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去逛這兒的跳蚤市場(Swap Meet),總是讓我想起小時候台灣的綜合菜市場以及五年前被關閉掉的上海襄陽市場。

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我會來跳蚤市場擺地攤。

跳蚤市場是墨西哥人文化相當重要的一部份(與台灣的夜市文化相當接近)。保羅說他小時候每個星期天早上上完教堂,父母就會帶著他們去逛Swap Meet。跳蚤市場充滿著他興奮期待的童年回憶,小孩手中僅有的一塊兩塊美金,常常能在莫名其妙的攤位上挖出很酷的寶物。

Swap Meet是相當實際的跳蚤市場,和一般人心目中浪漫的古董跳蚤市場(Flea market)相距甚大。簡單地說,就是窮人的百貨公司。也是為什麼窮人能在加州這個什麼都貴到不合理的鬼地方存活的原因。

想賣東西的人,花$20到$40塊美金租個攤位,開著載滿貨物的卡車進來,把卡車停在自己的攤位上,卡車前擺個桌子或地上鋪個毯子,就是店面了。整個市場佔地極大,真要細細逛的話,不花上五六個小時逛不完。混亂的市場裡面將近千個攤位什麼都有,從青菜水果到玩具家電,從二手舊衣到名牌假貨,從嬰兒用品到老人尿布,應有盡有。

這附近兩個最大的跳蚤市場,每週日在San Bernardino市,以及每週四與週日在Fontana市舉行。

我們決定先從San Bernardino市下手。因為我們有一個很妙的朋友東尼,熱愛蒐集塑膠玩具,蒐集到家裡必須開闢出一間大房間來讓他堆玩具,老婆動怒後逼他開始出清,所以東尼偶爾會到San Bernardino的跳蚤市場擺攤賣玩具。

(啊,東尼也是個MBA,這年頭是怎麼一回事?)

每週日Swap Meet的盛況可以到這個網站來看看照片:http://www.rgcshows.com/SanBernardino.aspx


MBA擺攤去

 

一個攤販所在的世界,和逛市場的人逛的世界,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星球。

由於市場早上七點就開門,所以早上五點到七點是攤販設攤子的時間。一輛輛卡車排排隊等著進市場大門。如果六點之後才到的話,可能要排上一個小時的卡車隊。所以保羅很積極地早上四點就把我挖起床,天還黑黑的就開去我婆婆家上貨,然後兩人開著載滿箱子的小卡車去跳蚤市場門口排隊。

排隊買票又再排隊等進場,工讀生騎著腳踏車指揮著卡車一輛一輛地帶大家去自己的攤販地點報到。

等到我們到達攤販地點的時候,天已經亮了。還沒來得及拆完所有箱子完成商品擺設,顧客就湧入了。大家都這麼興奮地早起血拼嗎?

身為MBA,雖然擺地攤,還是要不辱師門的用一下行銷技巧,老娘跟你拼了。

我婆婆的存貨莫名其妙什麼都有(有兩個大箱子她標示“大象“,保羅問什麼叫大象?婆婆說阿就全都是大象阿)。全部擁擠的塞在一起像垃圾,可是分門別類一件件展開後倒也可以假裝是個古董店。

於是我們決定開店要有重點特色,這樣招攬顧客比較容易,本週擺攤重點就是所有跟廚房有關的杯碗瓢盆類。另外我們還特選了紅色的桌布,因為比較顯眼容易招人注目。本來還準備了一堆彩色A4紙要來寫標語,可是出門時月黑風高地就被忘掉了。不過我很堅持一定要有廣告標語,所以還是把紙箱拆開很克難的做了個大字報貼在棚子上(還是英文西班牙文雙語呢)。

顯然其他的攤販都不用心或是沒有生意頭腦,我們家店面很輕易地變成整區看起來最專業顯眼的攤子,幾乎所有經過的人腳步都會停一下。

如果被我客戶發現幫他們管理百萬的投資顧問禮拜天在擺地攤,應該不是尷尬二字可以形容滴。我戴著超大棒球帽與蒼蠅墨鏡把頭臉藏得好好的,自以為是明星。


定價策略錯誤,市場預測倒亂


我們帶了三張長方型的大折疊桌,把店面擺成ㄩ型。右邊的桌子擺的是超級爛的爛東西,每件賣25¢或是50¢,商品舉例來說有一整箱老到焦黃怖滿刮痕有的還蓋不起來的塑膠保鮮盒,或者是上面印著公司商號名字的爛杯子(我望著桌子搖頭,怎麼可能會有人要買這種爛東西,送給我都不要)。

中間的桌子是我們的主打商品,琳琅滿目的紅酒杯大花瓶、漂亮的玻璃盤子、瓷杯磁碗。這些東西我們定價高一點點,從美金$1到$4不等。有的還一組兩個算$1,真正是價廉物美,不買可惜。

左邊的桌子是成組的餐盤杯碗,也是我們死都不想再打包裝箱帶回家的重東西(而且收攤裝箱前還要一個個地先用泡綿包起來,想到就腿軟)。所以我們使出大出清絕招,一整疊二十幾個的玻璃杯碗盤子成一組賣美金$12到$20,三十幾件一組的墨西哥傳統土瓷器賣$25。便宜又大碗,大家應該很快就會把他們包回家。(婆婆看到可能會淚撒街頭)

swap meet 

(上圖:我們已經出清許多的店面。請看照片最左方雜亂的鄰居攤位,鄰居真是一點都不用心經營!)


沒想到,大概在一個半小時內,整桌50¢我以為死都賣不出去的爛東西,全部被一搶而空。連蓋子完全破掉的塑膠盒都有人搶。

中間的主打商品的確招攬很多目光讓大家停下腳步,可是顯然對大部份的墨西哥顧客來說是貴而無用。倒是陸陸續續地賣了些給少數白人顧客。還有兩個白人太太一直跑回來看我們有沒有拆新的箱子擺上新東西。

左邊便宜又大碗的杯碗組,根本沒人理會。

(倒是有個大陸人很開心地買了一組碧的老公多年前從台灣帶回來的印著紅色“台南商會“字樣的飯碗,說價錢超好)

這、這是怎樣?

完全顛覆了我一開始的市場預測,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既然策略不成功就要會變通。我開始把中間一組兩個算$1的杯子,移到右邊一枚50¢的桌子上,很快就賣掉了!

我接著把一組三個算$1的迷你Expresso杯組也移到了右邊一枚50¢的桌子上,竟然也賣掉了!接著把一組二十幾個要賣$15的碗盤拆開來一枚賣$1,也很快地一售而空。


我只能說...

美國人數學爛,還真是爛到極致巔峰。


轉移目標市場


很快地我們注意到白人比其他的族群願意花錢買華而不實的東西(其實是基本常識,不用多花心思去注意)。

墨西哥人多屬於低薪階級,賺的都是血汗錢,老婆們勤儉持家,所以一塊兩塊都要斤斤計較。

也發現墨西哥太太們搶購50¢塑膠盒的原因:通常她們的老公帶便當到工地,便當盒一去不回,所以盒子爛沒關係,價錢好才重要。

一個白人太太逛來跟我們聊天,顯然是跳蚤市場的常客。她說很多人來San Bernardino市的市場挖寶,再拿去Pasadena市每月一次的Rose Bowl超大跳蚤市場(Flea Market)賣。那兒白人顧客多,而且顧客還要買一張$8的票進場,所以攤販的商品價錢可以調高很多。她說我們賣的這些精品古董類東西拿去那兒一定很受歡迎。

就這樣,我們決定下個禮拜去Pasadena進攻白人市場。


大徹大悟


不知道前世積了什麼福,我平常八點多才起床,近十點才姍姍出門去銀行上班,中午吃個飯下午四點不到就喊累自行下班。與客戶會會面,有時候講講電話電腦上滑鼠按個幾下幫顧客下單,簡單進帳美金幾百塊。當然偶爾也是有業積壓力大到要抓狂,或是受不了客戶想丟炸彈把分行炸掉的時候,不過多少算得上是錢多事少離家近。

擺地攤當天早上四點起床擺攤擺到下午一點,竟然工作了將近九個小時。總結算收入美金八十幾塊,扣掉攤位費淨賺五十幾塊,滴滴都是血汗錢吶。

(雖然重點是幫婆婆出清,賺多少隨意,不過還是血汗錢)

收攤之後又累又睏又餓,跟保羅去附近一家泰國餐廳吃午餐,菜單上怎麼點看起來都超貴。

我與保羅,瞬間大徹大悟!

說來慚愧,平常錢賺得太輕鬆,就不知珍惜。我本來已經算是高薪,加上保羅之前上班每個星期薪水進帳,當然身為投顧自己該做的投資儲蓄還是有在做,不過仔細想想,我們已經過了將近一年逛街買東西或上餐廳點餐都不太看價格的日子了,還整年到處度假旅遊十多次。

加上我每天經手高額投資款,客戶多是好野人,漸漸變得看錢不是錢,價值觀越來越扭曲。眼看即將變成我最唾棄的那種人,這樣下去終有一天會問何不食肉糜。

看著市場內的地攤顧客們為了五毛一塊在努力地殺價,我們辛苦了一整天才淨賺五十幾。市場外的世界隨便吃個東西,光小費就要付掉四塊五塊美金。擺地攤的經驗無疑是個震撼教育,把扭曲掉的價值觀狠狠地給它扭回來:

我們要當勤儉持家的墨西哥人與精於儲蓄的台灣人,不要變成數學不好又愛亂花錢的美國白人。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lsa
  • 喜歡你最後講的三段話
  • Shan Shan
  • 真的, 擺過跳蚤市場後, 我連買三明治都要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