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681  

約兩個月前的某個早上出門前,保羅把小札克安置在我車子的安全座椅上,竟然忘記把他的安全帶繫起來。我不知情地一路開到學校才發現他沒綁安全帶,大吃一驚後我很嚴肅地跟小札克說:『開車一定要綁安全帶才安全。如果把拔馬麻忘記幫你綁安全帶,你一定要大聲提醒我們喔!』

我每天接兩兄弟放學時總是左手抱著北鼻麥,右手開門讓小札克自己爬上安全座椅坐好,關門之後繞到車子另一邊把北鼻麥也安置好,再繞回來綁小札克的安全帶。

昨天放學我接了兩兄弟後,車子才轉到學校外頭,就聽到小札克在我背後大叫:『我的安全帶!我的安全帶!我的安全帶!』

我才猛然發現剛剛不知道怎樣閃神了一下,我竟然忘記繞回來幫小札克綁安全帶就直接把車開走了耶。我只好趕緊路邊停車下來一邊幫他綁安全帶一邊痛哭流涕地感激他的提醒。

他這個人才兩歲十個月大,竟然到了會抓我包的年紀了。而我呢,才三十歲加一小滴,竟然到了老年癡呆的年紀了!

於是我的腦內小劇場又自行熱鬧開演了。萬一他剛剛沒提醒我,然後我不小心出個小車禍,然後他飛出去重傷,然後我才發現竟然完全是因為我閃了一秒神而沒幫他綁安全帶...然後我就一輩子活在自責的陰影裡,永世不得翻生。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060

小札克上學上了兩年多,我漸漸發現美國的學校跟台灣有一個很大不同的特徵。

台灣學校除了教育之外,似乎還兼任了托兒的義務。上完正常課之後還有課後輔導,而且最近還聽說某政府組織建議因為家長都晚下班,所以課後輔導應該也要晚放學,以配合家長作息云云。

這是哪門子的邏輯,我實在無法苟同。不過台灣教育與整個社會體制弊病太多,還好跟我家關係不大,所以在這邊不予討論,免得氣壞了我貴體。

美國的學校則是抱著教育就是教育,其他事情你們家長自行負責的態度。

在校時間極短,很多學校大概兩三點就正式放學了,寒暑假與國定假日又超多。

小朋友不小心發個小燒或是拉肚子就馬上奪命連環摳請家長放下工作立馬去把小孩接回家。

而且學校很多活動都是在『家長一定會來參與』的前提下,在正常工作時間進行的。如果被逼著說出『我必須要上班而不能出席』這種話,自己馬上被羞辱感淹沒。

不過在公司如果用小孩學校有事或是小孩生病等原因告退或請假,大家通常都會很體諒。就算其實並不體諒,也不能隨便說出口。所以當家長的,通常只要聳聳肩佯裝無奈拋出『Family First』這句話,同事或長官就一定要裝着很OK的樣子。

小札克的蒙特梭利幼兒園雖然跟著中小學的日曆開學放假,不用上學莫名其妙的國定假日超多,還好暑假期間學校正常進行課程。

不過因為暑期就是玩樂的時間,所以有正常上課的學校似乎都會安排很多精彩活動。

小札克以前上的那家蒙特梭利在暑假幾乎每週都有校外教學。不過他們是很隨意地招集家長義工團,請每位自願幫忙的家長多載幾個小朋友,十幾二十部車子一同出遊就是了。

目前這家蒙特梭利的校長個性比較嚴謹,自稱不可能作出這麼鬆散的、讓家長承擔運輸他人小孩的風險的行為,也不能忍受讓家長載著小孩自己去校外教學地點集合(因為大家一定會遲到)。

所以真正的『校外』教學就必須僱用幾部大校車載大家一同前往,這種大活動一年只能來一次。

雖然不能去『校外』,暑期的精彩活動還是一定要的啦。

所以除了每週五都是玩水日,另外還有兩天全身溼透的噴水日外,幾乎每個禮拜學校都安排了很棒的In-House Field Trip...就是在『校內』的校外教學...(咦?)

像幾週前他們請了個南加州在Long Beach很有名的水族館開卡車載著海洋生物來給小朋友看。

放學去接小札克時他興奮地跟我說他有摸到超級大海星!

(以下照片取自學校臉書頁,我無幸參與這些超好玩的校內校外教學)

10359027_469741869823188_5543199753805860059_o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五月真是個累死大媽我的不祥月份啊。

來來來,流水帳來跟大家報告一下吧。

五月的第一個禮拜我出差飛去芝加哥玩了三天兩夜。大概是離家出走玩太爽的雷劈報應,回來之後北鼻麥由於思念娘親過深就生病了(明明就是他娘不在家他爹又行事不利不按正常作息逼睡害他免疫系統變弱還敢怪我)。緊接著保羅一年一度的業界盛事、五天四夜的國際商業房地產大會又在拉斯維加斯開辦,大會開始前的一整個禮拜保羅都要加班到半夜,害我一打二打了將近整整兩個星期,累得跟狗一樣腰都快斷了。在我一打二的時候,北鼻麥因為感冒夜夜咳嗽加上鼻水流不停,還發展出輕微肺炎,緊接著小札克也開始流鼻涕拉肚子。於是我連著超過半個月都沒睡覺,保羅回來之後我也就馬上生病了,還好靠著當媽的毅力病了三天就逼自己急速復原。北鼻麥感冒終於好了之後,卻出現在長夭壽臼齒的恐怖徵狀,夜夜驚魂尖叫(琥珀項鍊治小牙齒有用,遇到大臼齒似乎沒轍)。同一時間小札克還被一名黑心小兒牙醫發現滿嘴蛀牙說要全身麻醉鑽洞補牙,害我嚇得半死(後來找到有良心的牙醫說不用鑽洞,大家別緊張)。總而言之一整個五月就在從來都沒睡好覺、不停地上診所看醫生與跟兩隻小鬼打混戰間度過了。

光用寫的娘娘我就乏了。

不過這被逼著單打獨鬥的血淚史讓我當大媽的經驗值大升。下面這張照片貼出來讓大家崇拜一下,我的單打功竟然練到能讓兩個小鬼同時在床上睡午覺的境界,可以給我獎牌讓我晉級了嗎。

雖然自以為很厲害,還是希望上天別再賜給我這種練功的機會了。下次請把這個機會讓給保羅吧,他比我需要磨練得多。

IMG_7157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明才四月,南加州已經自行進入夏天,每天都是艷陽高照。

老實說在美國住了這麼多年,我對防曬這檔事的態度早已相當鬆散。

尤其是在加州,皮膚太白是會被嘲笑的。保羅以前看到剛從台灣來的白兮兮的女生,竟然還認真地問我她們是不是生了什麼病。在這種白了也沒人叫好的地方住久了,我就這麼懶散地放心讓自己變黑豬。

不過小札克和北鼻麥在學校每天都會在外頭玩上一兩個小時,如果不擦防曬的話,他們兩個會被曬的紅通通的、很痛的樣子,所以我家的嬰兒防曬乳還不是普通的多,每台車上、每個包包裡都有一罐。所以我跟保羅也養成了乾脆直接拿他們的防曬乳來擦的習慣。

過去兩三年選嬰兒防曬乳作功課的心得頗多,所以這篇文章有點怕一開閘就寫不停,最後變得跟裹腳布般又臭又長。所以我要警惕自己,要用重點摘要的方式快言快語,切記切記。

在皮膚上用的東西,我這幾年已經練到了可以不被廣告行銷迷惑的境界。不管代言人皮膚多白笑得多美,都一定要實事求是地直接翻產品背面看成分,然後上EWG Skin Deep搜尋網頁看原料毒性評比。防曬乳當然也是一樣。

本篇多是從EWG(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美國相當大的綠色環保團體)裡的研究調查文獻翻出來的,不是我自己做白日夢亂掰出來的,請大家放心。英文好的媽媽們,我強力推薦大家自行上EWG.org看看原文網站,真的是很好的健康知識來源。

選防曬商品,大家要先建立一個概念:大部分市面上的防曬乳都很毒。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星期六早上我去參加比爾的告別式。

小小的禮拜堂裡,擠着滿滿的人。禮拜堂前方講台上放著比爾的棺材,棺材上放著一大盆白色的玫瑰花,旁邊是放在畫架上的很大一張比爾的帥氣大頭照。

我本來以為觀禮群眾應該都是比爾的黑人親友,有點擔心自己會格格不入。到場後發現,雖然黑人佔多數,群眾中其實還不少白人與墨西哥人呢。

牧師帶領大家禱告致敬,念了聖經裡的23rd Psalm:

The Lord is my shepherd, I lack nothing.
He makes me lie down in green pastures, He leads me beside quiet waters, He refreshes my soul.
He guides me along the right paths for his name's sake.
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will fear no evil, for you are with me; your rod and your staff, they comfort me.
You prepare a table before me in the presence of my enemies.
You anoint my head with oil; my cup overflows.
Surely your goodness and love will follow me all the days of my life, and I will dwell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forever.

接著一位黑人樂手出來吹奏薩克斯風,配合著風琴伴奏,曲風憂愁感傷,許多人都在啜泣,我也忍不住哭出來了。

然後比爾的姐夫上台念Obituary,基本上是比爾生平的故事,我們每人手上也有一份copy。

比爾的故事相當驚人,我當場聽呆了。重點摘要:比爾出生在一個虔誠基督教信仰的家庭,小時候美國仍然在實行種族隔離,因此他的小學是在一個教堂的地下室裡度過的。他大學主修營建管理,後來加入了一家建築公司。LA的國際機場LAX上層的環狀道路就是由他主持完成的。接著他與一名同事好友成立了自己的建築工程公司,也就是幾年前他退休結束的生意。比爾是名飛行員,自己有一架小飛機,常常沒事就飛來飛去。他熱愛滑雪、溜冰、騎他的哈雷摩托車,還超會打保齡球、網球、跑馬拉松。他在髖關節換置手術後,變成24hr Fitness還有許多渡假酒店的Zumba有氧熱舞教練,然後出了自己的DVD...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上班時接到一封噩耗e-mail:一位親愛的客戶去世了。

我之前好像曾經提到,我的客戶群大多都是很老很老的老人家,因為在鳥不生蛋的郊區通常老人才有錢。我所謂的老,是七十歲都還算太嫩的老。所以每年都會接到幾位客戶去世的噩耗,我傷心之餘通常都不算太驚訝。

今天不同。老實說,在我去世的客戶裡這大概是最震撼的一位。

這位客戶叫比爾,我們幾個月前才剛  會面過。比爾才五十九歲,對於馬上就要晉升五十九歲半、就可以開始提領存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退休金而不會受到稅務局罰金有點興奮。

我們已經認識了六年。剛認識的時候他還在做生意,沒兩年之後就退休了。他大概是我壯年客戶群裡面最有精神活力的一位了。多年前他動了髖關節置換手術,坐輪椅拿拐杖好幾個月,結果毅力大到不但完全復原,還開始在幾家超大連鎖健身房授課教Zumba有氧熱舞。他的神奇復原故事還被登上了Kaiser醫院月刊,他帶著那份月刊來分行驕傲地秀給我們看,雖然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仍然記憶猶新。

比爾是個記帳超仔細的客戶,總是帶著一本超大的恐龍時期記帳本,多年來用鉛筆一條一條地詳細記載每個月付了什麼帳單、收了什麼股利。

幾個月前他來分行找我,仍然是精神抖擻,態度積極。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G_1071  

上圖:五天大的北鼻麥與剛滿兩歲的小札克。

在肚子裡還懷著小札克的時候,我其實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母愛不足 ,不然為什麼對肚子裡的寶寶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觸?

部落格上一篇感人的孕記都寫不出來,每天從早到晚都在靠夭帶球跑的辛苦,怎麼都沒有散發出別家準媽媽那種『為了你一切都值得』的三春暉光芒?

就連小札克出生當天,我都一直被龐大的超現實感壓迫著。

本來以為第一眼看到寶寶時,應該會如同天雷勾動地火般轟隆隆地劈頭被母愛砸到。

跟鄉親報告結果:並沒有!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標題是『我家沒電視』,不是『我不看電視』。所以大家真的不用太吃驚。

其實我看的電視劇還真不是普通的多,多到保羅總說我中毒太深。

我腦袋裡充滿了童年看電視的回憶。從最早開始有記憶後的吃飯時間就總是在看電視,小學每天寫功課也總在電視前寫。卡通新聞氣象瓊瑤劇武俠劇還有星期天的百戰天龍馬蓋仙等美國影集,布魯奇小朋友全部照單全收。

從前只要我在家裡的時間電視好像總是開著的。不管電視上放的是什麼,就算是超沒營養兼無限循環的無聊新聞,背景沒有電視那吵吵嚷嚷的聲音感覺就好孤寂。

搞到現在,我真的被制約了。每天睡前如果不看個一兩個小時的電視我就覺得今日沒有好好地沉澱心靈、無法劃下句點。更嚴重的是,每次遇到甚麼好看的影集,我便如毒癮發作般不眠不休地以馬拉松style把全劇趕完。

有時候劇情實在太懸疑緊張了,我還誇張到會翹班待在家裡看電視,非得把它看完才有心情做別的事情。 像七十六集的甄環傳,我當初四天不到就看完了。如果讀者發現我超過一個月以上沒發文,除了跟小孩打混仗之外,通常都是因為我又在趕某個影集。一打開電腦就直接手賤去放電視,完全沒時間上痞客邦。

我真的中毒很深啊。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美國小朋友的學校似乎不管什麼節日都要很慎重地大玩一場。

萬聖節的扮裝趴、感恩節大餐、聖誕節的表演都是一定要有的,復活節、母親節、父親節、教師節等來慶祝一下也有道理,不過連情人節都有Party就實在是有點妙。

美國人無時無刻都要have fun、enjoy life,與家人親友共享美好時光、歡樂度人生才不枉走這一遭的文化哲學,從小時候就要開始好好地灌輸訓練。

情人節前一個星期我們收到小札克的學校通知,請每個小朋友都要準備二十四份情人節當天學校Party要用的情人節小卡與小禮。

現在北鼻麥也在上學了,嬰幼兒班只有十二個小朋友,所以我們家總共要準備三十六份小禮。

猶記去年情人節,小札克之前上的那一家蒙特梭利學園也是要我們準備二十四份小卡。我當時初任美國大媽一職,還搞不太清楚狀況,隨便吆喝保羅去我家隔壁超市買一盒騙小孩用的醜陋卡片呼隆過去就以為很夠義氣了。

結果小札克放學帶回來滿袋的情人節禮物,其他小朋友(的媽媽)要不是精心準備手繪小卡、不然就至少也附上一包小糖果小餅乾小貼紙之類的甜蜜小禮,害我覺得丟臉丟到美國去了。

今年換了新學校,昨日總總譬如昨日死,今日讓我浴火重生假裝是很用心的媽媽吧。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札克戒尿褲四個多月以來的旅程,在今天早上有了爆炸性的發展!

自從去年九月二十一號我們宣布小札克戒尿褲之後,四個多月以來的訓練營有笑有淚有喜有悲。

小札克有時候兩三個禮拜都完全沒有尿濕褲子或拉褲子的意外發生,然後突然一整個星期每天出意外、每天都要幫他洗內褲。

不過不管狀況再怎麼糟、當日拉褲風險有多大,小札克在白天就這樣再也沒穿過尿布了。

但是我們實在不想半夜起床洗床單、搞得全家雞飛狗跳,所以一直都還是讓他在睡前換上紙尿褲,早上一醒來就馬上脫掉。

過去幾個晚上,小札克開始在睡前堅持晚上也要穿內褲。雖然我們心裡有些毛毛的,不過還是隨著他去,反正這一天遲早都會來臨的吧。

今天早上六點多,保羅在洗澡,我跟北鼻麥都還在睡大頭覺。小札克竟然默默地自己起床,自己開門走進廁所,自己站上小板凳,然後在我們大馬桶前脫下褲子打開馬桶蓋,就這樣撒了一泡完美的尿。他自己穿回褲子,把馬桶蓋蓋起來,自己按了沖水。

然後小札克才跑來叫他懶惰的媽起床。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