法動筆。

本週第二十週是half-way mark,雖然還是很懶,一定要來寫個紀念文不然對不起自己。


上個月做產前檢查的時候,醫生跟我們說下一次產檢就可以知道寶寶的性別囉。我跟保羅突然變得超級興奮又緊張,每天都在等待下次產檢三月八號的到來(反正不是男就是女,所以也不知道在緊張個什麼鬼)。感覺就像在等緊張刺激的連續劇的下一集放映一樣,每天都在數還有幾天才是產檢日。

想知道性別的主因其實是為了有效率地取名字。

英文名字超難取,取來取去都是菜市場名。我跟保羅兩個都在服務業工作,所以認識的人口超多,尤其是我工作範圍內八家分行幾百名同事,加上六年來的幾千名客戶,很多名字都讓我聯想到有錢的笨蛋或八十幾歲的老頭子。不想要小孩的名字跟我們認識的(尤其是討厭的)人同名,又要是我們兩個都喜歡的名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女生還比較容易取,我們心中已經有兩三個中意的好名字;男生大概是因為我們認識太多混蛋與詭異的人了,怎麼找都找不到一個沒被污染過的好名字。因為懶得浪費時間與腦力,我們決定等性別公佈再說。

時間越來越近,眾親好友也紛紛不停詢問。所以在大家的幫忙下,三月八號變得越來越懸疑。


終於日子到了!

三月八號當天,保羅一大早精神煥發,還特地去接了我婆婆,三人一行浩浩蕩蕩的去看醫生。自懷孕至今,每次產檢保羅都準時至少遲到半小時(他處於墨西哥時間),沒想到三月八號他竟然早十五分鐘到,連護士都呆掉了。

首先護士進來量體重量血壓,聊聊我們想要男還是女。

其實我一點都不在意,只要是正確的性別我就滿足了。(有聽過朋友以為生女兒,衝去買了一堆粉紅色的嬰兒用品,結果變出個男生,驚!)

終於緊張的時刻到來,醫生大人進場。

首先醫生跟我們喇勒了一下,有沒有很興奮啊,名字想好了沒啊...(Cut the crap, Doctor!)

接著重頭戲上場,他拿出超音波探測頭開始在我肚皮上滑來滑去。

小小的整療室內,沒有人講話,瀰漫著緊張不安的沈默,我們三人猛盯著超音波螢幕,完全不知道在看什麼鬼。

終於醫生宣佈:

 

"看不出來!"

 

......................

這是怎樣?醫生又很努力地繼續移動超音波探測頭,然後嘆口氣:"這個小孩很頑固喔。我連猜都沒辦法猜。"

總之就是腿夾得緊緊的不肯見人就對了。神祕小寶寶一定要這麼愛耍神祕嗎?

最後醫生放棄了:"下次見吧!"

言下之義就是要我們再等一個月。馬的。

於是三人垂頭喪氣的離開了醫院。吃午餐的時候我不停嘆氣,保羅笑說:這不過是寶寶人生中第一次讓他的父母失望,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下午我回公司上班,越想越氣。可惡,等了一整個月,我非要今天知道不可!

(讓你看看誰是老大!)

於是上網google了一下,找到幾家在我家附近做3D4D超音波攝影的公司。依照服務需求,各公司價錢在美金四十到一百五不等,大部份都會把四五十張的照片跟檔案給你,有的會給你寶寶一人主演的電影DVD,有的會幫你把寶寶心跳聲錄進一個泰迪熊裡面(感覺好詭異),有的還可以邀請二三十名親友一起在小戲院般的放映廳共賞三十分鐘的現場演出。

而我只要看得到屁股就開心了。

馬上撥了幾通電話,最後終於預約到一家剛好在當天晚上七點半就可以接見我們的好地方。

其實保羅一直都很想去做4D超音波攝影,偷看神祕小寶寶的真面目。我則頻頻反對,因為時候未到,臉上肉都還沒長出來,一定很驚悚啊。

沒想到竟然在這種情況下被逼上梁山。保羅說:沒關係,我們在八九個月的時候再去做一次4D,讓他平反醜陋的第一印象。

好吧。

晚上七點多,我們照例興奮得早到十五分鐘。會客室很溫馨,幾個螢幕在播放卡通小鹿斑比。攝影室裡面頻頻傳來笑鬧聲,聽起來是有個大家族在裡面開趴踢。

終於門打開全家跑出來,果然是爸爸媽媽外公外婆還有小朋友一大家子人。外婆跟我們說媽媽肚子裡的那個寶寶是第二胎,身為第二胎通常懷孕過程大家不這麼在意,相當可憐,因為她自己是個第二胎所以知道。於是外婆出錢逼他們來做4D攝影,當作是給小寶寶的禮物。當寶寶出生之後要把出生前與出生後的照片擺在一起,這樣寶寶才會知道身為第二胎大家還是很關心他的。真可愛。

4D超音波的技術員是一個超雀躍又誠懇的小姐,讓人感覺相當好。攝影室裡面有兩個超大的高畫質電視螢幕。高級的超音波機器看起來比我婦產科醫生的機器貴個八百倍吧。

技術員小姐拿出超音波探測頭開始在我肚皮上滑來滑去,神祕小寶寶突然出現在超大型電視螢幕上,畫質好得脊椎一節節看得清清楚楚,我跟保羅目瞪口呆。室內還很映景地放著溫馨感人的大小提琴四重奏背景音樂,看著寶寶在螢幕上翻轉漂游拳打腳踢,真是賺人熱淚。

儘管如此,寶寶還是很堅持屁股對著我們不肯洩露真相。

還好技術員小姐相當有耐心,不停地轉換探測頭的角度。

終於...

"Oh my God!" 我驚叫出聲。

"Is THAT a penis?" 保羅大叫。

"Yep! There IT is!" 技術員小姐滿意地說。

就這樣,神祕小寶寶揭開神祕面紗,勉強讓我們看看他的重要部位。我們要生兒子囉!


我們在高畫質電視上看著寶寶一人主演的現場動作片,大概看了二三十分鐘吧。寶寶一刻也閒不下來,先是不停伸懶腰踢腿,又做一些高難度翻轉,漂來浮去的,將來可能是個游泳好手。然後寶寶吸阭著手指,整理一下臍帶,轉身用屁股面對我們,抖抖屁股,接著又轉回來。

黑暗的羊水裡除了游泳外什麼都沒得做,寶寶應該很無聊。節目快到尾聲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寶寶確定要讓我們值回票價,竟然開始玩弄起他的小鳥。我們保羅再次目瞪口呆。

姑且稱之為自我探索吧。兒子呀要乖喔。


技術員小姐給了我們五十幾張照片,這裡選幾張放上來。最下面的幾張照片是驚悚照,因為胎兒臉上的肉不是均衡長的,所以儼然一副外星人樣,請大家不要笑他。心臟不好的人請就此打住吧。

 

bb6 

側面寫真照

bb2 

技術員小姐很好心地用箭頭把小鳥標示出來

bb3 

還有從屁股下面往上照的小鳥

bb4 

揉眼睛驚悚照

bb5 

吸手指驚悚照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irleytsai
  • 取名字真是個困難的事兒,
    話說我當初也是想早點照出來是男是女,
    好可以快點取英文名兒~我唯一可以全權決定的東西

    最後證明,算命師算出來的中文名字真的很不令人期待啊.....
  • 哈,還好我們家沒有請算命師算名字的傳統。不過要排家譜,所以我可以選擇的也只有三個字中的最後一個字... Orz

    布魯奇 於 2011/03/22 09:05 回覆

  • grandma
  • 我懷老大的時候同事用把脈就知道是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