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如今不要臉的黃臉大媽,想當年曾經也是愛漂亮的矜持少女啊。

從小就認識布魯奇的老朋友們都知道,我大學時是染髮王之紅黃綠紫什麼顏色都染過。夜半宿舍外鬼混時手上總叼根菸拿瓶啤酒,加上一頭怪髮,整個人是不良少女的概念。

(現在能當好娘親一職不知道要謝誰只能謝天了)

從高中開始,愛漂亮的少女布魯奇雖然不至於濃妝豔抹,每天也總會上點含粉底的乳液跟有顏色的護唇膏。

大學時期開始自己亂捉摸化妝保養門道。愛虛榮的少女心選的總是一些行銷廣告錢砸很多、有漂亮大明星在代言的名牌,就是買不起香奈兒包老娘至少也可以來根口紅的自爽心態。

『這麼大的品牌怎麼可能騙人?』、『這麼有名的牌子一定錯不了吧!』...傻孩子的心裡總是這麼想著。

到美國後隨著年歲漸長,自信心隨著實力一起邁進,內在的不安全感隨之降低。『就是要這麼打扮才能表達自我』、『要努力打扮穿好看別人才會欣賞我』的犯賤討好心情慢慢變成『老娘是欠你什麼要花時間打扮給你看了爽』的大媽思維。

於是妝容越來越薄、鞋跟越來越短。

自己舒適自在快樂的重要性上升、對別人眼光的重視程度下降。越來越懂得愛自己、與自身和平相處,這大概是成長的必經歷程。

2010年底肚皮裡長了個小札克,我開始擔心母體吸收的各種化學污染對胎兒的影響。基本安全事項像戒菸戒酒這種事情當然是必要的。呢?當然也要戒掉啊!於是我頭髮不燙不染了,妝也不太化了,連保養品乳液沐浴乳全部都換成有機無毒款。

有些人大概覺得我發神經有偏執狂,有這麼嚴重嗎?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三個星期前,我聽說我的日本朋友帶著她四歲的小男生去聖地牙哥Safari野生動物園露營一宿,好玩得不得了。

她說野生動物園內特設了一個小營區,備有舒服的帆布大帳篷,整個program除了有導覽帶領參觀園區還附晚餐點心跟隔日早餐,半夜還會一直聽到獅子老虎大象的吼聲。

雖然有點貴,這種跟野生動物一起露營的事情聽起來超夢幻,於是我沒做什麼研究就立馬吆喝了小札克班上最要好的小男生安德魯一家人一同出遊。

本來以為這個行程熱門,大概要排到明年才會有空位。沒想到打電話去,發現十月竟然還剩下最後一個星期六有空位!

擇日不如撞日,我二話不說就訂下去了。

我家九月住露營車住慣了,十月流浪到旅館本來以為會很舒服,誰知道還不到兩個星期我們全家就已經窩到快發瘋了。

小札克每天都在問我們什麼時候才要搬回露營車上去,所以趁這個機會出去跟動物睡一下也不錯。

image 

聖地牙哥的動物園是全球知名的旅遊景點,在聖地牙哥東北邊約半小時車程的Escondido的野生動物園Safari Park則是聖地牙哥動物園的姊妹園區與育種中心,聖地牙哥動物園裡大部份的動物都是在Safari Park裡面育種生長的。

我本來就超愛聖地牙哥動物園了,Safari野生動物園一直是我想去逛的地方,不過就是在等小孩長大一點比較好玩罷了。

在Safari Park裡面設立的帳篷有三種等級,三種帳篷尺寸都一樣。最基本等級的帳篷classic tent一人$140(不滿三歲$30)加上入園門票$48。中間等級的帳篷vista tent的視野風景較佳,一人$160加門票$48。這兩種帳篷都要自己帶睡袋。

最高等級的premium tent帳篷從外面看來跟其他帳篷一模一樣,其實是頂偽裝成帳篷的旅館房間般的角色,裡面有Queen size床跟小床墊外,還有電源插頭可供使用,一人$220加$48門票。

(看到價錢完全顯示花不下去的狀態)

,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5-09-20_191043445_5496F_iOS  

我是幾乎每天早上都帶著小孩遲到的脫線媽媽。

小札克跟北鼻麥的蒙特梭利學校雖然是幼兒園,卻相當堅持要大家八點半準時到校。因為在全班都已經在教室裡忙碌著的時候,遲到的孩子才出現在班門口,儼然是一個被二十雙眼睛盯著的外來者的身份,這對遲到的孩子來說是突兀而較難適應的情形,對於已經在教室中開始專心活動卻一再受到干擾分心的孩子們也不公平。

所以八點半之後到校的孩子們,就要在門口由校主任接手帶去教室,以減低父母對班上孩子們的干擾。

從前北鼻麥還是真北鼻的時候,早上我跟保羅要趕著洗澡化妝準備上班又要趕餵奶趕兩個小孩準時八點半到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這個任務痛苦到我跟保羅寫了一封很長很長的抱怨信給校長,還跑去學校跟校主任與校長開會,那時候學校好像除我們之外也沒有什麼家裡連嬰兒都要上學爸媽又都要上班的家長,最後校方體諒而替我們家開出特例,讓我們在八點四十五分之後才算遲到。

還好北鼻麥近兩歲開始懂人話變得很上道之後,情況改善很多。我們漸漸開始都能在八點半到校,遲到的日數減少許多。

不過自從搬家搬到山上露營車、現在又流浪到旅館之後,去學校的路程從以前的五分鐘延長至將近二十分鐘,所以現在又要更加努力才能夠很勉強地不遲到。

就算不遲到的日子,我也總都是在八點二十八分、二十九分才牽著小孩小跑步滑壘進校門。

可是最近連著好幾天,小札克都問我們會不會『早到』。

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想要早到,這樣他才能做work給我看。(只有早到的父母才能在教室裡遊蕩)

這麼感人的原因!於是我只好更加努力地早起趕工,終於勉強有兩三天我們早到了二十分鐘,我終於可以有榮幸坐在那邊看小龍子做他的蒙特梭利work。

, ,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