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屋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老公保羅的媽媽家佔地將近四十公畝,後院有兩個大穀倉一個馬廄以及一片大果園,是全市第二老的古蹟(她所在的Rialto市今年正在慶祝建市百年,不過我婆婆家房齡125年,厲害吧)。他們一家九口在搬進去之後的二三十年當中,日積月累地把兩個大穀倉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廢棄物。

由於我公公以前擁有一個規模不小的建築公司(後來倒閉掉),加上保羅兩個哥哥曾經在車廠工作,穀倉裡外的東西匪疑所思:地上堆滿了破舊的門,馬桶,窗戶,水槽,洗衣機,木條木框,生鏽的鐵條鐵框,一堆積灰塵的古董傢具,幾百個機油罐,一堆爛掉的摩托車與腳踏車,各式各樣的油漆,床墊,還有許多價值不菲的建材工具機械散落各地。

後院是一片雜草森林,什麼果樹都找得到,從橘子柳丁芭樂到酪梨桑葚仙人掌。

最厲害的是,大概六年前他們家100%DIY地把後院的馬廄改建成的倉庫又改建成一棟兩房兩廳應有盡有的小房子(所有的兄弟包括保羅都從小跟著我公公在他的建築公司工作,所以大家從水電到木工到浴廁瓷磚樣樣精通,可以從平地蓋出一棟房子沒問題)。我個人也有幸參與了這項壯舉,還親手鋪了小房子裡面兩間房間的地磚。

蓋完之後他們把這小房子租出去給我婆婆賺外快。整棟房子儼然是個超專業的大違章。

另外婆婆自己住的兩層樓四間房還加地下室、房齡125年的透天厝裡頭,也是相當地莫名奇妙。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家自行在一樓多蓋了一個浴廁,加了一個壁爐,自己把廚房打開還換成大理石流理台,樓上樓下自行牽了相當多的水電。

我婆婆共有七個孩子十三個孫子女(加上神祕小寶寶即將變十四個)三個曾孫,另外她自己又有一票的兄弟姊妹表親們,二三十年來大家搬進搬出,整個房子堆滿了莫名其妙搞不清楚是誰的東西(布魯奇七年前也曾經在古屋裡住過三個月,所以很多垃圾都相當眼熟)。

我婆婆又是個勤儉持家的蒐集狂,東西一到了她手裡就沒有丟掉的道理,滿屋滿谷的杯碗瓢盆大小精品圖飾擺飾裝飾品手工枕頭毯子娃娃,擁擠到所有的裝飾品看起來與垃圾無兩樣。

穀倉一號 其中一個穀倉裡面 

(左圖:穀倉一號的長相,外面也堆滿了東西。右圖:一窺已經整理過的穀倉一號裡頭的樣子,照片看不到五分之一的面積)

 

一年前我婆婆終於結束了長達三年漫長的離婚程序,法院將房子判給她住。

這房子雖然貸款餘額不高,但是利息卻是高到驚人的9.5%,所以她每個月要付的貸款高到不合理。之前我公公做的一些交易讓他們夫妻倆都信用破產,加上房子違建與不合城市規章的地方極多,所以雖然現在利率環境如此之低,她也無法與銀行再融資來降低利息。

離婚後她每月收入只有一點點的社會安全保險退休金,實在無法長期支付貸款支出。

 

七個孩子之中,只有保羅與他姊姊碧擁有高等學歷與一些些財力。

碧比保羅大十二歲,身為長姊,儼然是自以為一家之母的架勢(題外話:碧的老公也是個台灣人,果然台灣人是要有高學歷的有能力的人才懂得品嘗滴)。如果碧還在附近的話,想必會直接殺到她媽媽家坐陣,不坐到房子問題解決無法把她趕走。

不幸的是,碧與她老公近兩年前為了求學搬到鳥不生蛋後院還有鹿群跑來跑去冬天會下暴風雪的肯德基州(碧本來是一個資深護士,現在在那裡進修念麻醉師)。但是擁有控制狂個性的長姊,若不管家務事會抓狂,所以她每週必與保羅打上幾個小時的電話,目的就是要討論出一個能幫我婆婆跳出困境的解決方案。

 

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布魯奇身為一名在銀行上班的CFP,掐指一算早就知道,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賣房子。

婆婆信用低到無法再融資,房子違章太多也無法做反向抵押,在沒有人金援的前提下,收入不夠就是不夠,並不是講幾小時電話就能改變的事實。

還好房子貸款餘額低,佔地大,如果找投資人用現金來買下的話,我婆婆還可以淨賺一筆,之後再無財務壓力可以好好地享受退休生涯。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開了多次家庭會議,終於說服了超級念舊的婆婆來賣房子。唯一的問題是,房子堆破爛堆成這樣,至少要幾名男丁動員上月才能清出一個大概乾淨的雛形,但是不把屋子整理好,哪裡賣的出去?

婆婆雖然開始努力地把她的杯碗瓢盆裝飾品打包裝箱,裝出來的箱子竟多到從地板堆到天花板佔滿了整整一個大房間。Rialto市限定每三個月只有一個市民可以做車庫大拍賣的週末,看看婆婆的存貨量,應該是五年都賣不完。

加上婆婆高齡六十五歲也不可能親自去後院除草、穀倉裡清廢鐵。碧每天從肯德基打電話來抱怨個幾小時,也沒有人有閒去幫我婆婆整理房子啊。


不知道是上天聽到碧的靠夭還是婆婆的祈禱,事情終於(很不幸地)出現一絲曙光。

話說從兩年前保羅的公司開始經營不善,公司老闆又正在離婚分家中,前妻請了律師團很努力地在爭財產,所以公司一整年都在裁員。一年內從幾百個員工裁到剩四五十人。

剛在去年十一月底才被升職調薪的保羅,終於也在今年一月最後一波的大裁員中被熊熊犧牲掉了。

(背景音樂:好花不長開~好景不長在~~)

 

接到惡耗後,我花了一個晚上打著我的算盤:

我賺的錢足以養家(如果不亂買名牌包的話),我們也有些儲蓄,保羅近兩年上班壓力很大,加上婆婆的財務問題放著不管,碧一直打電話來轟炸也不是辦法,最後重擔還是會落到責任感重又能力強又孝順媽媽又剛好住附近的保羅肩上。

想到三年前婆婆開始進行離婚程序時,個性古怪惡劣的公公馬上停止負擔家用,婆婆當初還不到可以領社會安全退休金的年齡(最低領取年齡是六十二歲),只好由碧與我們家每個月分攤幫忙付房貸,就這樣付了一年多。

如果現在這個房子的問題給她長期抗戰下去,想必最後倒楣的還是我們家,還不如趁這個保羅閒下來的機會給他拼了。

於是我第二天早上跟保羅說:你不如放個長假,幫你媽好好地整理房子,趕快把房子賣掉吧。

(搖身一變為心甘情願自我犧牲不餘遺力孝順婆婆的好賢妻)


於是保羅開始了龐大的清理古屋Project。

婆婆整個房子及穀倉裡所有的鬼東西,整理出來大概開三家店都綽綽有餘。我們兩個MBA開始清點存貨、觀察市場,逐漸分析出幾條最佳通路:

(1)廢銅鐵家電類的東西,全部蒐集起來載去廢鐵場回收賺錢。

(2)破舊的傢具以及還可以用的莫名其妙的東西,全部整修清理後拍照片放Craigslist上拍賣。

(3)積滿一整個房間,所有被裝箱的杯碗瓢盆大小精品圖飾擺飾裝飾品手工枕頭毯子娃娃們呢...?

就這樣,我們兩名MBA開始了每個週日開著卡車到處跑跳蚤市場擺地攤的生涯。

(...待續...)


堆滿滿的箱子都是我們擺攤的存貨 

(上圖:堆滿房間的箱子都是我們擺地攤的存貨)

IMG_1190.JPG 

(上圖:中間那個屋頂就是DIY蓋出來的大違章小房子)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randma
  • 可以拍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