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9_015253570_00087_iOS.jpg

讀者們還記得近兩年前我跟保羅買了兩張IKEA的顛倒床給兩少爺睡嗎?

忘掉也沒關係,當時爺兒們的新房佈置都詳細記錄在爺兒們的新房Oh the Places You'll Go一文裡了,忘掉就趕快去複習一下前情提要吧~

不想複習也沒關係。總而言之,本來佈置好的爺兒新房是像上面那張照片釀的。葛格睡上鋪,北鼻麥睡下鋪,然後葛格床下有個秘密基地讓他們玩耍。

誰知好景不長。兩少爺上下鋪睡了約一年,這期間小札克還動不動就愛半夜跑來我們床上睡。去年初小札克開始直接拒睡上鋪,一直搶北鼻麥的床。北鼻麥又愛睡地板,就這樣兩兄弟順水推舟地決定從此以後哥哥睡下舖弟弟睡地板。(都沒人想到要問爸媽意見)

於是去年夏天某日我跟保羅有了這樣的對話...

保羅:『兩少爺一直這樣睡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要想一下解決方案。』

我:『那就把小札克那張IKEA顛倒床顛倒過來這樣兩個人都睡下鋪好了。只是這樣我們就失去了本來床下秘密基地的遊戲空間耶好可惜。』

保羅:『不如把北鼻麥的床顛倒過去,兩人床墊都放地板上。我可以在床頂釘木板,這樣L型上鋪就整個變成二樓遊戲空間,我還可以蓋個小房子或城堡。』

去年我們家剛正式進入吉普車越野世界,兩少爺每天都在Jeep Jeep Jeep的叫不停,所以我說:『要蓋房子的話,不如蓋台吉普車!這樣房間可以保持透光性,我們也比較容易瞄到小孩在幹嘛。』

保羅:『說的也是,就這樣決定了!』

捲起袖子,兩天後的那個週五我們倆開始準備兩少爺的新房2.0。

第一步是先把那兩大個床墊搬走,然後把本來是北鼻麥下舖的那張床顛倒過來。

保羅把那上鋪撐床墊用的一根一根的木條全部拆下來。

IMG_8008.JPG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ED6A79A-2166-4E99-9FCF-E24EE9BE546B.jpg

身為一個離鄉將近十五年的美國鄉巴佬,我要很丟臉地偷偷承認一件事,就是在認識喜舖老闆CPU之前,我竟然沒聽過喜舖這個稱霸亞洲市佔率的媽媽包品牌!

尬的真的超遜的啦我!

兩年多前我初次以部落客身份到美國Las Vegas ABC嬰幼用品展閒晃,斜眼瞄到喜舖攤位,是我與喜舖的初次相見。喜舖為了美國市場而特別選了比較樸素簡約的花色來參展,比較難吸引我這種浮誇個性人種的眼光(吸引我的浮誇包通常背出門都有點丟臉就是),記得我還一度白痴說出『這些包看起來蠻普通的沒什麼特別的啊』這種討打的話。

還好冥冥中自有定數,我命中註定不能這麼遜下去。

被朋友拉著走近攤位仔細近距離觀察把玩這大大小小後背側背的喜舖包,我實有一下子被雷轟到似的驚豔感,原來我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原來世界上有品質這麼好卻又這麼輕盈,而且設計配件這麼體貼周到的媽媽包啊!

喜舖人與我詳細解說細心體貼的種種設計,當下第一感想就是:體貼配件跟夾層也未免太多了吧!大包中還藏了兩個隨意手拿中包與小包,希望有的功能與根本沒想過可以存在的功能都有了!!

到底是哪裡來的這麼體貼周到做事詳盡徹底這麼懂媽媽們心聲的設計師啊!!

Screen Shot 2017-12-06 at 12.31.18 PM.png

很倒霉的是我遲到一年,認識喜鋪的時候我家嬰兒早已轉大人,我已經沒有扛媽媽包帶尿布奶瓶濕紙巾趴趴走的需求了。(歐耶)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f4465.jpg

北鼻麥打娘胎就是相當動作派的小野獸型人物,懷孕時我錄了很多他在我肚子裡拳打腳踢的恐怖肚皮舞,生出來後果真是個強壯小武神,五天大就會翻身(已錄影存證),六週大扶著就可以站挺挺的,顯然是之前已經練功練了九個月的厲害人物。

大喜大怒個性直率又敏感的北鼻麥,與生俱來著『心中的強烈情緒必須用肢體去表達』的外放個性,開心的時候手舞足蹈,感到愛的時候就忍不住擁抱親吻,傷心時就立刻撲街在地上大哭,生氣挫折時就動手施暴,可能有當雲門舞集之類肢體派的潛力。

在『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一文裡曾經詳細描述,之前動不動就出手打人的他,因為我們勤奮實施Kazdin Method一段時間,戰神終於和緩下來,好一陣子都披上小綿羊皮。

前幾個月轉四歲之後,我想是四歲男性賀爾蒙大波的驅動,他對情緒的感受更加強烈,最近又開始了一有情緒就出手拳打腳踢的傾向。

還好四歲漸漸比較有自制力的北鼻麥,這一波上身的戰神是個孬神,在學校完全不會出席,只有在家裡才會對我們施暴。老師們聽到我們提起北鼻麥一生氣傷心就愛動手打人的事,還相當驚訝。讓我感覺好欣慰。(咦)

一兩個月前,北鼻麥生氣就對我們出手的狀況越來越頻繁。有一天早上,又是個即將遲到而壓力逐增的早晨,北鼻麥為了穿衣服還是鞋子的事又趴在地上耍無賴大哭,我為了趕時間只能冷處理,先把小札克弄上車再說。

他看到我走出車庫弄葛格的事,哭嚎越發激烈。我終於把小札克安置好、便當外套皮包公事包什麼的都拿到車上放好,再走回門口找北鼻麥講理。

傷心挫折又生氣的北鼻麥看到我過來,手臂立刻伸起來作狀要打我。我在空中攔截抓住他的手腕,冷靜堅定地說:『我不要你打我』。他猛力動手試了幾次都進退不得,終於放棄而更大哭了起來。

我知道要先同理再處理,不然怎麼講他都聽不進去:『你是不是很傷心還是很生氣?』

北鼻麥邊點頭邊大哭著嚷嚷說他很傷心。

『為什麼很傷心?』我試著給他機會讓他講出心裡的感受,這樣才能讓他情緒平靜一些。

『因為妳生我的氣。』比較平靜下來一點的北鼻麥,帶著哭音抽啼地說。

『我沒有生你的氣。是因為我們上學快遲到了,你一直趴在地上哭又不肯動,我沒有時間了所以必須先把葛格帶去車上坐好。』我解釋說我剛剛走掉並不是因為我生氣不理他。『你覺得我生氣走掉,是不是怕我不愛你了?』

『Yeah...』北鼻麥流著眼淚說。

當下我只是想要解決問題,先同理讓他平靜下來我才能向前進。然後我想到『跳脫糾正的泥沼』裡寫過的,與其叫他『不准打』、『不要踢』,不如給他一個『可以去做』的替代方案。

『那你是不是很想要馬麻待在你身邊,不要生氣走掉?』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G_3216.PNG

真不敢相信我與童顏有機的戀情已經進入第三個年頭了。

我不禁想到短短兩年前,默默無名的童顏有機還正在努力打造他們開國元老那三款有機面膜,還是個無人問津的小新創。記得我第一次收到越洋飛來讓我試用的面膜樣品時,他們竟然連面膜包裝都還沒印好。

雖然當時衣衫襤褸,內在真材實料的童顏有機面膜讓我一下子與它陷入愛河,不可自拔。(見舊文:無毒有機超驚豔面膜『童顏有機』

在愛上它的同時,就像有了愛人就不免開始擔心對方夜間開車安危一樣(咦),我不禁開始隱隱擔心這麼堅持成分品質又執著理念的美妝新創公司,真的能在台灣艱險激戰的美妝市場存活下去嗎?

其實比較擔心的應該是...要是他們倒了,我要去哪兒找如此品質特優又值得信任的保養品牌,那我才剛開始回春的臉要怎麼辦!!

(就像擔心愛人開車安危總不免有著擔心人死了我金援要從哪裡來的現實面)

(所以還是要幫老公買壽險妳們說是不是)

好險好險好險我慧眼識英雌,果然沒看錯人。

用過都叫好的東西果然就是會讓顧客珍惜,童顏有機很快地靠口碑聚集出大批童顏女神鐵粉,就連我都常常收到我家讀者來函感謝我的介紹讓他們的臉終於有了歸屬,尤其是敏感型肌膚甚至是異位性皮膚炎尋麻疹過敏兒等苦命孩子們,發現童顏有機根本就是如獲至寶的感動。

去年童顏有機在短短一年內越發茁壯,再接再厲地使出狠招,端上一用就上癮、讓人超驚艷的臉部保養組。(見舊文:一用就會上癮的童顏有機臉部保養組

對我這種大懶人,其實有沒有面膜的日子沒差太多,畢竟在遇到他們前我並沒有敷面膜的習慣。雖然說長期敷童顏有機時,的確有不少親友注意到我皮膚氣色變佳,不過一段時間忘記敷的話,頂多就是變回黃臉婆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可是,去年童顏有機上市的臉部保養組真的有精準戳到我穴位!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727.JPG

前陣子我發給兩少爺一人一顆護唇膏讓他們自己保管使用。兩少爺對有了「屬於自己的保養品」這件事是驕傲又開心,深怕把護唇膏弄丟,所以放在車上汽座旁,每天上學放學都不忘好好護唇一番。

六歲的小札克比較有自制力,又已經漸漸懂了如何愛惜自己的東西,每天護唇膏都乖乖用。四歲北鼻麥就是來亂的,擦嘴唇擦臉頰擦鼻子全臉興奮亂擦,然後蓋子也不知道被他丟哪去了。

今天早上上學的路上,我聽到小札克對北鼻麥發表說:「你的護唇膏好醜!」

北鼻麥不服大叫:「No, it's NOT!」

小札克堅持:「Yes, it IS!」

他們來回了幾次,聲音越來越大,北鼻麥心有不甘而哭了起來。小札克還在旁雪上加霜地解釋說是因為北鼻麥亂用護唇膏才變得這麼醜,像他自己都好好用所以護唇膏就很漂亮。

「因為護唇膏是擦嘴唇用的,不能亂擦別的地方,right?」小札克還要我支援他。

「嗯,不一定啊。有機護唇膏其實臉乾乾的時候也可以擦一下臉頰吧。」我心想其實這種有機萬用膏成分不都差不多,「而且那是北鼻麥的護唇膏,他想怎麼用就可以怎麼用啊,只要不拿去吃或亂玩弄得髒髒的就好了吧!」

語未畢,還帶著淚痕的北鼻麥就大聲跟小札克說:「你很醜!!」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434.JPG

柳丁學校早上與下午的點心是由每個學生輪流帶來準備給大家吃的。

開學時老師就有發一張落落長的健康點心材料建議表。因為教室裡有全套廚房,所以可以做的點心idea相當多。除了水果、優格、麵包、培果等簡單小點外,cheese tacos、蛋餅捲、薯餅、芹菜蘿蔔salad沾hummus、早餐burrito等等都是常見的菜色。

兩少爺班上約四十個孩子,所以每個孩子大概兩個月才會輪到一次。老師希望我們帶來的是純食材,像一大包芹菜、一盒蛋、一包tortilla之類的,從超市買來後碰都不用碰就帶去學校即可。

被輪到的孩子可以自己欽點一位好友,兩人一起在老師的協助下洗菜切菜烘焙出愛心點心,給全班的朋友們享用。所以輪到帶點心的那天,孩子總感到無上的榮耀,是大事來著。

今天與明天分別是小札克與北鼻麥的點心日。一大清早外面都還暗暗的,兩少爺就衝進我房間叫我們起床,說因為今天是點心日絕對不能遲到。因為怕忘東忘西少根筋的媽媽搞破壞,出門前小札克還重複確認了兩遍該帶的食材都帶上了。

兩個月前輪到兩少爺帶點心時,是先輪北鼻麥,隔天才輪到小札克。第一天小札克信誓旦旦地跟北鼻麥說如果他選小札克幫忙的話,隔天小札克就也會選他!

深知小札克個性的我隱隱感到這有空頭支票fu,愛慕六歲哥哥的四歲北鼻麥當然是興奮開心地照辦了。結果小札克當選後果然馬上政見跳票,隔天上學路上我問起來,他就小聲地說「I changed my mind」。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192890_1757511067612396_6255160264111919842_n.jpg

幾星期前某天放學回家路上,小札克淡淡提到他今早「去農場領蛋」。

我好奇追問。原來早上小札克與他班上好友班吉被老師指派,負責在教室裡廚房製作叫『corn stick』的小麵包給大家當點心。

正要和麵糰時,他們發現教室冰箱裡沒蛋,助理老師就帶著他與班吉走去馬路對面的蒙特梭利國中部學生經營的農場裡,撿了兩打雞蛋,還順便採收了一些青菜。

「就是這樣。」小札克淡淡報告完畢。

(今年變混齡班大長老的六歲小札克常常身懷重任,充滿著榮譽感的驕傲)

因為兩少爺目前仍然在幼兒班打滾,我研究他們小學部都來不及了,與他們中學部實在不怎麼熟。

不過年初去參加學校導覽說明會時,有幸得以走過街去參觀兩少爺學校對面的國中部校區,也與中學部校長聊到天,算是有小小揭開他們神秘的面紗。

話說他們國中生們實是身懷絕技,養豬養雞種菜做木工經營農場與有機市集什麼都來。

21077364_1753197904710379_5440570104866472302_n.jpg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310346_1792985567398279_2024166212239767774_n.jpg

最近週遭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迷沉重。

整個夏日一樁樁天災人禍,颶風重創德州佛州、強震重擊墨西哥、槍擊案炸彈案連連。都還來不及對眼前災情伸出援手、處理消化哀悼心情,另一樁禍難的消息又迎面撲來。連家裡沒電視也不太注意新聞的我都已經對讓人挫手不及的重大禍難漸漸感到無奈的麻木,這時候,拉斯維加斯的消息傳來了。

我們家離拉斯維加斯車程不過三小時,所以拉斯維加斯一直是南加州居民的派對後花園。每年去拜訪朋友、看秀、派對、演唱會、看展等等總不免好幾回。

週一早晨,在分行裡坐我身後的房貸專員眼眶泛淚。他說我們分行旁珠寶店的老闆娘去了拉斯維加斯的演唱會,昨晚在槍擊案中喪命。他女兒暑假都會在那珠寶店打工,所以他與珠寶店老闆夫妻還蠻熟的。講到這,他哽咽了。

我另一個投資部門的老同事跟他女友,也去參加了這相當盛大的演唱會。我前天在臉書上看到她描寫在拉斯維加斯閃亮的黑夜戰場中驚慌失措逃生,還救助了身邊一位無助呆滯的太太,硬把她拖拉著奔跑逃離現場。事後看到新聞才得知她丈夫也在現場被射殺身亡。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498.JPG

昨天半夜我做了個被兩隻大熊在我家後院追的惡夢(是怎樣)。半夜被嚇醒之後怎麼都睡不好,早上莫名其妙地我用力生出來的兩位天然鬧鐘也沒聲響,害我竟然睡到快八點才被驚醒。

起床後瞄到時間自然是大驚失色!我衝進浴室沖澡梳妝,整裝完畢來到廚房準備早餐收拾上班上學雜物時都已經快八點半了。

這整段時間我隱約聽到兩少爺自己在後院玩耍。因為到柳丁學校車程要半小時,最近兩少爺很自豪地發展出新策略,早餐等到車上再吃,這樣早上起床後換好衣服就可以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玩到出門。

平日八點半之前就該上車,今早卻很慘烈地搞到快九點才出門。

八點半到九點間,兩少爺逐漸由和平嬉笑玩樂的小天使轉型為搶玩具哭鬧的小惡魔。畢竟整夜空腹到早上血糖低已經到了極限,我一邊趕緊做早餐嘴上一邊忙著熄火。

已經從後院玩到客廳去的兩少爺突然為了搶一個樂高車座而哭鬧起來。小札克嚷嚷說本來是他在玩的北鼻麥伸手搶走,北鼻麥嚷嚷說本來是他在玩的被哥哥拿走他才伸手搶回來。

遇到手足搶玩具這回事,常常有讀者問我怎麼處理。只是情況萬萬種,實在一言難盡。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818.JPG

今天臉書被五歲女童裸身故事的社論洗版,讓我看得一愣一愣地。看了一些狠辣的批判留言,一些「專家」分析,仔細拜讀了當事人父母的還原文。大家似乎都有理,卻也隱隱約約地覺得大家都有些似是而非。遇到這種似是而非的感覺,我偏執的大腦就會忍不住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要把它分析清楚,整晚好像被附身一樣,快煩死我了。

我想到一段時間前我讀了一篇文章還是報導,提到農夫抱怨許多來農場參觀遊玩的共學團體,總是對環境與對農夫本人相當不尊重。習慣了被「很尊重」的孩子們嚷嚷著農夫應該要尊重他們意願、不應對他們設限,卻完全沒有尊重身處環境與他人的概念,大人則在一旁驕傲地看著自己孩子的無理行為,覺得孩子們在實踐自己堅持的理念是很好的事。

這段文讓我印象深刻,因為我突然發現我必須警惕自己,分享溫柔正向教養概念的時候,要把尊重的兩面都詳細地寫出來,並且越具體越好,最好還附上出處原文以免誤導大眾誤人子弟,於是也就這樣導致我囉唆成性的霹靂長文風格。

(謎之音:自己囉唆還怪別人人人人人......)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