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幫小札克取名字是件困難的工作。

之前提過因為我們認識的人很多,許多名字都已經被污染掉了,很多朋友的小孩又把可愛的名字都先取走了,真是意想不到的晚生的壞處。

保羅身為墨西哥裔,不想要「太白」的名字(像Justin、David、Stanley、Carter之類都是典型的白人名),我又不想要太普通的西班牙文名(像Jose、Manuel、Jorge、Miguel就是很普遍的西班牙文名字),免得聽起來就像是在工地工作的人,所以我們反反覆覆地掙扎了好久。

雖然英文名字皆是菜市場名,可是我跟保羅都無法忍受太菜市場的名字。大概是因為我的中文名字特殊,Pablo也不是到處都聽得到的名字,所以不忍心讓我們的小孩太普通。

有人建議說,那我們可以自創名字啊,或是改變一下拼法嘛。

ㄟ,可是這樣又變得很像黑人的作風。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時間過得好快喔,從來沒想過「度日如年」和「歲月如梭」兩個矛盾的感覺可以和平共處,不過生完之後的生活真的就是如此。

莫名奇妙地一下子小札克就已經滿六週半了。我從第三週精神與體力勉強好一點之後,就準備想寫這篇生產文,結果竟然搞到現在才勉強把文章擠出來,由此可知過去六個禮拜的生活有多慌亂(還有這篇文章有多長)。

除了前三個禮拜身體彷彿被卡車輾過般,每天把屎把尿兼每兩個小時就要餵一次母奶,無日無夜地狼狽到都已經滿月加半個月了,才姍姍完成這篇生產紀錄。

生產的過程漫長又慘烈,一度覺得死都不要生第二胎,可是生完之後每天狼狽地忙著,睡眠又斷斷續續總是半夢半醒,記憶很快就變得超模糊。

其實還在醫院的時候就完全想不起來懷孕最後兩個禮拜有多辛苦了(因為生產過程太慘烈),把北鼻擠出來之後也馬上忘記肚子超大是什麼感覺(看到自己大肚子的照片竟然有種超現實的感覺)。更誇張的是,生完之後沒兩天,連生產有多痛都記不起來了(因為產後恢復也是超痛的啊)。

之前有同事跟我說,她生第二胎進產房的時候才突然來個「Oh Shit! Now I remember how much it REALLY hurts!」

我完全相信。

難怪有人能夠一胎接一胎地生不完。想必是大自然為了傳宗接代所安排的機制,這樣大家才不會精神創傷到家家都生個一胎就算了吧。

, , , , , , , , ,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