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6bf8f0  

昨天發生了一件超誇張的事情!

兩個禮拜前北鼻麥的屁股上長了一個小小的Perianal Abscess(中文好像翻成『肛門膿瘍』)。成因是肛門周圍的腺體遭到堵塞而發炎,基本構造跟那種最麻煩的長在皮膚下面又紅又腫又痛卻看不到膿的青春痘差不多,可是因為長在肛門旁,當膿瘍在皮下擴散時可能會造成的傷害相當大,所以一定要及早好好處理。

據說肛門膿瘍在一到三個月的男嬰身上還算常見,醫學界推測原因是男嬰的男性睪酮賀爾蒙量在此時達到最高點,到三四個月大後才逐漸下降。肛門膿瘍的處理方法只有兩種:一是用抗生素治療,二是使用切開引流手術把它整顆連膜帶膿一起挖出來。

所以那一陣子我壓力蠻大的,想到這麼小的嬰兒竟然要動全身麻醉的手術,光想就要做惡夢了。

還好觀察了兩天之後,醫生決定北鼻麥的case應該可以用抗生素完全治癒。雖然我認為西藥能免就免,抗生素能不吃就不要吃。不過跟手術比起來,可以吃抗生素就解決的話仍然是讓我痛哭流涕的好消息。

於是十多天前我們家的小兒科醫生開了十天份的嬰兒用抗生素給北鼻麥吃。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家中有新生兒的媽媽,想必多日無暇洗澡是常有的事。

(別跟我說只有我不洗澡...)

終日蓬頭垢面或者身上衣服佈滿奶漬也是正常的。

不過我相信布魯奇已經晉升到一個凡人不可及的全新境界了。

每天早上從六點半到八點間的一個半小時,我家都像是前線戰鬥區一樣的混亂:保羅忙著洗澡刮鬍子燙衣服準備上班,我忙著跟北鼻麥餵奶兼把屎把尿,小札克則由暫時住在我家幫忙的婆婆看著吃早餐。

這兩天因為小札克在戒尿布,所以前線情況又更加複雜許多。我在樓上幫北鼻麥把屎把尿完畢後還要趕緊衝下樓幫小札克把屎把尿,時間沒算好的話就是我在地上擦屎擦尿了。

每天早上的混亂時段在保羅把小札克塞進我車子裡後算告一段落。接著我開車載小札克去上學,然後再衝回家餵奶。之後若是幸運的話,可以趁北鼻麥在睡早覺時享受一兩個小時的清靜時光。

在這混亂時段中我總是匆匆套上勉強還算乾淨可以見人的T-shirt與三天沒洗的短褲,隨便梳兩下頭髮就衝出門了。

(短褲總是沒洗是因為我如今仍只穿得下僅有的兩條孕婦裝短褲...不準笑我!)

上星期三我不知怎麼地突然決定奮發向上要重振往日雌風,一大早和保羅與婆婆宣告我在送完小札克之後要直接衝去上九點鐘的瑜伽課。

大概是對我這個媳婦的邋遢頹廢程度實在看不下去了,婆婆很欣然地一口答應幫我在家看顧北鼻麥。

我穿上好久不見的瑜珈褲,匆忙地隨便套上一件被我掛在洗衣籃邊待洗的無袖鬆垮背心,企圖遮掩看起來仍像懷孕三個月的小腹。

我的髒衣服有個簡易分類法:被我丟進洗衣籃裡面的衣服是『髒到不行一定要洗類』,掛在籃邊的則是『不怎麼髒所以臉皮厚的話還可以再穿類』。

不是我骯髒,我現在穿得合身的衣服選擇實在不多。反正做瑜珈會流汗,大家都很臭,穿太乾淨的衣服也沒用。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