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從下班接了小孩放學後的晚間六點到八點之間都是我家的終極戰場。

在短短兩個小時內,必須努力張羅小孩吃晚餐、拖小孩上樓洗澡、刷牙、擦乳液、穿衣服,然後念睡前故事書、餵北鼻麥母奶,再哄兩個小孩睡覺。

我們的目標是把小孩在八點前弄倒,這樣小孩才會睡夠,我跟保羅也才有喘息的兩人空間。

一直到半年前,這個作息都還算順暢。

當時北鼻麥還算是北鼻,所以隨便餵餵母奶就KO掉了,實在是小case。

小札克則是從嬰兒時期就延續着『洗澡-->念故事書-->關燈睡覺』的睡前儀式,三年來都是如此。北鼻麥當然也就入境隨俗,跟著哥哥一起做睡前儀式。

最近幾個月來,北鼻麥很努力地脫離嬰兒族,妄想晉升學步兒一掛。

強壯的北鼻麥現在能滾能爬,會走又有點會跑跳了,連搶玩具都變得很有力。哥哥跟他說話他還會回應,哥哥唱歌他還會當伴奏,他跟小札克的互動越來越好,所以每次一玩起來就不可收拾。

IMG_0203  

只要哥哥在身旁陪著玩,爸媽的話語馬上變成北鼻麥呼呼呼的耳邊風。

每天放學回家之後,兩兄弟好像都相當思念對方,非得要大玩一場不可。於是最近叫他們吃晚飯越來越難叫得動了。

而且北鼻麥的意見越來越多。從前不管問他什麼都會說『好嗚』的乖寶寶,不知何時竟然變成什麼都給我說『NO!』的叛逆小子。

最近一個月來的晚餐時間,本來是大胃王、一坐下來就可以吃很久吃到飽的北鼻麥,竟然開始每天坐下來吃一口飯,然後就嘴裡含著食物跑回去客廳玩。我呼喚半天後,他會再意思意思跑回來吃一口,然後又再跑回去玩。

這邊可能要先為讀者們介紹一下故事背景:從北鼻麥六個月大開始吃副食品之後,除了湯粥咖哩或菜葉類的必須做成泥的東西我會用湯匙餵之外,其他蔬菜水果甚至肉類我都是蒸煮軟之後切成細長條,讓他自己拿著吃。如此雙管齊下,北鼻麥從六個月大開始每餐都在練習手眼協調,於是他從七個月大就很會自己餵自己了。

從大概九個月開始,我就很少親手餵他食物了。

有圖有真相,沒有圖大概沒人會相信我。下面照片攝於去年二月二十四號,北鼻麥六個月又二十天大,正在自己吃芹菜。

(頭髮從出生後都還沒剪過,每天都處於很有性格的起床頭狀態)

IMG_5556  

下面照片日期是去年六月三號,北鼻麥快滿十個月大。這時候他已經會自己用湯匙了。

IMG_7401

去年六月七號他剛滿十個月,如果把他丟在香蕉樹叢林裡,應該不會餓死。

IMG_7456  

下面照片攝於去年七月十三號,北鼻麥十一個月又九天,可以自己一次吃掉五根羊排。

IMG_8135  

下面兩張分別攝於去年八月九號與八月二十號,北鼻麥剛滿一歲整。

這個時候,他已經能夠自己坐在小椅子上自行吃完一整頓飯。我那個時候當媽當得很輕鬆啊。

IMG_9140  

IMG_9219

因為蒙特梭利不主張高腳椅的使用,認為要讓孩子坐他們哈比人尺寸的餐桌椅吃飯,才能從一開始就培養他們選擇正確行為的能力。

如果一直把小孩綁在高腳椅上,他們沒有自行坐下或離開的選擇權,也就沒有機會學會吃飯該坐好、吃完要把椅子擺好再離去的行動。

所以我家除了北鼻麥在屁股不夠力時坐的那張之前介紹過的Inglesina綠色餐椅外,從來都沒有高腳椅的存在。 

沒有高腳椅一直以來也都不成問題,我家兩個愛吃鬼一坐上椅子就非得吃到脹氣才會下桌。

前情提要之後,大家應該瞭解,我從來都不是會拿著湯匙追在小孩後面跑的媽媽。小孩餓了就會自己吃,吃飽了就會走人,對我而言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一直到最近北鼻麥自以為轉大人後,竟然晚餐開始吃一口就給我跑掉,讓我好生困擾。

去學校問問,老師們都很驚訝地說『怎麼可能!』,因為北鼻麥可是班上的模範大食王,每次坐下來非得把自己的食物跟大家的食物全部吃光才會離桌啊!

(下圖看來不知道在耍什麼帥,其實正在等吃的)

IMG_0013  

他每天晚餐這樣跑來吃沒幾口就退席去玩的行動,其實如果有吃飽的話我也沒有異議。可是除了晚餐時間會拖很長之外,有時他半夜睡到一半會醒來哭餓,讓我跟保羅相當抓狂。

晚餐時間拖很長,通常吃完之後甚至吃到一半小札克還要跑去拉個屎,整個晚餐時間會搞到四十分鐘或一小時之久。每天把小孩拖到樓上洗澡的時候我跟保羅都已經筋疲力盡、壓力很大。然後兩個小鬼洗澡當然又在那邊邊洗邊玩,之後小札克要不是累到很不願配合刷牙,就是執意要自己刷牙自己慢慢穿衣服。這個時候我跟保羅通常都已經極度不耐煩了,搞了半天終於把小孩搞上床,然後還沒有時間概念的小札克又會在那邊磨着要我們唸故事書,北鼻麥也可能要哄很久才睡得着。

總而言之每晚都搞到保羅屎臉,我也常常被炮火掃到。有時候搞到我這麼熱愛和平的人都怒火中燒了。

小孩睡覺時間越拖越晚,我們晚間生活品質越來越差,如果北鼻麥半夜又起床哭餓,我跟保羅根本就直接呈現崩潰狀態。

昨天晚上又是一樣的情況,一直搞到九點兩個小孩都還沒睡著。我正在餵北鼻麥奶,保羅又跑來說小札克哭著堅持要我去陪他睡。

我只好把北鼻麥交給保羅哄睡,跑去找小札克躺下的時候,就聽到北鼻麥開始嘶吼哭喊。

哭喊聲越來越強勁,完全沒有要停息的樣子。

保羅說他換了尿布、拿水給他喝、給他吃治長牙痛的草本藥水,都沒有用。抱著哄也沒用。平常超有用的大力拍屁股加唱歌也沒用。

北鼻麥嘶吼了很久很久,保羅已經決定放棄要讓他哭到睡了。(哭到睡這種事情在我家從來沒發生過,我沒辦法)

只是我們待在門外,北鼻麥的嘶吼哭喊完全沒有可能會哭到累的感覺,只是聽起來極度悽涼而已。

最後我決定抱著他下樓去,給他吃了半根香蕉,再把他帶回到床上。這時候他竟然就很配合地躺下讓我拍著睡著,只花了五分鐘而已。這個時候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原來他是肚子餓!

北鼻麥從來沒有在這種時段,尤其又在餵完奶之後肚子餓過。他倒是常常假裝說肚子餓,其實是想要我們抱他起來下樓去混混而已。所以我們搞了半天都沒想到他是真的肚子餓!

(之前花了我一番心力終於戒掉他必須抱著哄睡的習慣,幾個月來他已經習慣自己在床上就寢,所以我們睡覺時刻若非危急關頭絕不會把他從床上抱起來到處晃)

我跟保羅這個時候已經被搞到心力交瘁、相對無言。

這種惡性循環已經壞到地獄谷底的焚燒地步。

我甚至已經在想是不是應該乾脆當孬種買個高腳椅把北鼻麥綁起來逼餵晚餐餵到飽算了。

不過...

今天去接小孩放學,我不知道哪裡天外飛來一個idea。

如果他在學校餓的時候明明可以坐著好好吃到飽,在家裡卻吃一吃就跑去玩,會不會是因為他根本就在六點多的時候不太餓呢?

維持覓食天性的小動物是絕對不會餓死自己的。我從來沒有逼餵過北鼻麥,他通常都是自己餵自己餵到飽,所以我相信他的天性還在。

我應該要相信他的生理直覺。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於是一邊開車,我一邊使用『當你...就可以...』的When-Then大功跟小札克宣佈:『今天我們要改變一下晚間行事順序喔!我們回家之後第一件事要先洗澡,第二件事才是吃飯,然後第三件事是要上樓刷牙,如果一二三都順利做完還有時間的話,我們就可以看故事書,然後再睡覺!』

(看故事書一直是我每晚When-Then大功的最佳釣餌,不管是洗澡吃飯還是大便,把『做完之後可以看書』搬出來,通常都沒問題)

本來我有點擔心他會反對,畢竟睡前洗澡的作息已經操作了三年之久,而且上樓洗澡就代表要睡覺沒得玩了,所以他通常都會有點小反抗。

沒想到他手中突然冒出一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檸檬(車子很久沒洗,搞不清楚椅子裡藏了什麼東西,根本是小叮噹的口袋),然後說:『我要擠檸檬汁』。

根本是天外飛來的When-Then釣餌!我馬上說:『好,那第一件事是要洗澡,然後第二件事我們可以擠檸檬汁,第三件事再吃飯!』

就這樣靠著一顆檸檬,到家之後我們立刻歡歡喜喜地上樓洗澡。哥哥都肯乖乖上樓了,弟弟哪有不跟進的道理?

六點多放學回來直接洗澡,我跟保羅沒有就寢時間壓力,小札克跟北鼻麥得以開開心心地玩水。

而且因為時間還早,孩子們還不太累,心情愉快就比較講理也比較會配合行動,於是連擦乳液跟穿睡衣都超級順利。

七點下樓吃飯,果然他們都餓了!

小札克大快朵頤,愛吃鬼北鼻麥也終於出現了!!他們兄弟倆坐在小餐桌旁一聲不吭地狼吞虎嚥,一下子就把整盤飯菜吃光光,還要求再添飯加菜。

而且因為流程順利,沒有人在拖拖拉拉,中間我們還擠了檸檬汁,吃完飯後離就寢時間竟然還有足足三十分鐘,可以慢條斯理地刷牙、玩玩具、唸故事書。

最後我們成功在八點十五分讓兩個小孩睡倒!

全程沒什麼壓力,也沒有在趕作息的感覺,老爸心情好得多,於是全家超和平的啊。

什麼叫做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兩個月來把我們搞到瀕臨崩潰抓狂、每晚都將近引爆家庭戰爭的大問題,竟然靠一個交換吃飯洗澡時間的小動作就解決了。

IMG_2343  

這讓我聯想到大概四個月前發生的一件事。

北鼻麥將近一歲左右的時候,要不就是感冒要不就是長臼齒,突然開始夜半會醒來,而且一醒就醒個一兩小時。

不管餵他喝水、吃東西、抱著哄睡、用奶功、甚至是我讓他在一邊玩然後我自己昏睡過去,都沒有用。

這種情況維持了至少兩個月之久,我跟保羅當初根本就是身處地獄。

當初我們一家四口都睡在主臥室裡。我是堅信母嬰同房的好處的人,可是因為嬰兒在我們房裡,當初為了怕小札克覺得被孤立而開始討厭弟弟,所以乾脆也把小札克搬到我房間裡睡。

一家四口睡在一起,一睡就是一整年。

中間幾個月,北鼻麥其實已經可以好好地睡過夜了。正當我跟保羅翹著腳自以為可以安養天年時,他突然開始了每天半夜哭醒然候醒很久的習慣。

這種情況越來越糟,我毅然決然決定半夜不再餵他奶了,於是名正言順地讓保羅去對付北鼻麥的夜半驚魂,有時候保羅晚上根本睡不到三小時。

雖然夜奶戒掉,他仍然夜夜醒,搞得我們水深火熱。搞到我已經快受不了的極限,好想舉白旗投降把北鼻麥送去嬰兒寄宿學校睡覺啊。(有這種東西嗎?叫做孤兒院吧)

有一天,我也是這麼神來一筆,天外飛來一個idea。

我突然想到因為小札克同房,每次北鼻麥半夜驚聲尖叫,我跟保羅很怕吵醒小札克,所以總是馬上抱起北鼻麥遠離現場。有時候我們會把他抱到走廊走著哄睡,有時候抱到另一個房間去睡,有時候抱下樓去喝個水吃個東西,有時候還下樓試圖跟他在沙發上睡。

會不會他其實是很想要繼續睡回自己的床呢?會不會他無法自己入眠挫折感很重,哭聲其實是在懇求我們的幫助?

沒有辦法讓他躺在自己嬰兒床上慢慢跟他磨的原因,是因為小札克睡在一旁。

於是當晚,我派保羅把小札克的床搬回他房間裡,然後要保羅去陪小札克睡。

夜半北鼻麥再度驚聲尖叫時,我不怕吵醒小札克了,所以不急不徐地把他壓回他自己的床上,一邊唱歌一邊用力拍著他屁股。他同時哭喊著,因為我不抱他起來而相當不爽,可是因為我在一旁陪他,所以哭聲也不悽涼。就這樣他哭著哭著,大概花了二三十分鐘的時間,終於慢慢睡著了!

(二三十分鐘聽起來很長,可是原本他會醒兩三小時,所以我當時超想放鞭炮的啊)

之後的每個晚上,我照本宣科,不管他怎麼哭,我就是不抱他起來,就是一直把他壓回去床上拍着他唱歌。

每個晚上他哭的時間越來越短,在一個星期之內,他的夜半哭聲竟然縮短到幾分鐘就可以輕鬆解決的程度!

兩個星期後,他終於再次開始睡過夜了。

幾個月來快把我們兩個老人家逼死的麻煩大問題,就在轉個念頭、把小札克搬出去後成功解決了。

讓我懊惱怎麼沒有早一點想到這個關卡呢!

當爸媽的,有時候會卡在問題點,出不來。

有時候日復一日的困境,讓我們覺得活在無間地獄裡。

可是有時候,發揮創意懂得變通,相信孩子,再從根本問題上去思考,可能一下子就能改變全局啊。

換個角度去思考,解決方法可能就在我們眼前!

IMG_2188  

, ,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ella
  • 可以借分享嗎?相信很多媽媽可以從您的分享受惠的!
  • wendy
  • 喜歡看您的文章,您是個很有智慧的女人兼母親,很多待我學習!今天很開心在本期親子天下看到您的文章,忍不住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