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7-01-06 at 9.02.13 PM.png

新年快樂!

自從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淚別少爺們的舊學校後,我與兩少爺就開始放大假等新學校一月四號的開學日。

目前狀態是放完聖誕新年大假樂極生悲被工作與家務雜事淹沒中。

這兩天實在太忙了,忙到前天新學校開學,至今都還無法抽出時間來寫個臉書紀念貼文!

沒錯,兩少爺前天正式開始上柳丁學校了!(登登)

(前情提要請見峰迴路轉的柳丁求學記一文)

之前兩少爺就讀的蒙特梭利幼兒園有廚房準備每日午餐與點心,學校政策是禁帶外食。新的柳丁學校則與他們中學部農場學校的廚房合作,小朋友可以選擇從他們廚房訂午餐或是自己從家裡帶便當。

他們中學部的學生們經營了一間小農產商店,每週六還經營一個農夫市集,所以這間蒙特梭利中學的廚房料理使用了很多學校農場自己栽種養殖的食材,而且菜單變化多端相當國際化。像昨天是海帶湯烏龍麵,下週有Ministrone義大利蔬菜湯,之前還瞄到什麼Avgolemono希臘檸檬雞湯與chicken korma印度咖哩。看起來就是好吃又健康,所以我也就很放鬆地訂下去了。

IMG_2221.jpeg

畢竟要非賢妻的懶人大媽我每晚幫小孩準備便當而且早上還要我記得從冰箱裡把便當拿出來帶上車然後到學校還要記得從車子拿進教室裡,真的是心理壓力很大的一樁任務啊。

我常常連自己上班的便當都忘記帶,像今天早上就都已經把剩菜便當從冰箱拿出來放餐桌上了,結果一陣兵荒馬亂趕小孩出門後,人都到公司了才發現自己便當又忘記帶了!所以新學校有熱食可以訂,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

可惜中學部廚房每週三公休,所以週三學校直接跟外面訂起司披薩。我之前被小札克飲食造成的便秘導致漏黃金問題搞到極度龜毛(請見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一文),看到起司與披薩這種會堵腸的東西就怕,所以星期三只好辛勤幫小孩帶便當了。

(我發狂似地設了好多個手機鬧鐘提醒自己週三早上千萬別忘記拿便當真的好緊張)

上週我跟保羅與校長會面做新生家長的說明會。其實這校長就是真實的世界一文裡提到過的副校長彼得,因為之前的校長搬家搬到別州去了,所以現在副校長暫代校長一職,也因此我們感覺跟他還蠻熟的。

據說在新學年開始時的秋季舉辦的新生家長說明會通常都有二十幾人出席。可是這次因為我們是在一月入學,學年中插入的新家庭本來就比較少,據他說包括我們兩少爺也只有四個新學生而已。剛好其中一名是校職員的小孩,另一名是之前上過這學校後來搬走然後又搬回來的假新生,所以基本上需要被說明的竟只有我跟保羅兩枚空降新兵。

於是本來校長彼得應該是要照著powerpoint簡報報告的說明會,就這樣變成一對二的暢所直言有問必答的私人meeting,讓我跟保羅彷彿上了一節蒙特梭利魔人師父的教養課一樣。

講到帶便當這回事,彼得提到父母們應該盡量讓孩子參與製作午餐的過程,孩子們有了參與感,通常也都會吃得比較好。餐點不必精美複雜,高品質的蔬果、蛋白質、穀類都包含到就好。

剛好兩少爺開學第一天的一月四號就是個星期三,於是星期二晚上我跟兩少爺洗手作羹湯做之前介紹過的十分鐘上菜pesto青醬義麵,由他們兩位親手選了他們想吃的彩虹麵,由小札克剝羅勒葉兼洗菜,北鼻麥按調理機按鈕(也算勉強有參與),然後又讓他們自己選水果剝橘子皮擺便當。搞到最後興致勃勃的兩人都對隔天上學要帶的便當超興奮的,差點就被當場吃掉!

每週二晚間是保羅的放假日,反正我都是要一打二了。看來從此週二晚間就是我家的親子廚房時間了。

(照片是隔天早上冰箱拿出來才想到要補照的,所以賣相不佳請大家自行在腦中ps美化)

IMG_2171.jpeg

星期三早上,第一天開車載兩少爺上新學校。因為要開半小時左右,都還沒下交流道小札克就在嚷嚷怎麼這麼遠。阿你媽每天上下班就是開這麼遠你現在才發現我的苦!!

不過之前的學校雖然就在我家附近不遠處,開車卻也要至少開個十分鐘出頭,學校規定八點半就要到校,校主任又照三餐強烈呼籲大家不要遲到,所以之前每天早上都好慌亂又充滿罪惡感。

現在的新學校九點才要到校,而且學校也沒有很嚴格地要求大家不準遲到。八點半出門就剛剛好,半小時的車程小孩又可以在車上吃早餐,所以我們早上變得從容許多,壓力竟然減輕了許多。

前天也就是第一天上學的路上,我不斷地幫兩少爺打氣。一直到走進校門,兩少爺都還鎮定得很。九點到九點半是孩子們在戶外玩耍的時間,我帶著小札克與北鼻麥穿過教室走到戶外時,才發現小札克已經變臉了。

大概是現實一下子突然襲來,敏感的小札克突然感受到陌生環境的壓迫感,一下子淚如泉湧,邊哭喊邊緊抱住我不放。本來我以為會比較搞不定的北鼻麥反而表現從容自在,可是在看到哥哥淚崩後也受到情緒感染,遲遲不肯向前,臉也垮了下來。

小札克從八個月大開始上學時就是位淡定兄,四五年來不管換學校換班級換老師從來都是鎮定自在,從沒抱過我大腿上演十八相送。所以從沒處理過這種狀況的我真是一下子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邊安慰邊讓他盧了幾分鐘盧到北鼻麥都也快哭了,我終於硬把小札克扯離,老師同時很有默契地接手把他抱起來安慰他。我硬起心腸轉身走掉後躲著偷瞄了一下,五歲半就長手長腳的長人小札克像八爪章魚一樣抱著比我還矮的老師哭著不放,看起來挺滑稽的。

我抱著心疼又不安的情緒走出校門,在車裡呆了幾分鐘,忍不住又繞到停車場側邊偷窺他們的戶外遊戲場。

竟然發現這時候小札克已經歡樂地載著北鼻麥在騎雙人腳踏車環遊世界了!

(還真的繞著挺大的戶外遊戲場騎了好多圈怎麼哭完還這麼有體力)

IMG_2176.jpeg

中午校長打電話來報告說小札克跟北鼻麥好得很,一點問題都沒有,讓我鬆了一口氣。下午四五點我去接他們時,他們又正在戶外跑跳玩樂,北鼻麥竟然還哭喊說他不想回家。

老師笑著說他們一整天像模範生一樣,聽從老師們的指令出入換鞋子洗手吃飯睡覺做教具活動等等完全沒問題,午餐全部吃光光,午睡也睡得很好。

就這樣,除了早上戲劇化的淚別與傍晚北鼻麥鬧著不肯走之外,兩少爺度過了幾乎完美的開學第一天!

昨天早上再次帶他們上學時,走進教室那一刻小札克臉又垮了下來,開始帶著哭音嚷嚷。我正在心中想著要糟了,來迎接我們的老師自顧自開心地對兩少爺說『Are you guys ready for school!?』,北鼻麥超配合地大叫『Yes! I'm ready!』。大概是看到弟弟這樣哥哥覺得自己也不能不爭氣,小札克竟然也遲疑地說『I'm ready, too』,我就這樣趁勢落跑成功。

他們教室的樓上有個玻璃觀察室,可以偷偷觀察孩子們在教室裡的活動狀況,好有當初蒙特梭利女士的教室就是實驗室的fu。下午我去接他們時因為時間還早,我就跑上樓去偷看。

IMG_2213.jpeg

這十幾二十分鐘的時間,北鼻麥緊緊黏著哥哥不放,小札克似乎也因為北鼻麥在旁的關係而勇氣大增。

北鼻麥先緊盯著小札克做他的教具活動。小札克起身去拿紙,北鼻麥也跟在他屁股後面,小札克起身去換教具,北鼻麥也跟著來回跑。

IMG_2216.jpeg

然後他們倆決定要去逛動物園。哥哥帶著弟弟先跑到兔籠那兒品頭論足一番,又一起走到鳥籠旁討論許久,再又跑到魚缸旁指指點點,再又走去大蜥蜴那兒觀察了好久。最後兩人一起走到一個新朋友的桌子旁邊,一起詢問新朋友正在玩的教具內容。

IMG_2220.jpeg

我突然懂了,原來他們是彼此的security blanket,就像小寶寶總是緊抓著某條小毯子或絨毛玩具才有安全感一樣的助物。

好慶幸他們可以在同一間教室裡喔!讓彼此都更有勇氣了呢!

今天早上是少爺們上新學校的第三天。我打開教室的門,他們倆已經不需要我牽手就自己邁步走進去了。

雖然小札克還記得回頭快快說了句『我不想要妳走』,卻秒速被教室裡的活動轉移掉注意力。我親一下他們臉頰,兩人就開心地頭也不回地走進教室裡去了。

下午去接兩少爺放學,大家又正在戶外玩耍。開心的北鼻麥自己騎著扭扭車朝著我衝過來,卻不見小札克人影。

我仔細瞧瞧,發現小札克竟然坐在一台雙人腳踏車的後座,被一個小女生載著跑!

主任老師笑著說兩少爺真的表現超好的啦,每天都超完美,所有的老師都很開心兩少爺能加入他們班的行列。她說今天北鼻麥與小札克終於分別玩了不同的教具,不過還是選擇坐在一起玩。身為哥哥的小札克很愛指正北鼻麥,所以老師要在旁協助提醒哥哥記得讓弟弟有自己摸索犯錯成長的空間。不過她相信很快地,越來越有安全感的兩少爺就會有自己的活動、自己的空間與自己的朋友群了。

放學回家的路上,小札克問:『我們可以每天都自己帶便當嗎?』

呃...可以不要嗎!?你媽很懶耶。

北鼻麥還問說我們要回去舊學校還是要回來柳丁學校呢?呃,果然他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啊。好險當初沒有真的演變成北鼻麥單飛來上學啊!

開學第一週大成功!歐耶!!

IMG_1799.jpeg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