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7_034826982_4FD42_iOS.jpg

上週一北鼻麥幼兒班上的班導凱莉老師來電,整個過程有點詭異。

先是校主任傳簡訊問我有沒有收到北鼻麥班導的留言。她聲明了北鼻麥沒事,卻又想確認我可以盡快回電。

我趁工作空檔趕緊回電給凱莉老師。為了引兩歲小孩注意所以講話總是帶著有趣節奏的凱莉老師啪拉啪拉不停歇地跟我詳盡報告了二十分鐘,我這才知道剛滿兩歲半的北鼻麥剛剛竟然把班上一個柔弱的小女生打到鼻青臉腫!

事發過程大概是小朋友們在戶外遊戲區放風玩耍,北鼻麥不知道幹嘛把一塊運動用的塑膠平衡板拆下來揮舞把玩,然後這個兩歲出頭的小女生好像追著北鼻麥要他把平衡板放回去還是要搶著玩,北鼻麥一不爽就拿平衡板揮過去,結果竟然打到小女生的鼻根眉際。

小女生額頭腫了一大包,鼻根那兒一大片烏青,瞬間變成極慘的家暴受害兒臉,是名正言順實實在在的『鼻青臉腫』。

2016-02-18_164610328_99DDF_iOS.jpg

小女生的烏青腫包看起來很恐怖,不過幸好沒流血,也沒打到眼睛鼻子等重要部位,據說小女生哭一下冰敷後就沒事了。

北鼻麥則被帶去辦公室,校主任跟凱莉老師輪番與他『談話』,希望他能體會到事情的嚴重性。凱莉老師說北鼻麥最近有越來越常愛出手打人捏人的趨勢,希望我們在家也能配合多注意。

我接到這通電話,當下真是呆住了。

老實說,北鼻麥動手動腳耍小暴力算是家常便飯,不值得驚訝。

身為一出生家裡就有位虎視眈眈兩歲小哥的二寶弟,從小就跟哥哥的蠻哥狠姊朋友們玩在一起,有事沒事就被搶玩具被打著玩,或是拿來當寵物把玩著。

2013_12_18_17_34.jpg

這應該是世上所有二寶的坎坷命運,不過如果大寶是好動的哥哥而非文靜的姊姊,命運可能就更悲慘一點。

若是身上沒有練出什麼功夫與狠勁,應該很難在江湖上混下去。

2016-01-31_002650577_B7399_iOS.jpg

因為小札克跟北鼻麥才差兩歲減一天而已,北鼻麥根本常常就以為自己跟哥哥同齡。

從一歲多很會走路之後,他就極度勤勞地跟在哥哥屁股後面練武術當獨門弟子,不管哥哥做什麼,他都一定也要試試看。

IMG_0330.2015-01-20_005837.JPG

雖然出生後一整年都被當寵物嬰兒玩弄著,很快地北鼻麥就體悟出人生大道理之『自己的權益要自己爭取』。

於是北鼻麥一歲又一個月的時候,在學會走路的五天前,他終於發怒了。與哥哥搶工程車的情勢演變出下圖人生第一次兄弟搏鬥戰。

而且沈睡的獅子突然醒了,又是個連走路都不會的小短腿,於是小札克被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北鼻麥好像還打贏了呢!

10406689_10152326044075642_8476324130215370223_n.jpg

從還不會走路的巨嬰時代開始,北鼻麥就常常被我們擺在比他大的哥哥姊姊旁邊一起玩。

習慣了小札克的陪伴,同齡的幼齒小遜兒對他來說都太無聊,所以他整天都在跟哥哥的朋友們混。

小野獸般的小男生們打來打去是正常的,他有時自己被打還覺得很好玩,根本就甘之如飴一點都不在乎。再加上幼兒一定會經歷的因果關係實驗性階段,一歲多近兩歲的北鼻麥常故意出手打人以實驗對方反應。這時候哥哥的反應常常是『這是個好遊戲!』的完全錯誤立場,北鼻麥反而莫名其妙被鼓勵到。

雖然我跟保羅看到他們動手動腳互打當然一定會出手制止,不過他們自己一起玩的兄弟互動時間很多,所以實在沒辦法全面監控。

10574246_10152337288250642_4517950996553316574_n.jpg

現在我們家裡的玩具全部都是共用的,不分你我他。

從前北鼻麥一歲多,小札克三歲多,北鼻麥常處於搶不贏玩具只能被耍著玩的狀況。

很快地北鼻麥將近兩歲了,終於練就一身功夫,才能與近四歲的小札克勢均力敵,家中戰場方才漸漸呈現平衡局勢。

所以那一段時間,老實說有時我跟保羅還算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讓北鼻麥去練功夫的。

IMG_1333.2015-03-15_022808.JPG

小札克是北鼻麥最要好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敬仰的大哥,所以不管小札克要玩什麼想怎麼玩,北鼻麥都很配合。

北鼻麥快兩歲、小札克快四歲的時候,他們最愛玩的遊戲就是蠻力摔角。兩個人有事沒事就來互相壓一下。

IMG_1848.2015-03-29_190637.JPG

所以北鼻麥從小就是動靜皆宜收放自如,可以跟著哥哥安靜看書拼拼圖,要摔角打架搶玩具卻也不落人後。

2016-02-07_020440177_1EAD3_iOS.jpg

如今小札克四歲半,越來越成熟,已經很會控制自己的衝動慾望,所以就算情緒激動也不太會出手傷人。

北鼻麥兩歲半,卻正進入兩歲叛逆暴走兒的高峰期。

所以如今反而是哥哥常常被打被捏得哇拉哇拉叫媽媽,卻怎樣也不會還手。

小札克已經很講理了,北鼻麥再不需要自衛了,實驗性的打人階段已經結束,成熟的小札克也不太會鼓勵北鼻麥動手了。北鼻麥卻似乎進入了一不順心就欲出手打人捏人的暴走階段。

過去這一兩個月來,我跟保羅都很注意地在北鼻麥想動手的當下馬上出手制止他,並且就像在『跳脫糾正的泥沼』一文中提過的,盡量使用肯定句去正向引導到他可以做的行為上。像他手伸起來作勢欲打人時,我們就會抓住他的手跟他說『手不是打人用的喔,我們可以用手來抱抱、摸摸』,然後北鼻麥就會乖乖地抱一抱摸一摸。

經過我們一陣子的努力,最近他在家裡的暴力行為已經好轉許多,幾乎都看不到了!

所以凱莉老師在電話中說北鼻麥『最近越來越愛出手』這句話時,我真的呆住了。

我們努力了,以為也看到成果了,沒想到北鼻麥在學校不進反退啊。

那我們還能做什麼呢?體罰或time-out等懲罰已經被科學證明對這個年紀的小孩根本沒用,也與我的教養理念不合。除了繼續引導他到正確的行為上,有耐心地等候少爺長大講理、回頭是岸之外,根本就無計可施了啊。

2016-01-18_190651011_21ED7_iOS.jpg

下午我去學校接小孩,領了學校發的意外報告。

每次小孩在學校發生什麼跌打損傷,校方都會發一張incident report(意外報告)。事發時在場的老師會在報告上詳細記錄原由,不過當事人的名字都被馬賽克掉,以『friends』為代名詞。所以雖然我萬分歉疚,到這時候我仍然不知道受傷的女生是誰。

開車回家的路上,我跟北鼻麥說凱莉老師打電話給我,說他在學校把一個friend打傷了。我問他他到底傷了哪個friend呢?

『凱蒂。她哭哭。』

『喔~原來是凱蒂啊~』我成功得到情報,馬上跟北鼻麥聲淚俱下語重心長地說『凱蒂被打很痛耶,她好傷心喔。受傷的很嚴重的話可能還要去看醫生耶。我不喜歡你這樣打人...』啪拉啪拉啪拉長篇大論動之以情,希望北鼻麥能聽懂為娘的心戰喊話。

沒想到,北鼻麥說了『Sorry』還懺悔一番後,又說:『是麗莎,我打麗莎。』

媽呀我差點跌倒。受害者到底是誰呀!竟然給我假情報,這小子是來惡搞的吧?

這段對話就這樣在北鼻麥根本搞不清楚他打了誰的狀況下不了了之了。

如果北鼻麥自己都不在乎被別人打的話,實在很難幫他建立『別人不想被打』的同理心啊。可以看得出來,他根本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嘗試跟兩歲小孩說教,根本就是鬼打牆吧!

當晚剛好是我們學校家長會的定期會議。我走入校門,校長馬上把我拉到一旁,問我聽說今天北鼻麥發生什麼事了沒。

校長說來接那個小女生的爸爸相當激動,還堅持要老師帶他去戶外玩樂區走一圈,重現模擬案發現場。校長建議我寫個致歉卡或是做點道歉的表示。

『我也很想道歉,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是誰被打啊!』

校長低聲說:『我們通常不會通知當事人是誰,可是那個小女生已經跟她爸爸說是誰打她了,所以我想跟妳說也沒關係。那個女生是喬希。』

哇哩咧!不是凱蒂也不是麗莎!!我差點沒昏倒。

而且...『天啊!喬希是北鼻麥從嬰兒班一路一起升上幼兒班的最要好朋友耶!』我驚訝地說。

『對啊,她爸爸也是這麼說,所以他也相當震驚。不過他了解不能怪北鼻麥,他知道北鼻麥才兩歲根本不懂,他只是為了喬希的傷勢很激動傷心,因為她額頭上烏青腫了一大塊,看起來真的很恐怖。』校長比畫著她右眉際鼻根額頭一大塊形狀。

歐買尬!我歉疚無奈地跟校長說明,北鼻麥本來就是個武官型人物,我們最近已經努力引導他一陣子,也以為他好轉了,沒想到在學校竟然有越來越愛打人的傾向。除了耐心等待他再成熟一點與繼續努力引導之外,難道要使出什麼懲罰手段嗎?

『NO NO NO!』校長連忙說,『千萬不要!在我們眼中,這其實是兩歲小孩很正常的身心發展階段。我們看得懂的就知道他只是個頑皮好動活潑的兩歲小男生,沒什麼好擔心的。尤其是他上星期剛滿兩歲半,很明顯地進入兩歲叛逆期的巔峰,所以真的是正常的。這年齡的孩子心智還沒有同理心的基礎,我們看得出來,北鼻麥根本就不了解事情的嚴重度。』

『對啊!我下午問他,他一下跟我說是凱蒂一下說是麗莎,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嘛!』我跟校長抱怨著,要當偵探實在不容易啊。

『是啊。如果今天他是小札克的年紀,那就是很值得擔心的負面行為了。不過他才兩歲半,在很多方面仍然是個大北鼻,的確是只能加以引導與耐心等候。我只是想確定你們了解情況,在家裡也多加注意,不過我知道你們家的教養理念與狀況,沒問題的!』校長微笑說。

跟我想的一樣!校長的鼓勵讓我頓時放心許多。

晚上回家之後,我努力思考要怎麼對喬希表達歉意。一張道歉小卡了事感覺太隨便,送玩具點心卻又感覺過於敷衍。我最後決定找一本道歉的繪本,附上致歉卡,以表誠意。

在Amazon上找了半天,還真是困難。以道歉為主題的繪本很多,可是大部份都是在教小朋友怎麼道歉、怎麼認錯的寓言書或工具書。要道歉的是我家小子,這種書送給喬希感覺實在不對勁。

最後好不容易被我找到這本叫做『I'm Sorry』的繪本。

2016-02-17_205053557_B1417_iOS.jpg

故事內容大概是兩個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因為一點小事而互相吼叫。故事最後以男孩在心中承認自己很在乎彼此間的友情,並且想像如果他們對彼此道歉有多好為結局。

我個人認為這結局還蠻莫名其妙的,不過『I'm Sorry』封面意思到了就好,而且他們青梅竹馬很像北鼻麥跟喬希啊。在找不到更適合的繪本情況下,就決定買這本書來當致歉禮吧。

2016-02-17_205250178_0B95A_iOS.jpg

事發隔天早上我送小札克與北鼻麥去上學,不小心瞄到喬希的臉。

雖然喬希嘻哈如常,額頭腫包似乎已經全消,臉上留下的大塊烏青卻仍然很嚇人。

大概是下圖這種狀況,一點都不誇張:

2016-02-23_050807611_F5413_iOS.jpg

天啊,Amazon可以趕快用drone把書送來嗎!?

在尋找致歉書的過程中,我還不小心手滑買了另外好幾本有心機的繪本。

美國所有幼兒園裡應該都看得到Martine Agassi這一套教學前幼兒行為態度的實用性繪本,系列裡面最受歡迎的應該就是這本『Hands Are Not for Hitting』了吧。(請點連結進Amazon)

我終於也不可免俗地買了這本居家良藥。

2016-02-17_205105933_8D6EF_iOS.jpg

雖然書名是『手不是用來打人的』的否定句,可是繪本中的圖文內容將『用肯定句引導孩子去做可以做的事情』的概念發揚光大,列舉許多孩子們可以用手去做的事情。

依我們照三餐諄諄教誨的程度,北鼻麥應該都會背了吧。

2016-02-20_193527000_8189C_iOS.jpg

另外在搜尋致歉書的過程中,不小心被我看到這本『Zach Apologizes』(小札克道歉)。

我直呼要是書名是『Max Apologizes』那可就太點題了!好可惜啊。

不過書中小札克到底為什麼要道歉?

身為小札克的媽,我好奇心起一發不可收拾,手滑下去買了再說。

2016-02-17_041226024_6A7F7_iOS.jpg

收到書那天晚上,小札克自己先看了半天,然後硬是要我快快唸給他聽,好奇地想知道書中小札克為什麼要道歉。

原來,是因為弟弟在玩小札克的玩具火箭,小札克氣得用力推了弟弟一把。

我家小札克很快地澄清:『這不是我!我不會這樣!是北鼻麥啦!』

2016-02-22_034410603_7E185_iOS.jpg

書中被媽媽命令去房間冷靜一下的小札克心情極差,知道自己傷害到弟弟,手足無措不知該作何感想。

這時候媽媽敲門進來,建議小札克如果去跟弟弟道歉,自己心情也會好起來。

怎麼道歉呢?

媽媽有個好方法:『four-square apology』,四方格道歉法。

2016-02-22_034652840_17665_iOS.jpg

媽媽要小札克努力回想之前發生的事情,然後在四方格裡寫或畫出答案來。

第一個方格是『What I did to hurt someone』,我是怎麼傷害到別人的呢?

這個簡單,書中小札克寫下『把弟弟推倒在地上』。

2016-02-22_034749447_6968B_iOS.jpg

第二個方格是『How the person felt』。媽媽要小札克努力地想一想,被傷害的弟弟當時可能有什麼感覺?

『同理心』不是與生俱來的能力,而是練習出來的。若是沒有常被提醒去想像對方的感覺,天經地義以自我為中心的小孩子們根本不可能主動去使用同理心。

書中的小札克也承認這個步驟很難,因為他一直都只想到他自己的感覺,從來沒去想過弟弟的感受。

終於他想起弟弟被推倒時臉上的神情,也懂了弟弟很傷心。

2016-02-22_035059481_C3B30_iOS.jpg

第三格『What I can do next time』,下ㄧ次遇到一樣的情況該怎麼做才好呢?

這一格更厲害了,讓孩子們自己用肯定句引導自己,不要專注在錯誤的行為上,努力想想下次『可以做』的正確行為。

書中小札克搞笑地想了幾個『搶了就跑』、『拿弟弟的玩具威脅交換』等不怎麼樣的答案,最後終於回答:『用問的』。

2016-02-22_035204864_3CA47_iOS.jpg

最後一格:『How I'll make it up to the person』,要怎麼向對方致歉補償呢?

小札克考慮許久,最後終於決定讓弟弟借玩他的玩具火箭!

2016-02-22_035326672_708A9_iOS.jpg

這本我歪打誤撞不小心遇到又純粹因為好奇而買進的繪本,還真是本讓人感動的好書啊!

如何真心認錯而誠心道歉實是一門藝術,也是必須從小就開始練習的課題,不然長大很容易就會變成拉不下臉死不肯認錯動不動就惱羞成怒的大人吧。

老實說道歉這事我一點都不在行(沒錯我就是拉不下臉的死大人),所以有這種書來當道具,媽媽我只差沒感動地痛哭流涕。

『小札克道歉』這書對我家北鼻麥現在的情況未免太點題了,而且文末還附了空白的四方格讓大家填填看。

我趕緊趁著兩個孩子對這本繪本還興致勃勃時,對北鼻麥說:『北鼻麥!你看第一格的問題:What I did to hurt somebody!就像前幾天,你記得你拿學校平衡木做了什麼事嗎?』

『我拿平衡木打喬希。』北鼻麥宣布。

(天啊他總算至少把受害者名字搞對了,算是大有長進)

2016-02-17_041217494_6EAB0_iOS.jpg

『喔~那第一格的答案就是你拿平衡木打到喬希。那第二格呢?How the person felt,你知道喬希被打的時候有什麼感覺嗎?』我嘟著嘴裝傷心地說。

『She's crying...嗚。』北鼻麥也嘟著嘴裝傷心的喬希。

『她哭哭啊?喬希是不是也好傷心?而且她額頭上腫好大一包又烏青好大一塊耶,是不是好痛好痛?』

『對,喬希好痛,喬希好傷心。』北鼻麥喃喃地說。

『那你看第三格:What I can do next time,我們下次要怎麼辦比較好呢?』

這題有點難,我一點都不期望兩歲半的北鼻麥能提供什麼好答案。

『Laugh and talk.』北鼻麥肯定地說。

呃,就是相談甚歡、談笑風生的意思吧,好厲害。

『那最後一格,How I'll make it up to the person,我們要怎麼補償喬希跟她道歉呢?』

『Say sorry...』北鼻麥小聲說。

『對,我們要跟她說對不起。可是喬希被打得很痛很痛耶,只是說對不起可能不夠喔。要怎麼辦呢?』

『I don't know!』北鼻麥又嘟著嘴說,本來就很翹的嘴唇更翹了。

『我們寫一張卡片,跟她說對不起我害妳受傷了、請原諒我好不好?』

『對!』北鼻麥同意。

『然後我們送她一本叫做『I'm Sorry』的書好不好!?』

『好!』北鼻麥興奮地大叫。

2016-02-18_013750471_D7BD6_iOS   (2016-02-23T03_00_54.505).jpg

隔天下午我去接小孩放學,抓著北鼻麥的手寫了上面這封血書。

北鼻麥寫了『Dear Josie I'm sorry I』五個字就不耐煩了,開始出軌在卡紙上亂畫,所以本來要寫的洋洋灑灑道歉函只好變言簡意駭三行詩,抓到重點就好。

接著由北鼻麥自己把卡片跟書放進喬希的置物盒裡,以表誠意。

2016-02-18_013944005_C87D4_iOS.jpg

隔幾日後的一個早上我送小札克跟北鼻麥去上學,這時候離事發已經一個多星期了。

我那天早上比較早到一點,於是終於再次跟北鼻麥的班上老師聊起這件事。

老師微笑地說喬希已經完全康復,而且他們最近有比較注意北鼻麥,看到他伸手作勢時就趕緊引導至其他動作。

於是這幾天來,他在學校動手動腳的情形也大幅好轉了,已經兩三天幾乎都沒看到打人動作了!

親愛的頑皮的北鼻麥,我們會有耐心地等你成熟長大、浪子回頭的。

2016-01-30_200953422_E654F_iOS.jpg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