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第十九週的週記,不過上週人懶到無法動筆。

本週第二十週是half-way mark,雖然還是很懶,一定要來寫個紀念文不然對不起自己。


上個月做產前檢查的時候,醫生跟我們說下一次產檢就可以知道寶寶的性別囉。我跟保羅突然變得超級興奮又緊張,每天都在等待下次產檢三月八號的到來(反正不是男就是女,所以也不知道在緊張個什麼鬼)。感覺就像在等緊張刺激的連續劇的下一集放映一樣,每天都在數還有幾天才是產檢日。

想知道性別的主因其實是為了有效率地取名字。

英文名字超難取,取來取去都是菜市場名。我跟保羅兩個都在服務業工作,所以認識的人口超多,尤其是我工作範圍內八家分行幾百名同事,加上六年來的幾千名客戶,很多名字都讓我聯想到有錢的笨蛋或八十幾歲的老頭子。不想要小孩的名字跟我們認識的(尤其是討厭的)人同名,又要是我們兩個都喜歡的名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女生還比較容易取,我們心中已經有兩三個中意的好名字;男生大概是因為我們認識太多混蛋與詭異的人了,怎麼找都找不到一個沒被污染過的好名字。因為懶得浪費時間與腦力,我們決定等性別公佈再說。

時間越來越近,眾親好友也紛紛不停詢問。所以在大家的幫忙下,三月八號變得越來越懸疑。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寫完上篇"如何用讚美毀掉孩子的一生"後,許多朋友反應,雖然小時候父母並不會大力稱讚,可是他們成長過程中還是成為讚鬼一隻。我突然想到,這應該是美國與台灣文化的不同點吧。

美國人是拼命讚美自己的小孩,很怕不多稱讚就會輸給鄰居朋友家,或是怕自己小孩覺得沒人愛。所以Nurture Shock一書中只針對父母在檢討,畢竟是一本寫給美國人看的書。

而台灣人呢天性保守,如果沒事猛誇自己小孩,多會不好意思吧。可是誇其他人家的小孩就彷彿是件很有禮貌又積陰德的好事情啊。像我就可以舉出一籮筐小時候處處被親友長輩老師們稱讚聰明的回憶。

如果你是從台灣幾家高等學府出身的孩子,大概小時候也都是人見人讚的聰明小孩吧,所以除非小時候每天待在家,不然真的是處處有地雷。而我自己在讀Nurture Shock前也是沒事就愛猛誇朋友的小孩聰明啊。

於是乎美國人用讚美毀掉自己家小孩,台灣人用讚美毀掉別人家小孩。

這樣想想,毀自己小孩不如毀他人的...台灣人贏了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變成相當實事求事,一點也不浪漫的人。

兇手應該是我的工作環境吧。在一個財經銷售競爭激烈的環境中打滾六年,見了太多天花亂墜口沫橫飛的投資商品銷售員或基金經理人、被騙得團團轉悔不當初的客戶、充滿夢想橫衝直撞然後死得很慘的小投顧、人云亦云的財經媒體以及明明什麼都不懂還可以在客戶面前振振有辭的同儕們。

尤其在過去幾年,看到太多投資公司所謂的的專業市場分析報告,就算在大熊市中也要死撐著用各種數據硬掰市場很快就會回溫(如果跟投資人說市場即將大跌兩年,誰還要跟你投資?)。所謂的專家也不過是領著薪水有頂頭上司掐著耳朵的平凡人。

大部份在生活中接收到的訊息,不管是媒體新聞、投資研究報告或是科學研究報告,背後都有一個動機,總是有一個既得利益者。了解到這點,就可以迅速加強自己的社會經驗防護罩。

我們活在一個充滿謊言的世代,於是我成了一個疑心很重的人。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難道我是世上唯一覺得懷孕話題很無聊的孕婦嗎?

昨天晚上與同事瑪俐亞和她老公聚餐。明明懷孕前是天南地北什麼都聊的朋友,去年還一起去日本玩了十天之久,也從沒一刻覺得索然無趣,昨天晚上卻被幾個小時的懷孕話題疲勞轟炸得只想夾著尾巴逃回家。

每每好不容易把話題轉移到非孕事的領域,剛鬆一口氣,馬上又很靈巧地被她轉移回去。還好昨晚吃的是好吃的豚骨拉麵加上飯後泡沫紅茶店吃宵夜,不然我真的會裝病逃逸。

每次保羅從廁所回來,我就彷彿救星降臨一般洋溢著感恩的心情,至少男人們愛談工作或政治之類較不無聊的話題。

不是我介意分享本人懷孕的狀態。如果對方真心想知道我過得如何,關心也好,好奇也好,我都相當樂意奉上本人的日記簡報。

更不是我不關心她們的小孩。所有親友的小孩每次來我們家玩,總是玩到不想回家。有時逛街看到新奇的小東西還會特別買來送給我喜歡的小朋友呢。

問題是大部份的人,尤其是生過孩子的前孕婦們,總是巧妙地以詢問我"最近感覺如何"或是"現在幾個月了"作為導火線,然後一點也不關心我的回答,馬上開始用她們家小孩出生前的故事來轟炸我。

這種超無聊的轟炸式對話中,我通常什麼話都講不到,連答腔都很難掰。不外乎是"really?"、"how funny"、"wow"、"oh"、"that's cool"、"that sucks"、"that's too bad"交互替換。炸久了我根本無言以對。

一炸短則十幾二十分鐘,長則數小時之久。將每次的轟炸時數乘以身邊的前孕婦數乘以她們的小孩數(有的還超多小孩的)再乘以不同的孕事話題,懷孕快五個月,這些孕事時數少說也累積了兩個月之長吧。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yardsale9 

車庫大拍賣,或前院大拍賣(garage sale/yard sale),是住非大城市區的美國人的重要商業活動。

人性總愛亂買東西,新的進家門舊的又捨不得丟,所以一個房子住上幾年之後,大家的車庫大多是堆滿了舊物。

於是選個天氣晴朗的週末,在前院草坪上鋪上幾個毯子、擺上幾張桌子,或是把車庫大門一開,把家中舊物陳列出來,再上社區網站打打免費廣告招攬顧客,一個週末下來隨隨便便也可以賺個兩百塊美金的外快。車庫大拍賣真的是個除舊佈新的好機會。

對於想省錢又愛血拼的人呢,車庫大拍賣更是挖寶的好機會。

由於大部份的賣家的主要目標是出清舊物,賺多少利潤則是其次,所以討價還價的空間很大。尤其是大型傢具或家電類的二手貨,常常可以凹到極佳的價錢。


老公保羅的媽媽是個專業的車庫大拍賣家。

由於家中舊物繁多應有盡有,前院又佔地特大,從前每次做車庫大拍賣總是招攬來不少想撿便宜的買家,隨便弄弄都可以至少賺個美金五六百塊。

沒想到,前年底婆婆所居住的Rialto市下了一道新的法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進入懷孕第十七週,返回地球過著一切正常的生活之後,時間開始過的好快。

轉眼已經進入第五個月了耶。

想當初頭兩個月病到快發瘋的時候,度日如年,每天都在心中暗暗罵髒話想說怎麼可能有人要生第二胎啊?

證明人果然是健忘的。如今現在身體與心情好到完全記不起一個多月前的慘狀,還拍胸膛說可以連生三胎沒問題。

 

台灣魂上身

  

之前很多前孕婦都警告我說,過了第三個月,會開始很想吃很想吃一些莫名奇妙的東西喔。

許多過來人的老公們也警告保羅說,過了第三個月,你會常常半夜被老婆派去跑超市買一些詭異的東西喔。

沒想到我如今想吃的東西大多是買不到的東西,就算買得到,保羅不會講中文也不會讀菜單,不可能派他去買。

他還真是走狗運。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住南加州,勉強算得上是好處的一點,就是許多電視節目的攝影棚都在不遠的地方。前年有幸去NBC參觀了一集康納(Conan O'brien)短命的Tonight Show,變形金剛的席亞拉柏夫(Shia LaBeouf)還是那天康納訪問的特別來賓呢。

我的好同事萊恩的老婆五個月前剛生了第一胎,所以我與萊恩分享了我有孕在身的消息。萊恩人相當實際,馬上開始跟我說哪些寶寶的東西一定要買,哪些只是浪費錢。

他說有螢幕的嬰兒監控器比只有聲音的實用許多,他們家那台監控器還附室內溫度測控器。不過也較貴。

我問大概貴多少,他說他不知道,因為他們家的免錢

然後他跟我講了一個神奇的故事: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Pasadena市的玫瑰碗跳蚤市場(Rose Bowl Flea Market)具有四十年歷史,號稱世界聞名。

每個月的第二個禮拜天,無論雨晴,兩千五百多個攤販紛紛來到Rose Bowl美式足球場的外圍擺攤。

這個玫瑰碗跳蚤市場是要收票進場的,而且越早越貴。早上九點後入場卷一張$8,八點到九點間入場一張$10,七點到八點$15。如果你真的很想搶先預覽好物的話,早上五點到七點還有VIP票價一張$20。

雖然要付費,每個月總是有幾萬名血拼客心甘情願地付錢來花錢。市場大概下午四點關門,兩千多個攤販琳琅滿目什麼都有,真正是逛一整天都逛不完。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每去逛這兒的跳蚤市場(Swap Meet),總是讓我想起小時候台灣的綜合菜市場以及五年前被關閉掉的上海襄陽市場。

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我會來跳蚤市場擺地攤。

跳蚤市場是墨西哥人文化相當重要的一部份(與台灣的夜市文化相當接近)。保羅說他小時候每個星期天早上上完教堂,父母就會帶著他們去逛Swap Meet。跳蚤市場充滿著他興奮期待的童年回憶,小孩手中僅有的一塊兩塊美金,常常能在莫名其妙的攤位上挖出很酷的寶物。

Swap Meet是相當實際的跳蚤市場,和一般人心目中浪漫的古董跳蚤市場(Flea market)相距甚大。簡單地說,就是窮人的百貨公司。也是為什麼窮人能在加州這個什麼都貴到不合理的鬼地方存活的原因。

想賣東西的人,花$20到$40塊美金租個攤位,開著載滿貨物的卡車進來,把卡車停在自己的攤位上,卡車前擺個桌子或地上鋪個毯子,就是店面了。整個市場佔地極大,真要細細逛的話,不花上五六個小時逛不完。混亂的市場裡面將近千個攤位什麼都有,從青菜水果到玩具家電,從二手舊衣到名牌假貨,從嬰兒用品到老人尿布,應有盡有。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百年老屋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老公保羅的媽媽家佔地將近四十公畝,後院有兩個大穀倉一個馬廄以及一片大果園,是全市第二老的古蹟(她所在的Rialto市今年正在慶祝建市百年,不過我婆婆家房齡125年,厲害吧)。他們一家九口在搬進去之後的二三十年當中,日積月累地把兩個大穀倉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廢棄物。

由於我公公以前擁有一個規模不小的建築公司(後來倒閉掉),加上保羅兩個哥哥曾經在車廠工作,穀倉裡外的東西匪疑所思:地上堆滿了破舊的門,馬桶,窗戶,水槽,洗衣機,木條木框,生鏽的鐵條鐵框,一堆積灰塵的古董傢具,幾百個機油罐,一堆爛掉的摩托車與腳踏車,各式各樣的油漆,床墊,還有許多價值不菲的建材工具機械散落各地。

後院是一片雜草森林,什麼果樹都找得到,從橘子柳丁芭樂到酪梨桑葚仙人掌。

最厲害的是,大概六年前他們家100%DIY地把後院的馬廄改建成的倉庫又改建成一棟兩房兩廳應有盡有的小房子(所有的兄弟包括保羅都從小跟著我公公在他的建築公司工作,所以大家從水電到木工到浴廁瓷磚樣樣精通,可以從平地蓋出一棟房子沒問題)。我個人也有幸參與了這項壯舉,還親手鋪了小房子裡面兩間房間的地磚。

蓋完之後他們把這小房子租出去給我婆婆賺外快。整棟房子儼然是個超專業的大違章。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