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三十七週之後,寶寶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會突然衝出來,所以有一點點產兆就讓我坐立不安。

越來越頻繁的假性陣痛(Braxton Hicks contraction),有時候來來去去持續一整天,讓我們緊張得要命,然後隔天又無聲無息。另外生產前的徵狀還有突然來潮的精力旺盛(burst of energy)、想整理房子的慾望(nesting instinct),以及拉肚子等等。

兩個禮拜前我開始發瘋似地整理衣櫃,從那時就一直覺得是不是要生了呢?

大概在三十七、三十八週左右寶寶開始逐漸往下掉之後,我的生活品質也急速開始每況愈下,每天起床都進入到另一個痛苦的境界,真不是開玩笑的。

這在三個禮拜前是我完全無法想像的世界!

本來是恥骨髖骨痛到不行,慢慢地變成是脖子肩膀背部腰部大腿小腿雙腳雙手無一不痛。深深地體會到什麼叫做『舉步維艱』。

接著是每晚睡覺的時候雙手腫到手指無法彎曲,也沒辦法使力,半夜翻身像企鵝一樣,還會呱呱叫。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Epidural  

無痛分娩


懷孕到中間大概四五個月的時候,圍繞在我身邊的話題不外乎變成我要不要使用Epidural(無痛分娩),然後談話自然而然地延伸成大家生產的恐怖經驗,偶爾也有一兩個意料之外輕而易舉像一塊蛋糕般的生產故事。

我們分行的媽媽超多。

所有的媽媽,尤其是生第一胎時經歷了恐怖的無麻醉自然產然後第二胎用Epidural的媽媽們都跟我說,就想都別想直接Epidural給他用下去就對了。

保羅的同事還跟他說,她生產的時候護士太晚幫她打Epidural,結果沒用。她生出寶寶之後,滿腦子想的不是寶寶有多可愛,而是要怎麼幹掉這名護士。

既然眾口一詞,我也就懶得想太多,一直到懷孕七個月左右都蠻心意堅決地站在Epidural那一派。

直到三十二週我們開始在醫院上準備生產的媽媽教室後,情勢突然急轉直下。

讓我開始對Epidural生二心的原因有幾個: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舊家公寓租約在六月底到期,所以從四月二十七號拿到新家鑰匙,又跑去喜多娜玩了一週回來之後,我們只剩下兩個月不到的時間來裝潢兼搬家。

因為知道自己時間與預算有限,唯一取勝的方法就是要好好地做功課。我們從三月中連房子大門都還進不去之前,就開始陸陸續續地蒐集裝潢的資料。

剛開始我們一點頭緒都沒有,還一度想說乾脆請室內設計師來弄好了。

可是開始翻雜誌看材料又面試過幾個設計師之後,發現我們兩個其實心中已經很具體地知道我們想要的是什麼,加上保羅對裝潢監工都蠻有自信的,我們又沒有要買新傢具,請設計師最後應該是白花錢,所以我們就這樣決定了一切自己來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上篇週記有介紹過Baby Shower,也就是美國習俗中在小北鼻生出來前,由親友幫準媽媽辦的祝福派對。派對中除了吃吃喝喝,玩一些與北鼻有關的遊戲外,參與賓客都會帶來給北鼻用的禮物,替準爸媽分攤龐大嬰兒支出。

傳統白人習俗中的Baby Shower是一個很娘的活動,許多男士一聽到Baby Shower腦海中就浮現出一群女生聚集喝下午茶討論懷孕生產兼玩無聊遊戲拆禮物的畫面,通常男生就算願意參與也都是被女友老婆逼著相陪,相當彆扭。

不過近來年輕人間越來越流行co-ed的Baby Shower,也就是由兩性共同參與的派對,派對中玩的遊戲也越來越搞笑,Baby Shower的娘形象有逐漸被扭轉的趨勢。

這個月我們有三場Baby Shower:第一場是由我同事翠西幫我在同事家辦的、花狗鏢局同事間的Baby Shower;第二場是保羅的姊姊在她家辦的、保羅家人間的Baby Shower;最後一場是好友小貓與瑪俐亞在我們新家合辦的、給其他所有雜七雜八不能歸類的人士來參與的Baby Shower。

很多人聽到我們有三場Baby Shower都大吃一驚。

不過保羅的墨西哥家庭族人眾多,每次誰生日隨便打個兩通電話就可以召集個二十幾人,如果把好友與家人同事都弄來齊聚一堂,簡直是像結婚辦桌了。

而且如果把保羅全家人聚集在一起,這個Shower一定是整場用西班牙文大辣辣地進行(偶爾天外飛來兩句憐憫我的英文翻譯),所以親戚與朋友們還是分開來辦兩攤比較好。

另外,我的好同事翠西不知道為什麼充滿了主辦Baby Shower的熱忱,從四個月前就跟我預約說要幫我辦Baby Shower。我們分行裡面女生眾多,她到處問問說應該至少會有超過十個同事來參與,所以我想說把同事跟我們家私下的好友們分開來辦,來個公私分明也不錯,免得出現私人好友酒後興起與我鏢局同事大爆料的殘忍局面。


第一發:花狗鏢局愛的淋浴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猶記懷孕初期痛苦得度日如年,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好慢。

結果三個月一過,馬上變回一條活龍。快樂的時間咻一下地就過去了,我幸福的懷孕中期三個月一轉眼不知道跑哪裡去,怎麼這麼快就正式進入可怕的第三期啊?


孕婦照


坐我隔壁的同事一直跟我碎碎念,說她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懷孕的時候沒有跟老公去拍孕婦照。於是兩週前我在網路上看到個攝影工作室的Groupon,就快手搶購,馬上打電話去預約了拍照時間。

電話中攝影師跟我說,他們通常建議孕婦在三十五週之後來拍,這樣肚子比較明顯。

我說「不用怕,我的肚子相當明顯」。

開什麼玩笑,依我家肚子成長的速度,等到三十五週我可能連腰都直不起來。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的肚子為什麼這麼大,真正是個無解的謎。

從跟公司同仁正式宣佈懷孕消息之後,我的肚子就像吃類固醇般地加速成長。

(神祕小寶寶:「之前要我瞞,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就長給你看!」)

每週固定上三堂的孕婦瑜珈課,有個同學是跟我體型差不多的日本女生,比我矮一點點。

後來發現她的預產期跟我的竟然只差一天,於是就開始了我每週暗暗跟她比肚子大小的心機...結果...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10年對我與保羅來說是很精彩的一年。一年內我們到處遊山玩水,去了明尼阿波里斯、西雅圖、溫哥華、東京、舊金山與那霸,還去了猶他州南部錫安國家公園與聖路易斯各兩次,另外三不五時開車去聖地牙哥、拉斯維加斯、沙漠中的棕櫚泉市以及山上的大熊湖區去做週末小度假。

從一月到十二月每個月都有行程要趕。本來應該是最適合寫部落格的一年,卻玩到沒空寫遊記,就連相簿也沒時間整理。

年底本來還買了票要回台灣再飛去上海蘇杭過聖誕新年假期,預定要大玩一場。連旅館都訂好了,卻在旅程的前兩個禮拜發現有孕在身,只好把整個行程都取消掉。

懷孕之後坐了幾個月的暈吐牢,哪都去不了。進入懷孕二期,從外星返回地球之後,就決定要好好利用這個黃金時段再玩一回,度我們的babymoon吧。

 

喜多娜,亞利桑那

 

一直以來我跟保羅都很想去亞利桑那州的喜多娜鎮(Sedona)玩。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找到我們中意的房子,出價下標之後,整整一個多月完全沒消息。

在這一個多月中,我們仍然陸陸續續地到處看了超過二十棟房子。不過所有的房子不外乎是地理位置不對我的味,或是格局不對保羅的味,或是後院太大太麻煩,不然就是價錢怎麼算都不划算。

我是抱著若有緣跑不掉,無緣強求也沒好處的心態,所以根本就當沒這回事一般,日子過得相當的輕鬆。

不過房屋仲介員出身的保羅,態度就強硬多了。他一口咬定一定是對方仲介員瑞絲在拖延時間,不想一下子就把我們的出價報給銀行,想等看看有沒有其他買家拿出比較好的offer來。

 

故事背景說明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最近發現,在城市裡長大的孩子喜歡住郊區,在郊區中長大的孩子喜歡住城市。

身邊許多朋友都無法逃出這個定律,在美國這種城市與郊區環境相差甚遠的地方更為明顯。

一名朋友的父母是在台北市土生土長後移民來南加州的,就堅持一定要住在地廣人稀有山有水有綠地的郊區;而朋友由於在郊區出生長大,就堅持一定要住在到哪都狂塞車的洛杉機市區正中央。另外一名朋友由於在洛衫機市區裡長大,真的受夠了,於是現在很狂熱地住在鳥不生蛋還可以養馬的超級鄉下。

保羅在郊區長大,小時候幾個舊家的後院還養了雞牛馬之類的奇妙寵物(兼食物)。所以可想而知,他的夢想是有朝一日能夠住在大城市裡。

不過他的夢想都被我冷冷地用「要住大城市就跟我搬回台北住,不用住在洛杉機這種市民無知又高傲、東西貴到無道理、服務爆爛還要20%小費、路上處處可見發神經的流浪漢、沒有大眾交通工具也沒錢蓋、到哪裡都要塞車、總之是生活品質超差的假城市」回絕了。

保羅完全沒有辦法擊敗我的論點,加上老婆一定是正確的,於是只好很守本份地跟我住在郊區裡。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id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