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7060

小札克上學上了兩年多,我漸漸發現美國的學校跟台灣有一個很大不同的特徵。

台灣學校除了教育之外,似乎還兼任了托兒的義務。上完正常課之後還有課後輔導,而且最近還聽說某政府組織建議因為家長都晚下班,所以課後輔導應該也要晚放學,以配合家長作息云云。

這是哪門子的邏輯,我實在無法苟同。不過台灣教育與整個社會體制弊病太多,還好跟我家關係不大,所以在這邊不予討論,免得氣壞了我貴體。

美國的學校則是抱著教育就是教育,其他事情你們家長自行負責的態度。

在校時間極短,很多學校大概兩三點就正式放學了,寒暑假與國定假日又超多。

小朋友不小心發個小燒或是拉肚子就馬上奪命連環摳請家長放下工作立馬去把小孩接回家。

而且學校很多活動都是在『家長一定會來參與』的前提下,在正常工作時間進行的。如果被逼著說出『我必須要上班而不能出席』這種話,自己馬上被羞辱感淹沒。

不過在公司如果用小孩學校有事或是小孩生病等原因告退或請假,大家通常都會很體諒。就算其實並不體諒,也不能隨便說出口。所以當家長的,通常只要聳聳肩佯裝無奈拋出『Family First』這句話,同事或長官就一定要裝着很OK的樣子。

小札克的蒙特梭利幼兒園雖然跟著中小學的日曆開學放假,不用上學莫名其妙的國定假日超多,還好暑假期間學校正常進行課程。

不過因為暑期就是玩樂的時間,所以有正常上課的學校似乎都會安排很多精彩活動。

小札克以前上的那家蒙特梭利在暑假幾乎每週都有校外教學。不過他們是很隨意地招集家長義工團,請每位自願幫忙的家長多載幾個小朋友,十幾二十部車子一同出遊就是了。

目前這家蒙特梭利的校長個性比較嚴謹,自稱不可能作出這麼鬆散的、讓家長承擔運輸他人小孩的風險的行為,也不能忍受讓家長載著小孩自己去校外教學地點集合(因為大家一定會遲到)。

所以真正的『校外』教學就必須僱用幾部大校車載大家一同前往,這種大活動一年只能來一次。

雖然不能去『校外』,暑期的精彩活動還是一定要的啦。

所以除了每週五都是玩水日,另外還有兩天全身溼透的噴水日外,幾乎每個禮拜學校都安排了很棒的In-House Field Trip...就是在『校內』的校外教學...(咦?)

像幾週前他們請了個南加州在Long Beach很有名的水族館開卡車載著海洋生物來給小朋友看。

放學去接小札克時他興奮地跟我說他有摸到超級大海星!

(以下照片取自學校臉書頁,我無幸參與這些超好玩的校內校外教學)

10359027_469741869823188_5543199753805860059_o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五月真是個累死大媽我的不祥月份啊。

來來來,流水帳來跟大家報告一下吧。

五月的第一個禮拜我出差飛去芝加哥玩了三天兩夜。大概是離家出走玩太爽的雷劈報應,回來之後北鼻麥由於思念娘親過深就生病了(明明就是他娘不在家他爹又行事不利不按正常作息逼睡害他免疫系統變弱還敢怪我)。緊接著保羅一年一度的業界盛事、五天四夜的國際商業房地產大會又在拉斯維加斯開辦,大會開始前的一整個禮拜保羅都要加班到半夜,害我一打二打了將近整整兩個星期,累得跟狗一樣腰都快斷了。在我一打二的時候,北鼻麥因為感冒夜夜咳嗽加上鼻水流不停,還發展出輕微肺炎,緊接著小札克也開始流鼻涕拉肚子。於是我連著超過半個月都沒睡覺,保羅回來之後我也就馬上生病了,還好靠著當媽的毅力病了三天就逼自己急速復原。北鼻麥感冒終於好了之後,卻出現在長夭壽臼齒的恐怖徵狀,夜夜驚魂尖叫(琥珀項鍊治小牙齒有用,遇到大臼齒似乎沒轍)。同一時間小札克還被一名黑心小兒牙醫發現滿嘴蛀牙說要全身麻醉鑽洞補牙,害我嚇得半死(後來找到有良心的牙醫說不用鑽洞,大家別緊張)。總而言之一整個五月就在從來都沒睡好覺、不停地上診所看醫生與跟兩隻小鬼打混戰間度過了。

光用寫的娘娘我就乏了。

不過這被逼著單打獨鬥的血淚史讓我當大媽的經驗值大升。下面這張照片貼出來讓大家崇拜一下,我的單打功竟然練到能讓兩個小鬼同時在床上睡午覺的境界,可以給我獎牌讓我晉級了嗎。

雖然自以為很厲害,還是希望上天別再賜給我這種練功的機會了。下次請把這個機會讓給保羅吧,他比我需要磨練得多。

IMG_7157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