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傍晚我們去Target買東西。北鼻麥拉了一屁股的屎,我抱著他去廁所換尿布,同一時間保羅堅持要帶小札克去廁所尿尿。

我聽到他們對話的時候,他們已經逐漸進入權力爭奪戰的地步。果然我跟北鼻麥從廁所換完尿布回來之後,小札克已經在人家店裡高分貝狂哭嘶吼。

保羅看到我馬上抱著怒氣跟我埋怨,說小札克拼死不肯跟他去上廁所,然後竟然直接給他尿在褲子裡!氣炸了的保羅口中唸著『明明就尿急還在那邊頑固不肯聽話去廁所』,冷冷地直接轉身走出店門口。

(其實是要去車上拿小札克的內褲,不過很有戲劇效果就是了)

留下我跟北鼻麥在店中央面對不停狂哭嘶吼的小札克,可謂天外飛來的地雷。

小札克坐在購物車裡嘶吼。我問他怎麼了,小札克邊哭邊抽蓄著叫:『把拔走掉了』、『我要跟你去幫北鼻麥換尿布』、『我不要跟把拔去廁所』、『我不要坐在購物車裡』、『我要下來走』,顯然是情緒混亂激動,只好把全世界不對頭的事情都拿來說嘴。

我搞不清楚他表面下到底是哪一件事讓他最傷心,哪些是借題發揮的藉口,而且我當時也不在現場,所以只好用推理的方式幫他說故事。

前陣子我在由兩位有名的心理學博士與小兒精神科教授所寫的Whole Brain Child一書中讀到,小孩受到驚嚇與創傷時,最能幫助孩子的解決方法其實是跟他一起說故事,釐清事情發生經過

(沒錯,不是避而不談,不是哄騙沒事,更不是假裝責怪嚇到孩子的物品。這些動作都只會把孩子的心理陰影壓到深處,未來某天這個陰影一定會回來大反撲,造成孩子莫名負面行為)

驚嚇、恐懼、憤怒、心理創傷等都來自敏感的、活在當下的情感右腦。在孩子情緒激動的當下,整個大腦被情感右腦佔據,大人若能適時使用語言幫孩子復述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釐清邏輯與事情前後順序,等於在幫助孩子癱瘓的語言邏輯左腦甦醒過來,輔助他用自己的理性左腦撫慰發瘋的右腦,也就是所謂的『左右腦平行整合』(horizontal integration)的一種技巧。

這也是心理諮商師在治療病患重大心理創傷時,會試圖要病患重復描述事情過程的原因。

IMG_0181

IMG_0183

於是我開始說故事:『喔~我知道剛剛馬麻要帶北鼻麥去廁所換尿布,小札克好想跟馬麻一起去,可是馬麻沒聽到,就自己走掉了,你有點難過。然後把拔要小札克去尿尿,可是小札克心情不好不想去,把拔一直問你,你一直說不要,結果你就不小心尿在褲子裡。然後因為你不聽把拔的話,把拔就很生氣。把拔生氣了,你很擔心又很傷心,所以就一直哭哭。而且因為你尿濕褲子,把拔就要走去車上幫你拿乾淨的內褲,對不對?』

小札克一邊流著淚一邊點頭,情緒真的有比較穩定下來。他跟我說:『我不想被綁在購物車上,我想下來走。』

這時候保羅回來了,仍然充滿怒氣。我跟他說小札克想下來走,保羅生氣地說因為他不聽話而且又一直哭,他必須待在購物車上。

小札克聽到之後,本來有穩定下來的情緒又開始抓狂,再度開始高分貝嘶吼。

我也隱隱地開始生保羅的氣,這個人有時候情緒智商低到讓我抓狂的地步。在這種時候講這種話,分明只是在發洩自己的怒氣,根本是完全無效益的火上加油。

我並不覺得小札克哭說想要下來,我們就必須予取予求讓他下來。可是讓他留在購物車上的講法有很多種。像『好,等一下我們走到車邊你就可以下來』,或是解釋『我們快要結帳出去了,希望你能合作待在購物車上』,甚至『你不哭的話才可以下來』,都比『NO!你不聽話又一直哭,我才不要讓你下來!』好得多吧??

排隊結帳,小札克一直哭著說他要下來,我幫他擦眼淚跟他說:『我知道你很傷心,我知道你想要下來,可是用哭的達不到目的,this is not gonna work』、『你哭完之後,好好地問把拔看他願不願意讓你下來』。

小札克再次穩定下來一點,流著淚說:『我沒有哭哭了』,然後跟他爹嚷嚷說:『我想要下來。』

保羅正在氣頭上,故意不理他。我跟保羅說小札克想要下來,保羅竟然生氣地對我說:『好啊妳讓他下來啊!直接推翻我的權威啊!』

我也生氣了:『我有讓他下來嗎?我不是在問你的意見嗎?』

真的是!我到底有幾個兒子!!

保羅想想也是,於是跟小札克說:『不行。你不聽我的話,所以我也不想聽你的話。』

小札克聽了,立馬再度高分貝開始嘶喊。

保羅冷冷地說:『你用哭的,我不理你。』

小札克哭叫說:『我有聽話!我沒有哭!』

我已經決定我不想淌這灘鬼打牆的渾水,乾脆站在後方假裝我不認識這家人,保羅可以自己去被他自己不斷引爆的地雷炸死。

就這樣在哭嚎聲中,我們結帳走出店外,一路走到停車場的車子旁邊。我問保羅需不需要幫小札克換褲子,保羅又說著氣話:『Well, he peed in his pants. I don't know... Maybe he likes to sit in his pee!』(Well,他尿褲子了,我不確定...也許他喜歡坐在尿裡面!)

不知道是墨西哥人的文化問題還是他們家的毛病,保羅跟他幾個兄姊都很愛使用機歪的sarcasm(諷刺)來溝通。在過去十年來我曾針對他無禮的諷刺語跟他狠狠爭執過幾次,所以保羅知道我相當不耐刺,也因此近年來有比較收斂的傾向。

不過他在生氣的時候就會變得跟刺蝟一樣,馬上使出諷刺神功。

小札克聽到後,看著我認真地說:『I like to sit in my pee?』(我喜歡坐在尿尿裡面?)

馬的,我頓時心中怒氣爆炸差點變身超級賽亞人。這位爸爸愛對我用諷刺神功就算了,有理智的人會對三歲小孩諷刺嗎?三歲耶!連語言能力都還沒有發展清楚耶!這位大爺您真的期待他瞭解諷刺句型內含的口是心非的真正意思嗎?

我生氣地說:『No!You DON'T like to sit in your pee!It's called "sarcasm". He didn't mean it!』(『不,你不喜歡坐在尿尿裡。這叫做諷刺,他不是真心的』...故意講英文講得很大聲給保羅聽)

然後我在幫小札克換褲子的時候,小札克又認真地說:『Maybe I like to pee in my pants?』(也許我喜歡尿在我褲子裡?)

靠夭…一聽就知道一定是先前在店裡保羅已經使出的諷刺神功的遺毒。我再次大聲說:『NO!You DON'T like to pee in your pants!HE DIDN'T MEAN IT!

什麼叫力挽狂瀾!

我這時候已經氣到要甩車門的地步。可是要對付三歲小孩還有如同三歲的老公,看來目前能冷靜下來的只有我一人。忍字頭上一把刀,我雖然被刀切得好痛還是忍著什麼都不說。

保羅一路沈默地開車回家,我跟小札克和北鼻麥有一搭沒一搭地講話,保羅後來也勉強加入對話,似乎有比較氣消的樣子。路上不知死活的小札克不停地把手指放在嘴巴裡,保羅叫他把手拿出來,小札克沒聽進去,保羅重複講了三次,小札克就是當作耳邊風。

保羅怒氣再次升起,不過看得出來他也在隱忍着不說氣話。不知道是不是他有在反省,有了解到他情緒智商不夠,生氣的時候在孩子面前言多必失。

快到家的時候,因為車子儀表顯示胎壓過低,保羅把車子開去加油站幫輪胎充氣。他把門打開下車,小札克馬上說他也想去幫忙。保羅直接冷酷地說『NO』,然後就把車門甩起來。

『可是我有聽話…』小札克把已經從嘴巴裡拿出來的手伸出來給我看。這孩子眉頭一皺嘴巴一撇,眼看地雷又即將被引爆。

我連忙使出撲滅導火線神招,馬上重覆三次小札克的需求:『我知道你想要跟把拔下去幫輪胎充氣、我知道你想下車幫把拔,你真的很想幫忙對不對?』

他點點頭,快掉出來的眼淚被我及時制止了。好險!

我問說:『可是把拔不想要你幫忙。你知道把拔為什麼不想你幫他嗎?』

小札克點頭。我說:『是因為你剛剛不聽話,他在生氣,對不對?』

小札克把手伸出來:『你看,我有聽話了。』

我說:『可是他剛剛一直跟你說把手拿出來,你一直都沒有聽話啊。』

小札克堅持說:『我有!

本來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我,突然想到之前在某溫柔教養秘笈裡讀過,許多時候大人用的動詞與時間副詞字眼對小孩子都是過度模糊的概念。小孩可能看起來一副有懂的樣子,其實大部分的時候並非如此。就像我們被逼著使用不熟悉的語言溝通時,許多時候小孩子都是半猜半懂,不懂裝懂,然後以對猜測的含義來做回應。

簡單說,就是雞同鴨講,不過那隻鴨裝得很像雞,所以雞以為鴨子已經練到雞的地步,因此而造成溝通不良。

就像『剛剛』、『一直』、『聽話』,對我們而言都是理所當然的簡單字眼,可是對三歲小孩來說,是不是太過抽象呢?

於是我說:『你知道『聽話』的意思嗎?就是把拔請你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你要好好地合作、照著他說的去做。』

『剛剛我們在車上開車過來這裡的時候,把拔是不是有請你把手指頭從嘴巴裡拿出來?』

小札克點頭。

『把拔跟你說了一次,你還是沒有拿出來。把拔說了第二次,你還是沒有拿出來。把拔又說了第三次,你還是沒有把手從嘴巴裡拿出來,對不對?』

小札克點頭說對。

『就像如果你請我幫你拿鞋子。你說了第一次,我沒有幫你拿,你說第二次,我還是不幫你拿,你說第三次,我還是沒有幫你拿。你是不是就可能會生氣?』

小札克再點頭。

為了怕不夠詳細,我再重覆一個例子:『還有有時候你想要馬麻幫你拿水。你說『馬麻~幫我拿水~』,我不理你。你又說『馬麻幫我拿水!』,我還是不理你。你再說『馬麻!幫我拿水!!我要喝水!!!』可是我還是不理你。你說了三次,我都不理你。你是不是會覺得生氣?』

小札克點頭說對。

『所以雖然你現在有聽話把手拿出來,可是剛剛在開車的時候,把拔請你把手拿出來請了一次、兩次、三次,你三次都沒有聽話合作,所以把拔就生氣了。把拔生氣了,就不想跟你講話,所以他不想要你下車幫他充氣。就像有時候我生氣的時候,也不想跟你講話一樣,對不對?』

小札克再次認真地說:『對』。

『所以我們等一下要跟把拔說『I'm sorry』,然後要說『I'm sorry I didn't listen』,好不好?』

小札克說:『好。』

我為了確定他真的有懂,問道:『等一下你要跟把拔說什麼?』

小札克:『I'm sorry I didn't listen to you.』(對不起我剛剛不聽話)

我開心地說:『對!』

保羅這時候已經回來車上。小札克有點彆扭,什麼都沒說,我也不逼他。

到家後,車子停在車庫裡,保羅下車正要把小札克抱下來時,我連忙提醒小札克:『你記得要跟把拔說什麼嗎?』

小札克連忙跟保羅說:『把拔,I'm sorry…』

保羅顯然沒料到會有這一招,所以愣了一下。然後小聲問:『Sorry for what?』(為什麼說對不起?)

小札克誠心地說:『I'm sorry I didn't listen to you.』

我故意把我這側的車門關起來,站在車外面,給他們父子一點隱私去上演大復合。(雖然佯裝不在乎,不過我的耳朵還是有努力張開偷聽就是了)

保羅聽起來有很鼻酸的樣子,他跟小札克說謝謝他的sorry,也喃喃跟小札克道歉,說他剛剛在氣頭上所以講出一些傷害他feeling的話,而且還不想要小札克幫忙充輪胎的氣,真是對不起。然後他們兩位兒童來個世紀大擁抱,我雞皮疙瘩掉滿地,趕快抱著北鼻麥逃進家門去。

終於大家都快快樂樂的了,賢妻貴婦布魯奇再次化危機為轉機。經營一個家庭的幸福比經營一個事業還困難啊!

進門後小札克跟北鼻麥在客廳玩玩具,我則在廚房忙準備點心。保羅走過來看著我說:『THANK YOU』,然後緊緊地給我一個大擁抱。

我決定不多言,只說了一句話:『You have to be careful what you say to the kids when you're angry.』(你要小心自己生氣的時候對孩子出口說的話)

雖然保羅在激怒當下的情緒智商仍然有欠改進,不過自我察覺的能力的確有在逐漸長進的樣子。記得我兩年前也是常常在生氣時直接變身超級賽亞人完全爆炸,所以我知道他的心境,也相信人能夠改變。

對孩子的愛,是改變我們、讓我們成長的最大動力。

當媽媽的對小孩要有信心,對長子老公也要有信心才行。

嘖嘖嘖,這篇寫完,我覺得我根本就是黃蓉了,是不是!是不是!!!(得意了咧)

IMG_015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E
  • 潛水客冒出來謝謝妳的分享。這一篇看得我好想把它翻成英文然後貼到我自家老公眼前。他也是覺得小小孩(我家的才兩歲半)聽得懂sarcasm,嘆氣。

    另外請問一下,妳在文中跟小札克交談是中英混用,現實中也是如此嗎?在老公退化成三歲情商時呢?我老公不會說中文,但小孩目前中文比英文好。有時老公跟小孩在比幼稚時,我很難決定是要先用中文安撫好小孩而讓聽不懂的老公繼續暴走,還是要先用英文試著安撫小孩同時給老公使眼色要他跟進。請問妳一般是如何處理這種情形呢?非常謝謝!
  • Selina
  • 謝謝妳的文章對我很有幫助
  • caracoco
  • 我當潛水客也很久了, 但是身為一歲半半獸人媽媽, 我常常來這裡取經, 非常謝謝你的分享, 篇篇文章都真的需要做筆記深化到內心啊!! 再次謝謝你!!
  • Miss Monkey
  • 佩服呀~ 我從頭大笑到尾!!! 還是十分配服您處理事情的"手腕"~ 您對三歲孩子的引導和向他解釋時間的方式真的很好。
  • Grace En-Tien Chang
  • 我老公也是,常常有刺,我想不只是墨西哥裔,應該是美式。每每要我情緒零界爆發才來個大清算,不然他說 “只是開玩笑”,“我說什麼都不行噢?那我不跟你說話了。” 最近自己越來越學他講話,真是讓他非常不高興,可是他完全沒有發現是跟他同出一撤啊!!!看了你的文章,真的還是要建立自己的高標準不能期待老公自己領悟...


    我之前讀過Dan Siegel “No” 的書,被我放到教養必讀的書架上。看來whole brain child 也值得買。我想把妳的書單全部都要過來K:D
  • 訪客
  • 看了這篇,我發現自己對待家人很容易用sarcasm的方式講話,但明明是口是心非,只是想表達自己的怒氣而已。生氣沒好話,所以要三思。很謝謝你的分享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