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7_221633283_D6FFD_iOS.jpg 

睡夢中我隱約聽到狗叫聲,耳旁有幼稚童音喃喃說著:『狗狗在叫。馬麻,狗狗在叫。』

我睜開眼睛,意識到是躺在我身邊的北鼻麥在講話。米卡不知道在房間外面鬼叫什麼,躺在我右邊的小札克仍然呼呼大睡中。

從台灣回來才五天不到,每天都像在打搏擊戰。除了家中四人像各自住在不同時區般的雞犬不寧,我在台灣大爆發的過敏濕疹還沒好,淋巴腺又腫大,昨天去看醫生才發現得了鏈球菌喉炎。我慢慢記起昨天傍晚我疲憊不堪,本來提早回家想睡個小午覺,結果ㄧ覺從下午五點多睡到快九點,當然晚上又睡不著了。最後搞到凌晨兩點才上床,卻又一整晚跟兩個小孩ㄧ起翻來覆去睡不好。

『只是米卡在叫啊。』我隨口回應北鼻麥。北鼻麥滿意得又躺回去繼續睡。

我這才注意到保羅已經消失了,現在到底幾點了?

我從露營車臥室走到餐桌,拿起手機...

什麼!!!!

已經九點了!!!!!!

我像超級賽亞人變身一樣突然全身腎上腺素大爆發。小孩應該最遲八點半就要到校,現在兩個都還在床上睡,而且我自己都還一臉倦容眼角帶眼屎兼衣衫不整!我十點有個重要客戶meeting,開車到公司要半小時,載小孩上學安頓好也至少要十五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只有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自己洗臉刷牙化妝換套裝加叫小孩起床換衣服吃早餐穿鞋子再把小孩趕下露營車綁到我車子上的汽座!!!

我的媽呀,上學遲到將近一個小時,光是想到校長的屎臉我就快吐了!

雖然說送小孩上學是我的任務,為什麼保羅竟然沒有在走前叫我們起床!為什麼他把早晨handle小孩的任務都丟我身上!為什麼他無顧我也有班要上這件事!一堆憤恨的怒氣衝過我心頭,要不是我沒空不然真的超想打電話跟老公吵架。

『起床囉!我們已經遲到很久了喔!!請你們幫幫忙要快一點喔!!!』我一邊大聲嚷嚷敲鑼打鼓地叫喚小札克跟北鼻麥起床,一邊自己衝進廁所火速洗臉化妝,大概花了兩分鐘的時間。然後又繼續大聲嚷嚷用力拍手邊脫自己身上睡衣換套裝再從衣櫃拿出小孩的衣服。

北鼻麥大概覺得我很好笑,他臉帶微笑從床上坐起身,小札克卻還在死賴床。

我一邊幫北鼻麥換衣服一邊繼續喊叫了四五次,一次比一次大聲,一次比一次暴躁緊張不耐煩。小札克坐起身,卻又把頭栽進膝蓋以水母漂的姿態窩回床上。

我氣急攻心氣急敗壞,突然失控地使出全身力量大吼:『ZAC!!!!!』

河東獅吼也不過這個樣子,大吼出聲後連我自己都被嚇到,我從來沒有這麼失控地對小孩吼叫過,這一刻我真心覺得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媽媽。

, ,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