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週記有介紹過Baby Shower,也就是美國習俗中在小北鼻生出來前,由親友幫準媽媽辦的祝福派對。派對中除了吃吃喝喝,玩一些與北鼻有關的遊戲外,參與賓客都會帶來給北鼻用的禮物,替準爸媽分攤龐大嬰兒支出。

傳統白人習俗中的Baby Shower是一個很娘的活動,許多男士一聽到Baby Shower腦海中就浮現出一群女生聚集喝下午茶討論懷孕生產兼玩無聊遊戲拆禮物的畫面,通常男生就算願意參與也都是被女友老婆逼著相陪,相當彆扭。

不過近來年輕人間越來越流行co-ed的Baby Shower,也就是由兩性共同參與的派對,派對中玩的遊戲也越來越搞笑,Baby Shower的娘形象有逐漸被扭轉的趨勢。

這個月我們有三場Baby Shower:第一場是由我同事翠西幫我在同事家辦的、花狗鏢局同事間的Baby Shower;第二場是保羅的姊姊在她家辦的、保羅家人間的Baby Shower;最後一場是好友小貓與瑪俐亞在我們新家合辦的、給其他所有雜七雜八不能歸類的人士來參與的Baby Shower。

很多人聽到我們有三場Baby Shower都大吃一驚。

不過保羅的墨西哥家庭族人眾多,每次誰生日隨便打個兩通電話就可以召集個二十幾人,如果把好友與家人同事都弄來齊聚一堂,簡直是像結婚辦桌了。

而且如果把保羅全家人聚集在一起,這個Shower一定是整場用西班牙文大辣辣地進行(偶爾天外飛來兩句憐憫我的英文翻譯),所以親戚與朋友們還是分開來辦兩攤比較好。

另外,我的好同事翠西不知道為什麼充滿了主辦Baby Shower的熱忱,從四個月前就跟我預約說要幫我辦Baby Shower。我們分行裡面女生眾多,她到處問問說應該至少會有超過十個同事來參與,所以我想說把同事跟我們家私下的好友們分開來辦,來個公私分明也不錯,免得出現私人好友酒後興起與我鏢局同事大爆料的殘忍局面。


第一發:花狗鏢局愛的淋浴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猶記懷孕初期痛苦得度日如年,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好慢。

結果三個月一過,馬上變回一條活龍。快樂的時間咻一下地就過去了,我幸福的懷孕中期三個月一轉眼不知道跑哪裡去,怎麼這麼快就正式進入可怕的第三期啊?


孕婦照


坐我隔壁的同事一直跟我碎碎念,說她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懷孕的時候沒有跟老公去拍孕婦照。於是兩週前我在網路上看到個攝影工作室的Groupon,就快手搶購,馬上打電話去預約了拍照時間。

電話中攝影師跟我說,他們通常建議孕婦在三十五週之後來拍,這樣肚子比較明顯。

我說「不用怕,我的肚子相當明顯」。

開什麼玩笑,依我家肚子成長的速度,等到三十五週我可能連腰都直不起來。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的肚子為什麼這麼大,真正是個無解的謎。

從跟公司同仁正式宣佈懷孕消息之後,我的肚子就像吃類固醇般地加速成長。

(神祕小寶寶:「之前要我瞞,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就長給你看!」)

每週固定上三堂的孕婦瑜珈課,有個同學是跟我體型差不多的日本女生,比我矮一點點。

後來發現她的預產期跟我的竟然只差一天,於是就開始了我每週暗暗跟她比肚子大小的心機...結果...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010年對我與保羅來說是很精彩的一年。一年內我們到處遊山玩水,去了明尼阿波里斯、西雅圖、溫哥華、東京、舊金山與那霸,還去了猶他州南部錫安國家公園與聖路易斯各兩次,另外三不五時開車去聖地牙哥、拉斯維加斯、沙漠中的棕櫚泉市以及山上的大熊湖區去做週末小度假。

從一月到十二月每個月都有行程要趕。本來應該是最適合寫部落格的一年,卻玩到沒空寫遊記,就連相簿也沒時間整理。

年底本來還買了票要回台灣再飛去上海蘇杭過聖誕新年假期,預定要大玩一場。連旅館都訂好了,卻在旅程的前兩個禮拜發現有孕在身,只好把整個行程都取消掉。

懷孕之後坐了幾個月的暈吐牢,哪都去不了。進入懷孕二期,從外星返回地球之後,就決定要好好利用這個黃金時段再玩一回,度我們的babymoon吧。

 

喜多娜,亞利桑那

 

一直以來我跟保羅都很想去亞利桑那州的喜多娜鎮(Sedona)玩。

文章標籤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到我們中意的房子,出價下標之後,整整一個多月完全沒消息。

在這一個多月中,我們仍然陸陸續續地到處看了超過二十棟房子。不過所有的房子不外乎是地理位置不對我的味,或是格局不對保羅的味,或是後院太大太麻煩,不然就是價錢怎麼算都不划算。

我是抱著若有緣跑不掉,無緣強求也沒好處的心態,所以根本就當沒這回事一般,日子過得相當的輕鬆。

不過房屋仲介員出身的保羅,態度就強硬多了。他一口咬定一定是對方仲介員瑞絲在拖延時間,不想一下子就把我們的出價報給銀行,想等看看有沒有其他買家拿出比較好的offer來。

 

故事背景說明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最近發現,在城市裡長大的孩子喜歡住郊區,在郊區中長大的孩子喜歡住城市。

身邊許多朋友都無法逃出這個定律,在美國這種城市與郊區環境相差甚遠的地方更為明顯。

一名朋友的父母是在台北市土生土長後移民來南加州的,就堅持一定要住在地廣人稀有山有水有綠地的郊區;而朋友由於在郊區出生長大,就堅持一定要住在到哪都狂塞車的洛杉機市區正中央。另外一名朋友由於在洛衫機市區裡長大,真的受夠了,於是現在很狂熱地住在鳥不生蛋還可以養馬的超級鄉下。

保羅在郊區長大,小時候幾個舊家的後院還養了雞牛馬之類的奇妙寵物(兼食物)。所以可想而知,他的夢想是有朝一日能夠住在大城市裡。

不過他的夢想都被我冷冷地用「要住大城市就跟我搬回台北住,不用住在洛杉機這種市民無知又高傲、東西貴到無道理、服務爆爛還要20%小費、路上處處可見發神經的流浪漢、沒有大眾交通工具也沒錢蓋、到哪裡都要塞車、總之是生活品質超差的假城市」回絕了。

保羅完全沒有辦法擊敗我的論點,加上老婆一定是正確的,於是只好很守本份地跟我住在郊區裡。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id
  • 請輸入密碼:

我從來都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天一亮就神清氣爽的起床。對我而言,這項異能比會作詩或拉二胡還厲害。

從小我就是個痛恨鬧鐘的人。小學跟我家明明就在同一條街上,走路用不著七分鐘,我還是幾乎天天遲到。

印象最深刻的小學記憶之一(印象深刻是因為實在發生太多次),就是在跨出家門上學前早就已經遲到了,人在大直街上飛奔,邊跑邊看著錶邊滿心祈禱:神啊拜託讓我發現自己其實正在做夢中吧!

國中明明走路上學只要二十分鐘出頭,還常常遲到到要媽媽開車載我去上學。高中從來都趕不上公車,三不五時坐計程車上學,從大直到北一女不知道坐掉多少家產。

準時並非問題所在,早起才是罪惡的源頭。如果跟我約會約在一個有人性的正常時間,我通常若非準時即早到,絕對不會存心讓人苦等。

最怕的就是那些天賦異稟、在天亮雞鳴前就上好發條整裝待發的人,不能理解我的痛苦,常常頑固地認為無法早起即是懶散的最佳指標。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是第十九週的週記,不過上週人懶到無法動筆。

本週第二十週是half-way mark,雖然還是很懶,一定要來寫個紀念文不然對不起自己。


上個月做產前檢查的時候,醫生跟我們說下一次產檢就可以知道寶寶的性別囉。我跟保羅突然變得超級興奮又緊張,每天都在等待下次產檢三月八號的到來(反正不是男就是女,所以也不知道在緊張個什麼鬼)。感覺就像在等緊張刺激的連續劇的下一集放映一樣,每天都在數還有幾天才是產檢日。

想知道性別的主因其實是為了有效率地取名字。

英文名字超難取,取來取去都是菜市場名。我跟保羅兩個都在服務業工作,所以認識的人口超多,尤其是我工作範圍內八家分行幾百名同事,加上六年來的幾千名客戶,很多名字都讓我聯想到有錢的笨蛋或八十幾歲的老頭子。不想要小孩的名字跟我們認識的(尤其是討厭的)人同名,又要是我們兩個都喜歡的名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女生還比較容易取,我們心中已經有兩三個中意的好名字;男生大概是因為我們認識太多混蛋與詭異的人了,怎麼找都找不到一個沒被污染過的好名字。因為懶得浪費時間與腦力,我們決定等性別公佈再說。

時間越來越近,眾親好友也紛紛不停詢問。所以在大家的幫忙下,三月八號變得越來越懸疑。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寫完上篇"如何用讚美毀掉孩子的一生"後,許多朋友反應,雖然小時候父母並不會大力稱讚,可是他們成長過程中還是成為讚鬼一隻。我突然想到,這應該是美國與台灣文化的不同點吧。

美國人是拼命讚美自己的小孩,很怕不多稱讚就會輸給鄰居朋友家,或是怕自己小孩覺得沒人愛。所以Nurture Shock一書中只針對父母在檢討,畢竟是一本寫給美國人看的書。

而台灣人呢天性保守,如果沒事猛誇自己小孩,多會不好意思吧。可是誇其他人家的小孩就彷彿是件很有禮貌又積陰德的好事情啊。像我就可以舉出一籮筐小時候處處被親友長輩老師們稱讚聰明的回憶。

如果你是從台灣幾家高等學府出身的孩子,大概小時候也都是人見人讚的聰明小孩吧,所以除非小時候每天待在家,不然真的是處處有地雷。而我自己在讀Nurture Shock前也是沒事就愛猛誇朋友的小孩聰明啊。

於是乎美國人用讚美毀掉自己家小孩,台灣人用讚美毀掉別人家小孩。

這樣想想,毀自己小孩不如毀他人的...台灣人贏了

布魯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