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240.JPG

雖然說我在美國當了十三年的投資顧問,碎碎念的親子部落格也寫了七年多,在我家部落格上討論理財的機會卻極少。仔細想想,七年來好像也不過就只寫了『你家的零用錢發對了嗎?』這一篇而已耶。

這次應親子天下邀稿,剛好可以一償宿願,從一個剛好身為投顧的媽媽角度進一步與大家分享一些我們家幼兒理財教育的經驗與想法。

沒有人是從教科書上學用錢的。在孩子們長大到有機會接觸任何正式的財務相關知識之前,十幾年來的家庭教育環境早已塑造出孩子們的價值觀以及對錢的態度。

也別以為孩子們長大成人就自己會弄懂理財相關雜務。我就認識好幾個因為多年來配偶全權掌管家庭財務事項,六七十幾歲喪偶後才充滿恐懼地開始學習怎麼付帳單、開支票、讀投資報表的銀髮客戶。

都已經是退休老人了,卻仍對預算對投資毫無概念而過度揮霍到幾近敗光退休金的客戶,竟然也不在少數。

從兩少爺們蒙特梭利紮實的的建構式數學教育中,我見識到孩子們理解複雜概念的能力根本就超越我們所能想像,也學習到孩子從小對抽象概念建立熟悉感的重要性。

華人家庭文化中常持有一種『錢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問』的態度,孩子們至多學會存零用錢去買想要的東西,到十幾二十歲初出社會時才會被完全陌生的稅務、財務、投資、保險、貸款等概念大轟炸。

少數一些比較幸運的孩子們也許能夠很快搞清楚狀況衝出迷霧,大多數的孩子們卻總是跌跌撞撞浪費幾年的金錢與時光才有可能走上正途。

雖然都已經是奔四的大媽了,我對人生第一次報稅時滿腦充滿迷霧問號以及二十三歲時在美國銀行開設第一個支票帳戶時的陌生恐懼感仍然印象深刻。

因此我相信,從小讓孩子對理財世界中的各種課題建立熟悉感是必要的,於是只要抓到機會我就會與兩少爺閒聊理財相關話題。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553.JPG

我的天啊我們瞬間移動回美國了!(其實已經好幾天但是一直軟趴趴動不了)

這回我們一家四口還帶上我婆婆的回台灣行程超級緊湊,在台灣待十天不到就要衝去上海玩五天,然後深夜回桃園機場睡一晚,隔天早上就直接飛美國,真的是閃電般的來匆匆去匆匆。

大家聽說我們這回帶我婆婆來台都覺得奇怪,聽到我們要去上海更覺得詫異。其實我住上海多年的姑姑去年來美國找我們玩,臨走前邀請了我婆婆去上海玩,然後我婆婆就認真起來了。

我姑姑號稱即將搬回台灣,加上我婆婆也只會越來越老,此時不去尚待何時。所以這回我婆婆才是主角,上海才是主菜。我們一家四口只是走升天雞犬運順道台灣晃一下罷了。

在台灣的行程雖然緊湊倒也能每天上臉書粉專小小update一下,可是一到上海就完全沒有臉書了,超豐富精彩又莫名多事多端的五天行程完全不能跟大家分享感覺好孤寂啊!所以趁時差睡不著的此刻趕緊來大總匯報告一下!!

話說五月三號也就是在台灣的最後一天,我忙著洗衣服打包兼拜訪了喜舖包大本營與跨國暢銷作家CPU並且入手了肖想好久了的喜舖護照包之後,隔天我們一家五口就匆匆前往桃園機場然後閃電移動到上海去了。

本次旅程時間計畫得相當詭異,因為我先買了美國台灣來回票之後才買了台灣上海來回票。(據說這樣比三段票便宜...一次買五張不得不省)

我為了回美國後能順利調時差而選了早上七點降落美國的班機,可是這班班機在五月九號早上十點就要飛離台灣也就是早上八點就要到機場。

然後又為了避開大陸五一大連假,去上海的時間選定為五月四號到五月八號。

既然八號晚上抵達台灣,九號早上就又要飛回美國,就決定當晚乾脆睡在航區的諾富特酒店。而且因為酒店可以提早借放行李,解決了我們行李過多沒辦法全部帶去上海走透透的大問題。

於是五月三號我很努力地打包行李,分裝出一大箱上海五天用不到的廢物,加上兩大箱很久以前就拜託好友幫忙買卻直到這次有長工隨行才得以帶走的金庸全套,五月四號早上先到酒店借掛行李,再衝到機場去飛上海。連夜連日忙碌到連上粉專跟大家說掰掰的機會都沒有。(其實是完全忘掉大陸沒有臉書這回事)

在忙碌打包的過程中,很恐怖的我差點把一家五口的護照全都留在廢物箱裡。好險轉頭瞄到喜舖護照包,哇哩咧突然醒悟才想到去上海要帶護照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喜舖護照包超好用的啦!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6741.JPG

大家記得三年前我的舊文『懶媽創意料理基本功』一文裡提到我一位得了蠻嚴重的MS(多發性硬化症)的客戶。她把她的腦神經醫生fire掉,拒絕接受西藥治療,然後自己研究致力採用極嚴謹的Paleo Diet,結果據稱只能走下坡沒有回頭路的MS身體竟然漸漸好了起來。

多發性硬化症是自體免疫疾病(autoimmune disease)裡很嚴重的一種。自體免疫疾病也就是自己的免疫系統在攻擊自己細胞,是跟過敏一樣的源頭,由於一些體內體外的因素而讓免疫系統開始殺起內戰。自體免疫疾病零零總總有七八十幾種不同疾病,像紅斑性狼瘡、糖尿病、類風濕性關節炎、僵直性脊椎炎、乳糜瀉等等全都是自體免疫出問題而引起的。 

去年我一個好朋友發現甲狀腺有龐大腫瘤,雖然還好不是癌症,卻被診斷出Hashimoto's Thyroiditis(橋本式甲狀腺炎),也是自體免疫疾病的一種。她甲狀腺失去機能,體重上升又極為倦怠,而且皮膚跟頭髮還會變粗。她做了很多研究,然後也自己開始了極嚴謹的Paleo Diet,半年之後醫生檢查發現她甲狀腺的腫瘤已經縮水到怎麼摸也摸不出來了。

前陣子我讀了一篇年代很老的卻讓我深思良久的論文『The Worst Mistake in the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人類史上最嚴重的錯誤),讀者若是英文好的話我強烈建議去讀一讀。作者是很有名的人類學家以及科普作家Jared Diamond,此簡短論文也常被摘錄引用入教科書成為人類學教材。他從許多考古學研究驗證中得到結論,說人類史上最嚴重的錯誤,就是『農業』的發明。

他說從考古學家的角度來看,若是把整個人類歷史當成一個二十四小時的時鐘,每個小時代表約十萬年,人類的起源從午夜零點零分開始算起,我們現在大概處於第一天的結束點。這一整天人類都過著採集打獵生活(hunter-gatherers)。在晚上十一點五十四分,人類才開始了農業。

所以在人類的生物史上,我們絕大部份的時間都無法長期儲存食物,也沒有養殖耕種活動,一直是靠著採集莓果堅果根莖與打獵得以生存下來的。到了約一萬年前,人類才漸漸開始了農業活動。由於農業帶來的便利性與高效率的誘惑不可擋,農業活動快速擴展佔領全世界,直至今日只剩下幾十個少數民族部落仍然過著打獵採集的生活。

很多人堅信萬年前農業的發明讓人類的生活變得更好,不過作者說考古學家發現的證據其實並不然。很多人想像打獵採集的生活必然要花上大部份的時間為了覓食而努力著,可是對現今採集打獵的少數部落的田野調查中發現他們一週覓食也不過才花上十四個小時左右罷了。由於大部份農業著重在高碳水化合物的農產品,像稻米、小麥、馬鈴薯、玉米等等,採集打獵部落的飲食主成份為野菜野果與魚肉類,營養比一般人均衡許多。

想要求解農業是否讓人類生活更好這個大哉問,就必須使用Paleopathology(古病理學)查看檢驗比較一萬年前農業前後的幾千幾萬組死人骨頭與大便。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6746.JPG

上週二晚上是學校一年兩回舉辦的Child Parent Night,是讓孩子能好好地秀給爸媽看平常自己在學校最拿手最愛做的教具的難得機會,所以每逢Child Parent Night兩少爺都興奮得很,連著兩天都在嚷嚷著要做什麼work給我們看。

週二傍晚我才剛到校,六歲半的小札克就火速搬出了我從來沒見過的『Dot Game』。

之前在蒙特梭利學園大揭密一文中介紹了一些讓四到六歲孩子們建立進位與四位數加減乘法概念的神奇蒙特梭利教具。對孩子們而言這些work似乎都是有一定操作規則的『遊戲』,多種用法完全不同的數學教具都朝著一樣的大概念前進著。孩子依照自己程度的不同,可以操作的教具也許較具體也許較抽象,宗旨卻總都是大同小異,就是要把抽象的進位概念與加減乘除很具體地在小腦袋裡建構出來。

因為這『Dot Game』不過就是薄薄一塊板子擺在櫃子下方,我還真的從來沒注意過它的存在,所以也一點都不知道它的奧秘之處。

小札克在我前方桌上擺好板子後,就一鼓作氣地寫了十個四位數字。(傻眼)

然後他開始勤奮地用筆點點點點點點點。像第一個數字是2344,他在『1』欄點上四個點、『10』欄點上四個點、『100』欄點上三個點、『1000』欄點上兩個點,代表了『2344』。

IMG_6748.JPG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5354.JPG

幾年前開始台灣似乎突然崛起一股『桌遊潮』,一下子『桌遊』一詞變成常常在社群看到聽到的家常便飯。剛開始真的讓遠離家鄉十多年的我愣住了,心想我中文竟然可以爛到不認識這個詞,而且還是這麼家喻戶曉的流行東西,天啊我怎麼這麼遜!

後來經由好心人解說後,我才知道『桌遊』顧名思義就是在桌上玩的遊戲,也大概就是英文的Board Game來著。那從小玩到大的撲克牌、UNO、大富翁、跳棋、五子棋、象棋,每逢過年必打(輸)的麻將,高中上課躲後排玩的橋牌,在婆婆家打深夜的Dominoes,是不是全都可以算進去!?這麼說來,我跟『桌遊』還可以算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好死黨,只是不知道哪年這位死黨突然請了PR幫他取了很潮的新名字,我就一下子不認人了。(是這樣的嗎)

幾年來偶有廠商找我寫幼兒桌遊產品,我都婉拒了。倒也沒什麼清高的理由,簡單一句話:我實在沒有辦法玩讓我覺得無聊的遊戲啊。

沒錯,平常寫教養文常常讓讀者們誤產生我多有耐心的假象,其實我就是這種跟小孩玩無聊遊戲就會馬上沒耐性到發瘋抓狂的媽媽啊!(攤手)

跟小小孩玩桌遊超無聊的啦!常得要放水放到淹水或者一直裝白痴,動作慢的小屁孩又拖拖拉拉還很愛動不動就飄走所以總是龜速拖戲爆久,真的讓我無聊到發瘋。我寧願念個二十本繪本馬拉松或帶兩少爺做美勞手工藝或跟他們一起混戰備菜煮飯烤蛋糕,也不想跟他們一起坐著玩遊戲。

還好兩少爺早就絕處逢生而培養出超會兄弟聯手自行找樂子的神奇能力,兩個人從屋裡玩到後院常常幾個小時不見人影,當媽後的幾年來我都看不到桌遊在我家存在的必要性。

直到如今小札克六歲半轉大人,一下子情勢大逆轉!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4811.JPG

幾週前某天下午我去接兩少爺放學時,正在地上做Golden Beads work的北鼻麥瞄到我就興奮地快步衝過來,在我眼前揮著他剛做好的算數紙,說是送給我的『禮物』。

等一下!快四歲半的北鼻麥明明最近才剛開始練習鬼畫符寫數字啊!竟然熊熊秀出這種四位數加法,我又驚又喜實在不敢置信。

(有圖有真相,下面這張照片攝於去年十一月,明明就兩個月前他還在有樣學樣鬼畫符)

IMG_2806.JPG

陪北鼻麥一起做work的老師看到我也微笑開心地說,北鼻麥真的一步一步很紮實地用Golden Beads懂了加法進位的概念,連她都覺得驚訝。

而且北鼻麥平常野猴風格超忙碌好動根本一點都停不下來,一坐下來做work竟然就沈穩地專注起來。做完一張之後,自己滿意驕傲到竟然跟老師說還要再做一張。所以我手中這張禮物,已經是當天他做出的第二張四位數進位加法了。

一下子我覺得好感動好感動。

這份感動與數學能力好壞一點都無關,而是看到北鼻麥駕馭一個原本不懂的概念,眼中閃爍著被啟蒙的興奮光芒,臉上顯露著自己專注做出一份成果後的驕傲,這就是成長的喜悅,我真的好替他感到開心。

蒙特梭利學過就永遠忘不了的建構式教學真的霹靂無敵屌的啦!(請見蒙特梭利大揭密一文)

今天放學回家路上,我們閒閒聊起他們最近在學校做的work,我好奇地問北鼻麥他怎麼學會用Golden Beads work做四位數加法的,是不是老師有特別給他一個lesson。

北鼻麥說:『When I was little, when I was three years old, I didn't know how to do it, and the teacher showed me the simple work. I practiced and practiced and practiced, and now I'm four years old, the teacher just showed me the work a little bit, and I already know how to do it! 』(我還小才三歲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怎麼做。老師教我簡易版的work,然後我一直練習一直練習,現在我四歲了,老師只教我一下下我就會了!)

我噗嗤笑出來,四歲小孩也可以講『我小時候』的故事,怎麼這麼可愛。

有圖有真相再一發!以下照片攝於去年七月,北鼻麥真的還只三歲而已。(三歲十一個月啦噗XD)

那時候他真的才剛開始練習這四位數概念的基礎功。這個work對他來說很具挑戰性,所以他花了好一段時間,好多天我去接他放學都看到他深埋在一堆數字牌裡。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4948.JPG

昨天是柳丁學園一年一度開放讓家長與其他好奇人士導覽參觀的『Journey & Discovery』活動。

其實前年我們還在排漫漫長隊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入學的時候就來過一次類似的活動,去年一月正式入學後也來參加了去年的『Journey & Discovery』,所以今年保羅超級霹靂不想去的。只是去年參加活動後醍醐灌頂的感動仍深深印在我心頭,我堅信不管再去幾次都一定會收穫良多,因此我苦情勸說加母老虎強逼與保羅強力爭取,最後終於如老牛拉車般成功把保羅拖來與我同行。

於是週六早上八點,我們一群精神一點都不抖擻的家長與老師們在瑜珈教室集合喝咖啡。

這次活動由柳丁學校小學與幼兒部的校長副校長以及國高中部校長一同主持。在他們講解今日行程時,小學校長笑咪咪地說每年他們辦『Journey & Discovery』都相當興奮,因為這種體驗除了我們在南加州的柳丁學校外,最近的大概就要跑去波士頓了!(蛤?)

國高中部校長表示同意,說全美國只有二十家左右的蒙特梭利High School,這二十家學校裡只有七家是Charter School(以私立學校體制去辦的特例公立學校),又只有三家蒙特梭利中學有真正在經營的農場,然後竟然只有我們柳丁學校是獨一無二的幼兒小學部與國高中部與農場都在同一個campus上。

全美唯一耶!這樣講就讓睡眼惺忪的大家一下子都振奮起來了!

柳丁學校就是這種本來我就已經知道很厲害了,每次了解越深就都還會感覺更厲害的神奇地方。

我本來就已經覺得兩少爺竟然歪打誤撞成功擠入柳丁學校是爆幸運的事了,每次了解越深也都還會更覺得哇靠我們家也未免太幸福了吧!!

(兩少爺歪打誤撞入學記請見『峰迴路轉的柳丁求學記』一文)

『Journey & Discovery』活動前半段的『Journey』,兩位校長將帶領大家遊走至各個年齡層的不同教室與校區參觀。有趣的是,兩位校長除了要求大家手機關靜音之外,還請大家全程保持沈默不出聲不講話,只用眼睛耳朵等感官去專心觀察摸索,自己的思緒也才能不被旁人言語意見打擾,而能夠好好地用心去感受了解孩子們的環境空間。

於是,小學部校長帶著排成一條超長隊伍的大批家長們,開始沈默地在校園裡漫遊著。幾十個大人排長龍蜿蜒在校園裡沈默靜音遊走,只聽得到沙沙的步伐聲與周遭環境的雞鳴鳥鳴蟲鳴及風聲。剛開始感覺超詭異,不過很快地這種詭異感覺就被沈澱心靈的療癒感取代。

我們慢慢循著路線,先到一歲半至三歲學步兒的教室裡繞了一圈。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6-08-09_015253570_00087_iOS.jpg

讀者們還記得近兩年前我跟保羅買了兩張IKEA的顛倒床給兩少爺睡嗎?

忘掉也沒關係,當時爺兒們的新房佈置都詳細記錄在爺兒們的新房Oh the Places You'll Go一文裡了,忘掉就趕快去複習一下前情提要吧~

不想複習也沒關係。總而言之,本來佈置好的爺兒新房是像上面那張照片釀的。葛格睡上鋪,北鼻麥睡下鋪,然後葛格床下有個秘密基地讓他們玩耍。

誰知好景不長。兩少爺上下鋪睡了約一年,這期間小札克還動不動就愛半夜跑來我們床上睡。去年初小札克開始直接拒睡上鋪,一直搶北鼻麥的床。北鼻麥又愛睡地板,就這樣兩兄弟順水推舟地決定從此以後哥哥睡下舖弟弟睡地板。(都沒人想到要問爸媽意見)

於是去年夏天某日我跟保羅有了這樣的對話...

保羅:『兩少爺一直這樣睡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要想一下解決方案。』

我:『那就把小札克那張IKEA顛倒床顛倒過來這樣兩個人都睡下鋪好了。只是這樣我們就失去了本來床下秘密基地的遊戲空間耶好可惜。』

保羅:『不如把北鼻麥的床顛倒過去,兩人床墊都放地板上。我可以在床頂釘木板,這樣L型上鋪就整個變成二樓遊戲空間,我還可以蓋個小房子或城堡。』

去年我們家剛正式進入吉普車越野世界,兩少爺每天都在Jeep Jeep Jeep的叫不停,所以我說:『要蓋房子的話,不如蓋台吉普車!這樣房間可以保持透光性,我們也比較容易瞄到小孩在幹嘛。』

保羅:『說的也是,就這樣決定了!』

捲起袖子,兩天後的那個週五我們倆開始準備兩少爺的新房2.0。

第一步是先把那兩大個床墊搬走,然後把本來是北鼻麥下舖的那張床顛倒過來。

保羅把那上鋪撐床墊用的一根一根的木條全部拆下來。

IMG_8008.JPG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AED6A79A-2166-4E99-9FCF-E24EE9BE546B.jpg

身為一個離鄉將近十五年的美國鄉巴佬,我要很丟臉地偷偷承認一件事,就是在認識喜舖老闆CPU之前,我竟然沒聽過喜舖這個稱霸亞洲市佔率的媽媽包品牌!

尬的真的超遜的啦我!

兩年多前我初次以部落客身份到美國Las Vegas ABC嬰幼用品展閒晃,斜眼瞄到喜舖攤位,是我與喜舖的初次相見。喜舖為了美國市場而特別選了比較樸素簡約的花色來參展,比較難吸引我這種浮誇個性人種的眼光(吸引我的浮誇包通常背出門都有點丟臉就是),記得我還一度白痴說出『這些包看起來蠻普通的沒什麼特別的啊』這種討打的話。

還好冥冥中自有定數,我命中註定不能這麼遜下去。

被朋友拉著走近攤位仔細近距離觀察把玩這大大小小後背側背的喜舖包,我實有一下子被雷轟到似的驚豔感,原來我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原來世界上有品質這麼好卻又這麼輕盈,而且設計配件這麼體貼周到的媽媽包啊!

喜舖人與我詳細解說細心體貼的種種設計,當下第一感想就是:體貼配件跟夾層也未免太多了吧!大包中還藏了兩個隨意手拿中包與小包,希望有的功能與根本沒想過可以存在的功能都有了!!

到底是哪裡來的這麼體貼周到做事詳盡徹底這麼懂媽媽們心聲的設計師啊!!

Screen Shot 2017-12-06 at 12.31.18 PM.png

很倒霉的是我遲到一年,認識喜鋪的時候我家嬰兒早已轉大人,我已經沒有扛媽媽包帶尿布奶瓶濕紙巾趴趴走的需求了。(歐耶)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f4465.jpg

北鼻麥打娘胎就是相當動作派的小野獸型人物,懷孕時我錄了很多他在我肚子裡拳打腳踢的恐怖肚皮舞,生出來後果真是個強壯小武神,五天大就會翻身(已錄影存證),六週大扶著就可以站挺挺的,顯然是之前已經練功練了九個月的厲害人物。

大喜大怒個性直率又敏感的北鼻麥,與生俱來著『心中的強烈情緒必須用肢體去表達』的外放個性,開心的時候手舞足蹈,感到愛的時候就忍不住擁抱親吻,傷心時就立刻撲街在地上大哭,生氣挫折時就動手施暴,可能有當雲門舞集之類肢體派的潛力。

在『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一文裡曾經詳細描述,之前動不動就出手打人的他,因為我們勤奮實施Kazdin Method一段時間,戰神終於和緩下來,好一陣子都披上小綿羊皮。

前幾個月轉四歲之後,我想是四歲男性賀爾蒙大波的驅動,他對情緒的感受更加強烈,最近又開始了一有情緒就出手拳打腳踢的傾向。

還好四歲漸漸比較有自制力的北鼻麥,這一波上身的戰神是個孬神,在學校完全不會出席,只有在家裡才會對我們施暴。老師們聽到我們提起北鼻麥一生氣傷心就愛動手打人的事,還相當驚訝。讓我感覺好欣慰。(咦)

一兩個月前,北鼻麥生氣就對我們出手的狀況越來越頻繁。有一天早上,又是個即將遲到而壓力逐增的早晨,北鼻麥為了穿衣服還是鞋子的事又趴在地上耍無賴大哭,我為了趕時間只能冷處理,先把小札克弄上車再說。

他看到我走出車庫弄葛格的事,哭嚎越發激烈。我終於把小札克安置好、便當外套皮包公事包什麼的都拿到車上放好,再走回門口找北鼻麥講理。

傷心挫折又生氣的北鼻麥看到我過來,手臂立刻伸起來作狀要打我。我在空中攔截抓住他的手腕,冷靜堅定地說:『我不要你打我』。他猛力動手試了幾次都進退不得,終於放棄而更大哭了起來。

我知道要先同理再處理,不然怎麼講他都聽不進去:『你是不是很傷心還是很生氣?』

北鼻麥邊點頭邊大哭著嚷嚷說他很傷心。

『為什麼很傷心?』我試著給他機會讓他講出心裡的感受,這樣才能讓他情緒平靜一些。

『因為妳生我的氣。』比較平靜下來一點的北鼻麥,帶著哭音抽啼地說。

『我沒有生你的氣。是因為我們上學快遲到了,你一直趴在地上哭又不肯動,我沒有時間了所以必須先把葛格帶去車上坐好。』我解釋說我剛剛走掉並不是因為我生氣不理他。『你覺得我生氣走掉,是不是怕我不愛你了?』

『Yeah...』北鼻麥流著眼淚說。

當下我只是想要解決問題,先同理讓他平靜下來我才能向前進。然後我想到『跳脫糾正的泥沼』裡寫過的,與其叫他『不准打』、『不要踢』,不如給他一個『可以去做』的替代方案。

『那你是不是很想要馬麻待在你身邊,不要生氣走掉?』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